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天之长戟!


  “我依稀记得藏龙宗有一个传自上古de古法,叫做正法眼藏,zhè一式,你可会?”轰鸣惊天动地,回荡之中,在那老者喷出一口鲜血,身子蹬蹬蹬退后了数步之时,他de耳边,传来了苏铭平静de话语。

  却见在那龙虎厮杀之处,那怒龙崩溃,猛虎发出凄厉de嘶吼,一一消失后,苏铭de身体从其内缓缓地走了出来。

  他de神色依旧,没有丝毫变化,站在那里,冷冷de看着那老者。

  “你还有一次机会,只要你能施展出zhè一式,让我亲眼目睹一下zhè藏龙宗de古法,我可不杀你。”

  “此话当真!“那老者面色苍白,他有些惊恐de看出,眼前zhè个宿命显然知晓自己在拖延时间,可却没有丝毫在意,且通过之前两次神通de接触,zhè老者骇然de发xiàn,zhè个宿命之强,超乎了他de想象。

  他内心非常de不理解,为何此人展开如此修为,zhè蛮族de天出xiànde裂缝,却只是锁定了自己,而对此人没有丝毫干扰。

  他此刻已然后悔至极,面对那直至此刻丝毫没有还手de苏铭,他有了深深de恐惧,如今听到苏铭de话语,他沉默了片刻,zhè才咬牙开口。

  “你只有相信。”苏铭皱了皱眉头,慢慢de说道。

  那老者神色阴晴转换,他神识之前便散开,知晓四周已然被封印,那封印de力量之强,他根本就难以遁出,此刻实在是没有其他de选择,不管苏铭说de是真是假,他de确只有相信zhè一个选择,片刻后猛de一咬牙。

  “以前辈de修为,当不会自降身份欺骗于我,既前辈想看,我就施展一次此术,但zhè正法眼藏古法以我de修为难以全部展开,只能略作推动。”,

  老者说着,双手抬起在胸口连续点出数下,立刻其容颜有了红润,他右手掐诀,向前一指。

  “藏龙道六,袖中藏火!”老者大袖一甩,右手印决一换,点在了其右眼之上,立刻他de右眼蓦然间出xiàn★了黄色de光芒,那光芒闪动之下,竟在此人de瞳孔内,出xiàn了一团火de痕迹,甚至在zhè火de痕迹出xiànde瞬间,zhè老者袖中掀起了一些火焰,赫然被其右目直接吸收而去。

  “藏龙道三◇,卧虎藏龙!”老者右手印决再变,身前出xiàn了大量de印决残影,四周雾气缭绕,有龙似在内游走,其脸上青筋鼓起,虎纹再xiàn,其右目此刻黄芒闪动之下,顿时zhè老者脸上de青筋游走,竟如被吸入右目内一般,消失不见de同时,zhè老者de右目内出xiàn了大量de血丝,那些血色组成了一个王字de瞬间,四周de雾气也急速倒卷而来,被其右目全部吸收在内后,老者de右目瞳孔内,出xiàn了一条游走咆哮de龙!

  “藏龙道九,秋收冬藏!”老者身子一个哆嗦,咬牙之下他de嘴角有鲜血溢出,左手掐诀,再次一指前方。

  “藏龙道八,退藏于密!”

  “藏龙道七,藏形匿影!”

  “藏龙道二,深藏......若虚!”那老者一口气施展了诸多神通,zhè些神通全部都是刚刚显露出来,就立刻被他de右目吸收,此刻六道神通之后,老者de右目内乍一看一片浑浊,但若仔细看,其内仿若自分阴阳,竟隐隐出xiàn了一个八卦图案。

  也就是在此时,天空上de那巨大de裂缝,其内传出de威压越加de强烈起来,更是在一声嗡鸣间,赫然从那裂缝内,缓缓地降临了一物!

  此物,是一把青铜色de长戟!此戟尖端有弧,散发出森森寒意de同时,随着它de降临,整个天空都一下子阴暗下来,云层消散,更有一道道虚空碎裂之痕出xiàn,似zhè天地无法承受此物de降临,要出xiàn崩溃一般。

  一股强大de神识轰然de从zhè长戟上散开,瞬息笼罩八方,那长戟缓缓转动,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几乎就是在zhè长戟出xiànde刹那,整个南晨大地de天空,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于此刻云层翻滚,有奇异de呼啸在天空嗡鸣而过。

  蛮族大地上,天寒大部de那个老者,此刻猛de睁开眼,露出一丝禁制,死死de盯着天空。

  天寒宗天门第六门内,一个相貌很是英俊de中牟男子,正含笑向着身前七八个天门弟子,在说着什么,时而笑声回荡,那些天门弟子也都恭敬中在一旁随之而笑,一副很是和睦de样子,但突然de,在那天空云层翻滚,有奇异de呼啸回荡de瞬间,zhè中年男子神色骤然一变,笑容消失,他抬头双目收缩,盯着天空,在其目中de瞳孔内,分明有一丝紧张。

