第一百三十九章 假丹境界


  剑光虽快但王林的土遁之术是玄妙无比在那百rénshēn后远远的吊着只见那一百多修士贯空而过顷刻间便冲chū极远来到了灵脉所在之地

  此地灵力波动极大地面是坑坑洼洼到处都是断臂残骸浓烈的血腥之气轻风吹动下扑面而来

  在那百rén修士来临的shùn间无数火焚国的修士从四面八方蓦然间chū现战斗开始

  与此同时八道粗约数米的剑光从远处飞来庞大的气息立刻笼罩四周王林眼睛一眯这八rén均都是圆婴期高手

  他们刚一临近便被火焚国巡视的圆婴期修士盯上双方圆婴期修士立刻战在一处法宝、飞剑层chū不穷阵阵轰鸣声是络绎不绝在这一刻天地撼动风云变色

  紧接着又有数股宣武国的百rén修士队伍一**的在远处现shēn迅飞来加入混战

  王林目光冰冷看了少许后极境神识化作一道红色闪电从地面蓦然间跃chū向着交战的双方闪烁而去

  一正在驱使飞剑杀敌的宣武国筑基期弟子一剑斩杀凝气期十五层的敌rén后正要继续挥剑突然眼前红光闪过他脑中就如同被一把巨大锤子狠狠的撞了下般眼睛一暗神识没有任何阻碍的支离破碎shēn子从半空一头栽下八个宣武国筑基期修士组成剑阵困住一个结丹期高手但红光闪过后八rén全部shēn子微震脸上表情凝固神识仿佛被一只大手搅乱般消散一空失去了灵魂的躯体从半空摔下

  那被困的结丹期高手一怔但眼前地时机不容他多想连忙冲向不远处的敌方

  一宣武国假丹境界的修士凭借一把圆婴级飞剑连续斩杀数个同阶高手后狞笑的一把掐在一个筑基初期的女修脖子上右手猛地撕下那女修胸前地衣服立刻化成布条露chū粉红色的肚兜女修惊恐的尖叫在这战场上显得柔弱无力

  假丹修士添了添嘴唇眼中露chū淫邪之光抓着女修迅后退但没等他退chū几步只见眼前红光划过他shēn子颤抖几下无力的送来了手中地女修shēn子如同烂泥般从空中掉落

  他的那本飞剑失去了主rén的控制后不但没有tíng止飞行反而加快的想着地面冲来在接近地面的shùn间被突然chū现地手臂抓住缩回地面消失不见

  随着越来越多的宣武国筑基期修士无缘无故地从天空摔下这一幕引起了宣武国方面的重视一个shēn穿紫袍的结丹期修士盯着地面某处位置右手一指也不知以何种方式传递的信息只见十个筑基后期的修士立刻冲chū战场向着所指之处飞去

  王林神色冷静掉头就走土遁术不快不慢的向着远处遁去那十个筑基修士其中一个手中拿着一个罗盘根据罗盘上的指针紧追王林

  走chū十多里后王林驻足极境神识蓦然间散chū在筑基期面前王林就是君王生死由心十rén甚至连示警地动作都来不及作chū便立刻毫无征兆的一一倒地shēn亡神识破灭双眼无光

  现在的王林已经没有了山村少年的淳朴没有了怜悯之心凡是阻碍其脚步之rén均是可杀

  战场上没有对错有的只是生死若有哪怕一丝怜悯死的一定是他极境的属性在带给王林力量的同时也悄然无息的改变着他的性格极境无所不用其极若是行正道那可称得上当得起大侠地一代仙侠嫉恶如仇斩妖除魔

  若是行魔道那绝对是万魔之王极端起来即便是魔道中r☆én也会惧怕三分当得起一代魔君之称

  极境地属性限制下不可能chū现那种亦正亦邪行事风格

  王林曾经淳朴的性格决定他想成为一代仙侠让万rén敬仰地正道修士以此光宗耀祖可惜世事无常司徒南◎☆én也会惧怕三分当得起一代魔君之称

  极境地属性限制下不可能chū现那种亦正亦邪行事风格

  王林曾经淳朴的性格决定他想成为一代仙侠让万rényěhuìjùpàsānfèndāngdéqǐyīdàimójun1zhīchēng

  jíjìngdìshǔxìngxiànzhìxiàbúkěnéngchūxiànnàzhǒngyìzhèngyìxiéhángshìfēnggé

  wánglíncéngjīngchúnpǔdexìnggéjuédìngtāxiǎngchéngwéiyīdàixiānxiáràngwànrénjìngyǎngdìzhèngdàoxiūshìyǐcǐguāngzōngyàozǔkěxīshìshìwúchángsītúnán的chū现让他的性格产生了细微的变化这种变化越来越大最终惹下滔天祸根

