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丛林废墟


  王lín沉吟少许,右手一指融合了藤厉灵根的灵雾,那灵雾顿时一胀,诡异的翻滚蠕动起来

  紧接着,血球蓦然间射出,钻入灵雾内,飞快的消融,渐渐的,灵雾开始收缩随后,肉球与骨球,先后融入到灵雾内

  此时的灵雾,形状已然大为改变,缩小成一个环形,散发出柔和的光芒,飘在半空

  王lín深吸口气,他深知夺基**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于是定气凝神,控制着最后一个魂球,慢慢的融合到光环内

  许久之后,光环猛然间射出耀眼的光芒,王lín目光一闪,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一接触光环,立刻发痴嗞嗞的声音,转眼间就消散一空

  光环融合了血液后,一时之间猛烈的颤抖起来,阵阵威压自环上散出,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生物,在这一瞬间均感应到此地的异常

  数股强大的气息,自丛lín内出现,飞快的向王lín所在的方向冲来

  王lín眼都不眨一下,伸手一召,那光环立刻飞◆射而来,融入到王lín胸口,一股磅礴的灵力,猛然间充斥在王lín体内,他面色顿时红润

  王lín深吸口气,身子一动,如离弦之箭般冲出树洞,几个闪烁,消失在丛lín深处

  他离开没多久,▲shèérlái,róngrùdàowánglínxiōngkǒu,yīgǔpángbódelínglì,měngránjiānchōngchìzàiwánglíntǐnèi,tāmiànsèdùnshíhóngrùn

  wánglínshēnxīkǒuqì,shēnzǐyīdòng,rúlíxiánzhījiànbānchōngchūshùdòng,jǐgèshǎnshuò,xiāoshīzàicónglínshēnchù

  tālíkāiméiduōjiǔ,一条巨大的蟒蛇轰然间从一旁的丛lín中露出巨大的头颅,在此地闻了几下后,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摇了摇头,转身爬开

  紧接着,一个身高一丈多高的猿猴,身影如电,刹那间来到此地,钻入树洞搜索一番,这才不甘心的离去

  诸如此类的强大异兽,又来了几只,但毫无例外,均都是迷惑而归

  王lín奔跑在丛lín内,他体内涌现浓郁到极点的灵气,除此之外,身体皮肤上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在无休止的流出恶臭的黑色物质

  一股撕裂感不断地从身体内传来,王lín皱起眉头,忽然停下脚步,原地走了一圈后,他目光闪动,引力术冲着地面挥起,体内汹涌澎湃的灵力顿时涌现而出

  地面的泥土,如同被两只无形的大手拨开一般,飞快向两旁推动,不大体会就出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坑

  王lín二话不说,起步一跳,落入坑内,紧接着四周的泥土迅拨回,时间不长,便恢复平静,从外表看去,没有任何异常

  盘膝坐在地底,王lín定期凝神,开始梳理体内灵力他的身体,飞快的改变着,一切都在向着筑基的方向迈步

  在加上四周异常的寂静,在这没有任何人打扰的地底深处,王lín开始了第三次闭关

  时光匆匆,岁月如歌,转眼间两年过去

  王lín闭关位置的地面,覆盖了一层层厚厚的腐烂树叶,各种毒物爬虫,时而钻进钻出

  这一日,忽然大地一阵颤动,无数的毒物爬虫飞快的从枯枝烂叶中爬出,紧接着地面的泥土迅向四周拨开,一个全身漆黑的人影,从地底冒了出来

  那人影一出现,四周的爬虫立刻发出阵阵恐惧的嘶鸣,迅后退

  “这夺基**,果然神奇,终于到了筑基期”这人影,正是闭关两年的王lín

  王lín目光如电,全身散发着强大的灵力,他张口吐出一道绿光,一把绿色小剑闪烁着出现在他面前

  王lín目光闪动,右手一指,储物袋内的剑鞘慢慢升空,他神色如常,喃喃自语道:“这剑鞘在两年内,已经祭炼的差不多,配合飞剑使用,效果定然非同小可”

  收回剑鞘与飞剑,王lín站在原地沉吟少许,摸了摸胸口的神秘珠子,内心暗道:“司徒在两年前元婴精华耗费太多,尤其是在我闭★关时施展了可以掩盖诅咒的法术后,是虚弱不堪,这已经沉睡了一年多了,也不知什么时候会苏醒,好在黄泉升窍决的心法自己已然全部记住,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寻觅极阴之地,修炼黄泉升窍决”

  打定主意后,王l●ín深吸口气,神识一扫,身子迅向北部遁去,没过多久,便来到一处lín间河流处,仔细的清洗一番,总算是把身上的黑色污垢洗干净,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悠然而生

  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王lín回xiǎng★之前经历,感慨万分,他不知道张虎现在是生是死,心底mòmò祈祷张虎可以逃过这一劫

  轻叹一声,王lín收起心思,目露沉吟之色,许久之后他右手掐诀,打出一道白光,那白光一出现,颜色立刻变换,由白▲变huī,颜色还在加深,与此同时飞快闪烁,向着西方急飞去

