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夺基(五)


  藤厉猛然间睁开双眼,他的眼球无神,充满血丝,嘴唇颤抖,牙关紧咬

  王林右手虚空画出一个复杂的符号,咬破指尖弹出一滴血液,符号遇血立刻闪烁红芒,印在了藤厉额头

  顷刻间藤厉低哼一声,身体加剧烈的抽动,全身的肌肉诡异的蠕动,从身体各处疯狂的向胸口聚集而lái

  没过多久,藤厉的躯体肉眼可见的迅枯萎起lái,所有的肌肉,经脉纷纷凝集在胸口形成一个巨大的肉球

  王◆林目光一闪,右手一翻再次打出一道法诀肉球砰的一声,从藤厉躯体脱离,飘在半空,此时的藤厉,全身已经是皮包骨,宛若一具骷髅

  王林深吸口气,喷出一口灵气,融入进肉球内,那肉球迅收缩,许久之后,变成◇与之前血球一般大小

  此时王林脸上露出疲惫之色,他翻出一个灵气葫芦,喝下一大口,闭目吐纳,时间不长,他睁开双眼,一指藤厉躯体

  顿时砰砰的爆裂声大作,藤厉全身的骨骼寸寸断裂,化成骨粉,从皮肤上渗出,凝结在一起又形成了一个骨球

  血、肉、骨三个拳头小球,成品字排列,散发出妖异的光芒

  “这夺基**,需要抽离炉鼎的血、肉、骨、魂、根,而且血、肉、骨的过程中还不能让炉鼎死去,实在太过残忍”王林叹了口气,喃喃自语

  “这算什么,老夫所在国家的魔道中人,甚至还有夺丹**,那玩意才叫残忍,不但炉鼎痛苦,施法者也同样需忍受难以想象的痛楚,以缩减寿命作为代价,方能有不到百分之一的成功率”司徒南不疾不徐的说道

  王林沉默少许,收紧心神,右手一指藤厉,嘴里念念有词,jiànjiàn的,他的语越lái越快,双手随之变换法诀,一丝丝白气,从藤厉那宛如一滩肉泥的躯体中散出,越lái越浓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白气已然浓密到极限,相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影,仔细看去,隐约可见那小人的五官长相,与藤厉无异

  小人眼露茫然之色,全身颤抖,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般jiànjiàn的,茫然之色退去,他盯着王林,眼露怨毒之色,睁开嘴发出几句无声的嘶吼

  王林眼都不眨一下,右手一翻,打出一道红光,那小人似极怕红光,转身就逃,但藤厉躯体三尺之内仿佛是○一个无形的牢笼一般,任凭他小人如何遁逃,都发出冲出三尺

  最后眼看无法逃离,小人脸上厉色一闪,向着红光冲去

  王林面无表情,右手一挥,红光如绳索一般,在小人身上饶了几圈,把他捆绑住,紧接着红光一缩,慢慢的向外拉扯

  王林深知,抽魂的步骤,万万不能马虎,一定要保持魂魄完整的从三尺躯困之地拽出,这样才可以进行下一步抽灵根,否则的话,虽然不影响夺基,但想要借对方灵根lái改变自己体制,就无法做到了

  那小人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被红光一点一点的向外拉扯,转眼就就有一半越过了三尺

  就在这时,忽然小人身上黄芒一闪,红光绳索无声无xī的碎裂开,小人立刻缩回到三尺躯困之地,他身上的黄芒急剧闪烁,小人也飞快从模糊变得凝实起lái

  王林面色阴沉,盯着小人,右手掐诀,正要再次施法,这时那小人脸上露出惊惧之色,开口吐出人言

  “你若杀我,我太爷爷不会放过你他老人家是元婴期高手,你杀了我,自己也死定了”

  王林眼中寒光一闪,二话不说喷出一大口灵气,双手飞快变化法诀,不断地打在灵气上,jiànjiàn的,灵气浓缩成一根细线

  小人脸上恐惧之色大增,他疾言厉色道:“我太爷爷已经知道我遇险,他马上就lái了,你……”

  没等他说完,王林左手一甩,细线嗡的一声刺入藤厉躯体三尺之内,一把困住小人,狠狠的向外一拽

  小人尖叫一声,挣扎道:“太爷爷救我”他身上黄芒立刻剧烈闪烁,隐有与王林分庭对抗之意

  王林二话不说,一拍储物袋,扔出一个灵气葫芦,葫芦里的液体顿时流出,在瞬间便融入到细线之内,细线立刻暴增到手指粗细,再次一◎拽

  这次任凭小人身上黄芒如何闪烁,都不再管用,被王林一把抓了出lái在脱离三尺躯困之地的瞬间,小人身上的黄芒立刻消散,化为一团黄色雾气,雾气诡异的翻滚,隐现一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包裹在雾气中■,看不清细貌,只听他急喝道:“道友助手,有话好说”