  光宗耀祖……宗已断、祖已绝何来光耀之说极境的属性立刻让他性格逆转既然做不成万rén敬仰的一代仙侠那就成万rén惧怕的一代☆杀戮魔君

  王林眼中露chū无情之色收了这些rén的储物袋后看都不看脚下尸体一眼shēn子一晃重钻入地底换了位置再向战场遁去

  但立刻他又重钻chū遥望战场沉吟少许后他拿chū几块灵石★在地面摆下一个阵法随后把那十具尸体一一扔入阵内每一具尸体被扔进后都会立刻爆炸开化作阵阵血雾被阵法吸收

  当最后一具尸体自爆后王林咬破指尖弹chū一滴鲜血在阵法灵石上

  顿时阵法升起一丝紫气紫气转了数圈后慢慢消散地面的几块灵石也消失不见若不细看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做完这些王林shēn子沉入地底向着战场遁去

  此时双方的战斗已经紧张到白热化圆婴期修士的战斗越加激烈波及面越来越广逼得其他修士纷纷避让

  就在这时宣武国这里但凡是筑基期修士接二连三的从半空中无缘无故的摔下落地后摔成肉泥

  随着越来越多的筑基期修士诡异的死亡宣武国的交战队伍有了一丝混乱火焚国●修士立刻抓住机会迅追杀而上

  宣武国中之前派rén杀王林的那个紫袍中年rén眉头紧皱目光如电低头一扫最后盯着一处地面右手再次一指顿时他shēn边一个结丹初期修士二话不说冲了过去

  在那☆◇结丹期修士冲来的shùn间王林立刻遁走结丹期修士面带冷笑低喝一声右手向下一按顿时整个地面chū现一个手掌地印记轰轰声中凹了下去王林迅破土而chū脚下轻点向着布置阵法之处跃去

  那结丹期修士眼中◆露chū一丝讥讽之色在他想来对方之所以能杀死那么多筑基期修士无非是靠着一件大威力的法宝而已自己只要小心一些定然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他双手一翻一把金色的锥子旋转着在他双手之间chū现略顿一下后犹如离弦之箭立刻破空飞chū那锥子度太快以至于四周chū现一圈圈波纹涟漪

  王林头也不回扔chū火焚国发放的鸡肋丹宝也不看结果迅向前跃走那丹宝一chū立刻化作一个银色的拳头轰然间挥向锥子

  在相撞地一刻锥子旋转剧硬生生冲破拳头钻了chū去只不过光泽略暗但度却不减笔直的逼近王林王林神色如常在shēn后锥子刺来的shùn间再次钻入地底土遁术立刻展开遁chū几十米外后他又破土而chū如此这般周而复始数次已然来到阵法之处

  结丹期修士不慌不忙的跟上眼中讽刺之色浓他高声说道:“鼠辈之rén你除了会钻地偷袭之外就没有别地本事了么?”

  王林一语不发经过阵法时没有半点tíng留☆一闪而过冲chū老远后他突然tíng下了下来猛地回头此时那结丹期修士已然飞临阵法上空

  “开”王林目露冰冷之色低吟道

  话音chū口修士脚下的阵法蓦然间开动冒chū大量的紫气这紫气sh○ùn间便把修士包裹在内远远看去只见一团浓密的紫雾扩散开来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王林冷笑盘膝坐地飞快祭chū周瑾送予地圆婴期法宝玉符顿时一道圆形波纹从玉符上散chū覆盖在王林shēn边此时那锥子已然冲来猛烈的撞击在波纹之上但那波纹却只是晃动数下没有丝毫破碎地痕迹

  他看都不看那锥子一眼盯着紫雾从储物袋拿chū飞剑右手在上面一抹魔头红色的影子顿时飞chū兴奋的盯着紫雾露chū想要吞噬但又犹豫的神色

  王林深吸口气二话不说闭上双眼识海内掀起狂风怒浪道道红色闪电不断的从识海内冲chū凝聚在一起形成一道红云猛然间冲chū识海

  极境神识首次一丝不留的脱离shēn体倾巢而chū在那红云从王林头顶飘chū的shùn间魔头立刻露chū恐惧惊怕之色shēn体颤抖退向一旁

  红云一现立刻化作一把利剑在魔头shēn边一转带着魔头冲入紫雾之中只见雾内结丹期修士盘膝坐地面色阴沉在他地shēn边一个葫芦旋转绕圈所过之处紫雾慢慢变淡被其吸收

  这阵法是王林掌握的一种极为歹毒之阵叫做噬血天魔阵这阵法结构不算复杂重点是需要修士血肉作为天魔引王林以十个筑基期修士的肉shēn为□引布置下的这个阵法短时间困住结丹期修士没有太大问题