  海东宗内,一片被此宗强者幻化出来,漂浮在天空de海洋里,存在了多处岛屿,zhè岛屿在海上,可海却是在天上,看去如海市蜃楼,充满了视觉de冲击之感。

  此刻在那海中de一个岛屿上,有一个身子若猿猴般de老头,带着草帽,嘴角吊着一块鱼骨,手中拿着鱼竿,靠在一块大石上,于一处下方为海de悬崖处,正悠哉de垂钓,还不时哼着小曲,一副很是悠闲de样子。

  但很快de,他就一口吞掉了鱼骨,猛de看向天空,神色阴晴不定,半晌之后站起身,似在沉思,片刻后他长叹一声,苦笑de摇了摇头后,继续蹲在那里,垂钓起来,可从其目中○de复杂上能看出,他已然没有了心思。

  天岚城内,那地宫中包括天岚老祖在内de三人,此刻同时抬起头,天岚老祖嘴角露出冷笑,至于其他二人,则是神色有了震惊。

  “zhè就是显露出仙族修为□defùzáshàngnéngkànchū,tāyǐránméiyǒulexīnsī。

  tiānlánchéngnèi,nàdìgōngzhōngbāokuòtiānlánlǎozǔzàinèidesānrén,cǐkètóngshítáiqǐtóu,tiānlánlǎozǔzuǐjiǎolùchūlěngxiào,zhìyúqítāèrrén,zéshìshénsèyǒulezhènjīng。

  “zhèjiùshìxiǎnlùchūxiānzúxiūwéide下场,如今,道友你知晓了?”天岚老祖缓缓开口。

  巫族大地上,同样de一幕也出xiàn在了几处位置,随着那天空de奇异,甚至于南晨大地上,并非只有仙族有所感应,一些老一辈de巫蛮两族强者,也都察觉到了zhè奇异de变化,各自心思不同......”。

  在那长戟de下方,长发女子面色苍白,她此刻看着壁障外de长戟,目中有了惊慌,她看到zhè无形de壁障在那长戟出xiàn后,立刻闪动了红芒,zhè红芒一闪之下,如在那长戟de神识中隐藏了身影,zhè长戟尽管转动,尽管神识在大地与天地横扫,可却如看不到就在之下方出xiànde仙族之人般。

  那老者内心很是紧张,惊恐中右手掐诀,点在了右目之上后,看向苏铭。

  “前辈,我只能融入六式神通,展开zhè正法眼藏古法de一丝力量,且很难维持太久......老者说着,他看到苏铭此刻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内心有了挣扎,在苏铭接近了与其不足五十丈de刹那,zhè老者内心杀机一起,他还是习惯把主动掌握在自己手中。

  “正法、眼藏!”随着其一声低吼,zhè老者嘴角不断地溢出鲜血,他de右目光芒万丈,竟如太阳一般,散发出明亮de光芒,甚至在其右目瞳孔内de八卦图案中,竟出xiàn了苏铭de倒影。

  可就在zhè老者低吼传出de刹那,他忽然发出了一声凄厉de惨叫,却见苏铭de身体向前一步迈去中蓦然消失,出xiàn之时在了zhè老者de身旁,面无表情,右手抬起,在zhè老者来不及闪躲中,扣在了老者de右目上,一挖之下,竟生生de将zhè老者de右眼挖出。

  那眼珠上还连带着一些血冉之条,被苏铭一拽之下,血条碎裂,老者de惨叫随之而起中,身子急速de后退。

  苏铭没有去理会退后de老者,而是低头看着右手内那血琳琳de眼珠,嘴角露出满意de微笑。

  “不错,有了zhè残次de正法眼藏之术,回到仙族de把握就更大了一些。”喃喃中,苏铭没有抬头,而是左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撕。

  zhè随意de一撕,天空上遮盖蛮天de血光壁障,竟齐齐一震,传出了砰砰之声de同时,肉眼可见de寸寸碎裂,转眼之下,就化作了无数碎片消散开来,在zhè壁障消失de一刹那,天空中de长戟其神识蓦然间就横扫而来,锁定在了那老者de身上。

  “你说了不杀我!!”那老者此刻吓de魂飞魄散,疯狂de压制修为,想要把自己仙族de气息隐藏起来,与此同时,他更是在一声嘶吼下,身体砰然de化作了一片血影,以惊人de速度直奔远处闪烁而去,其速度之快,使得他身体有了透明,似穿透虚无一般。

  天空de长戟仿●佛毫不在意老者de遁去,缓缓de转动了戟身,指向了老者力气de方位内,那长戟传出了一声嗡鸣,骤然间消失在了天空。

  出xiàn之时,已然在了万里外de虚无,向着下方轻轻一碰,立刻凄厉de惨叫传◎出,那老者de身体从虚空中显露身影,喷出鲜血de同时,他目中露出疯狂,竟不再闪躲,而是癫狂下选择了自爆,他自知必死,但死前de一股怨气,让其de不惜自爆!

  轰de一声,老者de身体骤然爆开,可那长戟似毫不在意de,再次向下一碰,处于爆开中de老者身躯,竟诡异de被凝聚在了半空,如时间停止一般,竟无法继续崩溃,而是被那长戟zhè一碰,纷纷融化,转眼成为了血水,洒落大地……

  第二更!(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