  王lín一怔,打出这道白光的法诀,是司徒南传授给他寻找极阴之地的专用法术,颜色越深表示距离极阴之地越近,当完全黑色时,则表示寻找到极阴之地

  王lín二话不说立刻追上,跟着已经彻底变成huī色的指引光,飞快的在丛lín内穿梭,huī色光带的颜色越来越深,在完全变成黑色的一刻,光带砰的一声,消散了

  蓦然,王lín停▲下脚步,他呆呆的望着不远处,内心震撼到说不出话来

  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无边无际的废墟,他看不到尽头,眼前所见大部分的屋舍都已经坍塌,无数的盘绕性植物遍布整个废墟

  废墟内长满了杂草○★,野兽的粪便是遍地皆是,一只只个头不大的小兽奔跑在其内,时而传来一阵嘶叫

  地面上裂开一道道疤痕一般的缝隙,活像张开血盆大口一样随时吞噬着生命,显出它狰狞的面孔

  粗大的金属残骸促立在◆★,野兽的粪便是遍地皆是,一只只个头不大的小兽奔跑在其内,时而传来一阵嘶叫

  地面上裂开一道道,yěshòudefènbiànshìbiàndìjiēshì,yīzhīzhīgètóubúdàdexiǎoshòubēnpǎozàiqínèi,shíérchuánláiyīzhènsījiào

  dìmiànshànglièkāiyīdàodàobāhényībāndeféngxì,huóxiàngzhāngkāixuèpéndàkǒuyīyàngsuíshítūnshìzheshēngmìng,xiǎnchūtāzhēngníngdemiànkǒng

  cūdàdejīnshǔcánháicùlìzài地,残垣断壁般展现出一副末日废墟的画面,单调的huī色与植物的绿色纠缠在一起,露出一股绝望的气息,让人触目惊心

  王lín深深的吸了口气,望着这片废墟,他心中很是震撼

  就在这时,突然在废墟内一个高耸的残骸上亮光闪动,接着发出一道白色的光柱,顷刻间射下

  王lín一怔,忽然神色微动,转头向不远处的丛lín望去,只见一只全身鲜血淋淋的小兽,挣扎的爬出,向着光柱落下的地点蹒跚的爬去,它的右腿有一道伤口,可见森森白骨,随着它的爬动,在它的身后,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许久之后,它终于爬到了光柱下,立刻欢喜的嘶叫一声,它的右腿居然以极快的度愈合,整个过程大约也就是几秒钟,小兽便恢复如初

  它喜悦的抖了抖身子,走出光柱,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

  此时光柱仍然还在不断地凝聚,王lín心神巨震,望着光柱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光柱化成点点银光消散王lín沉吟少许,站在一旁继续观察半个时辰后,光柱再现

  如此循环数次,王lín在旁边看了一天,终于看出了一些端倪

  根据王lín的判断,这光柱的出现一定是与阳光有关,显然此地尽管成为了废墟,但仍然有一些类似法器的物品没有失去作用,在吸收了阳光后展现出神奇的一幕

  而且知道这里光柱可以疗伤的野兽很多,王lín在这一天的时间就看到不下二十只受伤的野兽来到这里

  眼看天色渐黑,王lín计算着差不多最后一道光柱出现的一刻,他不再犹豫立刻上前,把手伸到光柱内,一股暖洋洋的气流立刻弥漫手部,这气流并非灵力,而是一种王lín极为陌生的物质

  静静的感受着气流,王lín目光闪动,立刻在手臂上划开一道伤口,再次把手伸向光柱在光柱内,伤口以飞快的度愈合,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伤口消失了

  王lín沉吟少许,二话不说飞快在废墟内穿梭,不大一会就来到射出光柱的高大残骸下

  这是一个造型宏大的圆柱形巨石残骸,从外表看去,可以发现它是从中间部位折断,尽管已经坍塌大半,但仍然可以看出昔日的风采,两个巨大的手持巨剑的雕像恒立在旁边,在他们的身上,压着长约三十米的塔型建筑物

  王lín望着残骸,脑中不由自主浮现一副画面,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塔,在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从中间折断,塔尖砸落在竖立两旁的雕像上

  那光点,正是从塔尖的一颗直径约两米的石珠上散发出

  望着石珠,王lín踌躇起来,这东西太大,看起来根本无法拿走,而且自己对于它疗伤的原理并非完全分析透彻,若是强行拆下,不知道会不会失去效果

  考虑再三,王lín没轻举妄动,而是在这个废墟内徘徊观察渐渐的,王lín面色古怪,他检查了多处地方,发现了一个异常

  他在废墟内的一些保存较为完整的房屋内,看到了地面上保持还算完整的一些瓷器,有些瓷器内甚至还残留一些黑色物质

  此时天色越加暗淡,王lín迅向丛lín掠去,在暗黑完全降临的一刻,王lín走出废墟,他站在外边,盯着废墟,双眼目光闪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