  若是他能以结丹期修士肉shēn布阵那么只需要五具就可斩杀中期以下结丹修士只不过这阵法对于肉shēn要求极高必须要自己杀死才可这就限制了阵法□的应用

  王林的极境神识冲入紫雾中那结丹期初修士立刻有所感应忽然睁开双眼王林不假思索带着魔头迅一扑无视葫芦以及对方肉shēn立刻冲入对方体内进入识海

  对方的识海内修士的神识化作一个巨rén怒视王林极境神识灭杀同阶修士的属性发挥到极限王林神识一卷红云立刻散chū无数红色闪电带着轰轰雷鸣从巨rén的shēn体各个位置电击而去

  巨rén露chū痛苦地表情shēn子迅缩小他咆哮着双臂挥舞立刻有大片地红色闪电从中断开一分为二

  紧接着红云蓦然间消散化作多地闪电再次冲向对方巨rén地shēn体越来越小但他的拳头却越来越剧烈每次挥动都有大片的闪电被他打断化作红芒消失
★   以王林现在的修为灭杀结丹初期修士还有些勉强若是他能达到筑基后期进入假丹境界那么对付结丹期修士会轻松很多

  不过王林岂是那种鲁莽之辈没有把握地事情他断然不会去做正值双方死缠之际魔头似接到王●林号令带着犹豫之色扑向巨rén

  巨rén一脸惊慌手臂挥向魔头立刻把魔头的shēn体打碎那巨rén刚送口气但紧接着脸上惊慌之色浓只见在他的手臂上魔头的shēn影赫然间再次chū现死死地咬在其上大口大口的吞噬

  任凭那魔头如何咆哮挥动魔头就如同是长在了他shēn上一般怎么也甩不掉最终巨rén甚至放弃了与红色闪电的战斗另一只手臂不断地砸在魔头shēn上每一次轰击都会让魔头shēn体淡弱◇几分但魔头不但不松口反而加快的吞噬

  其实这魔头也是心理叫苦他现在若是松口王林定会立刻毫不犹豫的灭杀他松口是死不松口还有一线生机而且若是能把这结丹期修士地神识吞下说不定神通立刻大增到时候在把那★可恶的家伙也吞了从此之后天地之大任他逍遥

  有了这样地期望魔头心里狠意升起立刻度快的吞噬起来可以说是把全shēn的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

  巨rén露chū泣然之色手臂挥动越来越弱最终整个shēn子迅缩小化作一道金色的神识被魔头一口吸干

  魔头狂喜之色一闪而过正要快消化忽然王林神识化作的红云一拥而上把魔头彻底包裹住魔头连连发chū不甘心的吼叫最终无奈的把那结丹期地神识一点点的吐了chū来

  经过魔头体内的转化吐chū的神识已然变成一股无主的神识王林心念微动红云一卷立刻带着结丹期修士的神识冲chū开始坍塌的识海破体离开紫雾回归肉shēn

  王林猛的睁开双眼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在他的识海内结丹期修士的神识飘在上面正在被极境神识慢慢吞化

  此时外围地金色锥子颜色暗淡下来掉在了地上王林收回玉符大手一抓锥子抓在手中看了眼后放入储物袋里

  随后他大步■向前走去在阵法外某个角落蹲下从地面抓chū一块灵石捏碎后紫雾立刻消散一空露chū里面盘膝坐地已然气绝shēn亡地结丹期修士肉shēn

  站在肉shēn旁边王林右手一点修士眉心低喝道:“滚chū★来否则我立刻灭了你”

  一道红光不甘心的从修士天灵钻chū化作魔头地样子他眼带恨意但紧接着叹息一声认命般回到王林拿chū的飞剑内被收回储物袋

  王林盯着修士目光闪动望个不tíng随后把对方储物袋解下右手一挥修士肉shēn立刻迅燃烧起来最终化作一堆黑炭只不过在那黑炭之中有一个晶光闪闪的金丹这金丹的大小正飞快收缩颜色也越来越暗隐有消散的迹象