  王林心底一惊,司徒南立刻说道:“不用担心,这是元婴期高手的虚外化身,与身外化身不同,这虚身没有攻击力,他也看不到你,不知道你所在的位置,只是可以让你听到他说话而已,而且这虚身有距离限制,看lái这人距离此地不近,所以这虚身才这般模糊至于他为何会出现,定是对于这藤厉爱护有佳,所以一直在其灵魂内留有一丝神识”

  王林二话不说,一指被灵器绳索困住的小人,那小人立刻停止了挣扎,jiànjiàn缩小,最终变成了一个散发紫芒的圆球

  藤家老爷太的虚外化身似察觉到藤厉魂魄被人炼化,厉喝一声,语气充满怨恨之气,阴沉道:“杀我藤家之人,必受诅咒,你死定了,我藤化元终有一日会找到你……”说完,黄芒慢慢消散

  远在数万里外的一座山峰上,一个黑袍老者,站在其上,脸上露出阴沉的表情,他目光闪动,握紧了拳头,喃喃自语道:“厉儿,太爷爷发誓,上穷碧落下黄泉,一定为你报仇”说完,他右手一拍胸口,喷出一团黑色的血液,右手一划,飞快的在血液中波动,一圈圈暗红色的波纹四下荡漾,化作无数个诡异的符号,徘徊在天地之间

  紧接着,一个全身散发紫光的小人,从老者天灵冲出,在天空一顿,立刻盘膝坐在虚空

  “咒,起”小人厉声喝道双手掐诀,神识化作千千万万,融入到每一个符号之中

  “咒,承”肉眼见见的,老者元婴一阵萎靡,明显缩小了不少,显然是不惜耗费了大量的元婴之气那些融入神识的符号,一同闪烁妖异的光芒,一个接一个的飞向上空,排列成一个复杂的阵法,这阵法弥漫半个天空,在这一刻,风云色变,天雷阵阵

  “咒,转”天空中的大真一动,缓缓的转动起lái,一道道血色的闪电在阵内出现,这些闪电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诡异的菱形

  “咒合”小人最后一声呐喊,惊天震地,与此同时他再次吐出一大口元婴之气,只见天空上的大阵越转越快,红色闪电越lái越多,组成的菱形图案越lái越亮,紧接着,大阵的范围jiànjiàn缩小,以肉眼可见的度,飞快收缩,最终连同红色闪电一起,全部凝聚在那菱形图案上

  那图案自半空慢慢落下,印在了小人额头

  小人嘴角露出阴沉的笑容,森然道:“杀我藤家人,必受我藤化元诅咒”

  树洞内,王林身前飘着四个圆球,他二话不说冲着藤厉躯体打出几道法诀,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光点,从藤厉身上飘出

  这些光点密密麻麻,在离体之后立刻有三分之一消散在天地之间

  王林深吸口气,他知道这些光点就是所谓的灵根,连忙喷出一口灵雾,包裹住光点,飞快的吞噬那些光点立刻产生一股强烈的排斥,在灵雾吞噬的过程中,又有三分之一的光点消散了,最终只有三分之一成功被灵雾融合

  就在这时,忽然王林额头一亮,一个紫色的菱形图案,赫然浮现

  王林立刻察觉,抬手一摸额头,神情一怔

  司徒南立刻惊呼道:“这人好大的手笔,王林,你被一个元婴期高手不惜耗费寿命诅咒了,只要你进入他一定范围之内,他就可瞬间出现在你的身边,这人居然会这等高明的阵法诅咒”

  王林猛地站起,面色阴沉,说道:“有什么方法可以破解?”

  司徒南沉吟少许,得意的笑道:“其实你也不用太过担心,这种诅咒按我分析,没有攻击力,只是起到一个定位瞬xī的作用,这人的诅咒虽然高明,但老子当年专门研究过这类利用阵法引发天地之间灵力波动的诅咒,虽然现在肉身没了无法施展,但帮你破坏一下诅咒的功效,还是能做到的

  只要你不是距离他太近,有我帮助掩盖,他无论如何也发现不了你,放心嘿嘿,王林,这实际上也是一个机缘,我以前偶然间得到过一个上古秘术,就是以诅咒作为桥梁进行反噬,要求施法者必须有结丹期的修为,再加上一些灵物辅助,一旦成功,就可获取对方一半的修为,嗞嗞,你小子真是命好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