  王林一把抓住金丹不假思索一口仍在嘴里随后脚下轻踏消失在原地向地底沉去

  这一沉就是千丈在这远离地面的地底深处王林盘膝坐地消化腹内金丹金丹在他体内立刻崩溃一股磅礴的灵力蓦然间散chū充斥王林的全shēn

  这灵力太过庞大以至于王林的shēn体承受不住口鼻间不断流chū鲜血王林二话不说一点眉心天逆珠子立刻chū现他shēn子一闪抓着珠子进入天逆空间在天逆空间内王林立刻飞至司徒南圆婴之处盘膝闭目吐纳渐渐的他的shēn体chū现无数血点体内经脉是在皮肤下浮现而chū

  王林双手掐诀一种古怪的方式一只手按在额头一只手按在腹部形成一个循环同时他心中默默吟诀

  体内金丹带来的庞大灵力迅地流转全shēn的肌肉、骨骼不断地被灵力洗礼越加坚韧起来

  天逆空间的两个月后王林猛然间睁开双眼目中云雾滚滚许久之后才慢慢消散重恢复清明

  “邪魔宗玉简上曾说吞噬金丹可增加修为这点果然不假按照玉简上的口诀与手印果然可以吸收金丹内的灵力可惜这只是初期金丹且只有修炼了大自在修罗术后才可以吸纳两成以上若是没修炼大自在修罗术最多只能吸纳一成”

  王林喃喃自语站起shēn子拳头微握眼中露chū沉思之色内心暗道:“仅仅吸收了金丹一成地灵力就让我突破中期达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假丹境界现在若是再遇到结丹初期即便没有魔头相助自己也有把握一拼”

  天逆空间的两个月相当于外界十天王林离开天逆空间后借着土遁术◆冲chū地面此时外面正值深夜一片寂静王林来到当日战场之地只见地面上残尸处处整个灵脉是被rén用**术生生从地面拔起露chū一条深不见底的地渊

  查看一番后他迅离开向着火焚国占据地山峰处遁去数个◇时辰王林来到山峰下从地底钻chū他脚步tíng留踏着飞剑直接冲了上去

  半路上大量的修士严密盘查但看到王林拿chū记录杀敌数量的玉符后均都不在阻拦一路直上王林来到山顶偏殿外此处是当日凤栾召唤他之地

  偏殿外两个结丹期女修盘膝打坐王林来到后她二rén睁开双眼看到是王林后重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王林站在店外高声道:“弟子参见师尊”

  “进来”凤栾温柔动听的声音徐徐从殿内传来

  王林二话不说立刻走进只见凤栾坐在一张石椅上她shēn边还有一rén正是那中年文士周瑾他对王林略一点头便看向窗外眉间紧锁

  凤栾的神态也略显疲惫她扫了王林一眼说道:“何事?”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把手中玉符甩chū凤栾一怔接过后并未查看而是仔细地打量了王林几眼这才不慌不忙的神识探入玉符之内她地面色顿时变的古怪起来

  周瑾转过头从凤栾手中接过玉符神识一扫眉头略缓笑道:“不错杀死筑基期修士六十一rén结丹期修士一rén若能坚持下去有望争取天离丹不过我很好奇你之前还是筑基中期为何这么快就到了筑基圆满的假丹境界?而且即便如此想要杀死一个结丹期修士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你是如何做到的?”说到最后他语气已然严厉起来

  对于这个问题王林来之前早就已经预料到此时神色从容平淡的说道:“那结丹期修士被rén围攻重伤逃遁我追上时他已然弥留之际被我夺得金丹以邪魔宗吞噬**吞下修为从筑基中期攀升到假丹境界”

  “吞噬**……”周瑾目光如电盯着王林shēn体发现他体内却有金丹灵力波动残余心底信了几分不再说话

  凤栾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林一眼从储物袋内拿chū一个□玉简扔chū口中说道:“这是第二份地图结丹期修士我给你算十rén若你最终杀满一百五十rén到我这里来取第三份”

  王林点了点头接过玉简神识查看里面地确是份地图若把两份地图和在一起基本上火焚国四□周的地貌王林一清二楚

  火焚国地处修魔海边缘从地图上看火焚国所在的大陆上没有赵国按照地图的描述在修魔海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大陆至于那大陆的名字地图上没有显示想必在最后那份地图上会有介绍

  在这第二份地图上有着关于修魔海的详细介绍王林并未细看收起神识

  “宣武国的修士已经联合起来近日将有大战你若想积累军功这几日是最好的机会”杨毅颇为赞赏的看着王林含笑说道

  王林正要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声惊慌地尖叫周瑾与凤栾面色立刻阴沉shēn子shùn间消失在原地

  王林连忙走chū偏殿只见半空中一个全shēn破开无数伤口灵气不断外泄地破损圆婴惊声说道:“诸位道友锁国大阵被破……火兽杀过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