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第492章 欢迎你回来!


  小蛇的异变,让南宫痕话语停止,一愣之下,他立刻回头看向这小蛇此刻狰狞所在,看到那处被封闭的洞府后,南宫痕双目一闪。

  苏铭眯qǐ双眼,目光落在了那处被封闭的山谷洞府上,他肩膀的小蛇此刻嘶鸣越加剧烈,眼中露出的仇恨,使得所有看到之人,都有种心惊之感。

  “那shì黑崖前辈的洞府……”南宫痕低声说道。

  苏铭神色平静,右手抬qǐ,虚空一抓,立刻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缕青色的烟丝,这烟丝缭绕之下,隐隐化作了一个虚影,有被吸向那洞府的趋势,且看虚影的样子,正shì当年设计了苏铭的那黑袍老者!

  此青色烟丝,shì苏铭在不死不灭界内,从对方的那一缕神识内抽离出来,准备在外界用来寻找对方,此刻他在看到小蛇的异常后,若有所思,取出此青丝一试之下,立刻双目露出寒冷的杀机。

  “原来你在这里!”苏铭冷笑,身子向前一步迈去,那肩膀的小蛇更shì直接冲出,向着那封闭的洞府疾驰。

  几乎就shì苏铭迈出这一步的刹那,那封闭的洞府内传出了一声低吼咆哮,洞府之门轰然爆开,从其内飞出了一道黑影。

  这黑影刚一出现,立刻迎面就遇到了来临的小蛇,电光火石间,那黑影闷哼一声,也不知施展了什么神通,让小蛇身子一顿。

  借着这一顿的刹那,这黑影就要直奔天空而去。

  苏铭冷哼中这一步迈出,其身影蓦然消失,出现之时已然在了半空,正shì那黑影的上方,在苏铭右手抬qǐ一掌按下的刹那,那黑影发出了一声咆哮,其右手同样抬qǐ,与苏铭这一掌隔空碰触。

  轰的一声巨响·苏铭身子未动,但那黑影却shì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直奔大地而去,直至此刻·他的样子才显露出来。

  这黑影,穿着一件黑袍,正shì那让苏铭要杀之的黑袍老者,此刻随着其落地,在那狂风掀qǐ下,他头上的盖袍卷动,露出了一张满shì腐烂的脸!

  其相貌看qǐ来极为丑陋·大部分的血肉都已经腐烂,甚至有的地方都能看到白骨。

  “宿命!!”老者尖锐的嘶吼,死死的盯着苏铭,他本以为kě以避开苏铭的神识,如灯下黑一般,kě以不被发现,但却忽略了那条小蛇!

  这▲小蛇当年被他捏住威胁烛九阴与苏铭时,看似昏迷·但实际上却还shì清醒,它深深的记住了这老者的气息,虽说那气息只shì其一缕神识·但小蛇在获得了烛九阴的传承后,也非当年,故而kě以通过那气息,直接认出了○隐藏在洞府内,已经避开了苏铭神识的此人!

  “你就算从不死不灭界走出又怎样,你逃不过主人的安排,逃不过你的宿命!”这老者狰狞的大笑qǐ来,他自知今天必死无疑,故而方才在出来前,他已经吞下了丹药◎·一成的kě能shì解开诅咒,但九成的kě能shì他将很快失去意识,记忆崩溃,成为如野兽一般的存在。

  苏铭眼中杀机一闪,他原本对这老者的来历有些怀疑,此刻再无猜测·此人shì帝天走狗!
  他身子向前猛的走去,刹那出现在了这老者身前,那老者目露疯狂,双手掐诀正要施展神通,但他此刻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极致,这神通还没等施展,就被苏铭右手抬qǐ一把拨开,直接抓住了他身上的黑袍,一拽之下,将这老者的黑袍完全的扯下。

  黑袍散去,露出了这老者此刻干瘦的身体,还有那大范围腐烂的恶臭。

  “人不人,鬼不鬼!”苏铭右手食指立刻点在这老者胸口,一指点去,这老者全身一震,向后踉跄的退出几步,七窍流出黑色的血。

  “老夫死无所谓,老夫有完整的记忆,你呢,带着你残缺的记忆,带着你的迷茫,去走你的宿命之路吧。”这老者此刻的虚弱,在苏铭面前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但他的笑声却shì依旧,带着其疯狂,回荡四周。

  苏铭没有说话,走出几步,右手抬qǐ再次点在了这老者的胸口,一连点出了数下后,这老者胸口上顿时有一缕缕黑气涌动,直奔其右臂而去,使得他整个右臂看qǐ来漆黑一片,更shì开始了快速的腐烂。

  “宿命,你这一生就shì宿命,老夫在黄泉等你!”那老者全身诅咒在苏铭这几指之下完全爆发,他剧痛中嘶吼,状如疯癫。

  但在他嘶吼的刹那,苏铭身子一晃,出现在了这老者的右手处,一把抓住其右臂,左手如刀在上一砍,只听咔嚓一声,这老者漆黑的●臂顿时与其身躯分离开来。

  剧痛让这老者更为疯狂,在这诅咒之中,他的元神无法离开身体,更shì连自爆都做不到,如今◇在这痛楚下,他的嘶吼更为强烈。

  “主人的分身随时kě来,且看你到时如何抵抗,宿命,哈哈,你终究shì要走你该走的道路····…”在这嘶吼下,苏铭右手食指快速的又在这老者胸口点了几下,使得其右■臂也瞬间漆黑一片后,直接将其右臂再次砍下。

  失去了双臂的老者,痛苦的嘶吼中,恶毒之言不断地传出。

  “你尽管从不死不灭界走出,但时间也过去了十五年,十五年···…老夫能困你十五年,足矣!!

  我之死,shì为主人而死,以主人的神通,一旦最终大成必定kě将我复活,死有何怕,但你宿命,你一生也不知晓,你的记忆shì什么,你到底缺少了多少记忆!”这老者嘶吼中,其双目渐渐失去了神智,整个人爆发出了如野兽一般的咆哮。

  他的身体颤抖中,诅咒不但全面爆发,更shì将其生机也都快速的吞噬。

  “哈哈,老夫之死,也不shì死在你手,而shì死在诅咒之中···…也算解脱了!但你永远不知道你妹妹在何处,你永远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存在了多少谜团,在这迷茫中,你去沉沦…···”老者话语还没等说完,他的双目完全失去了光泽,整个人彻底成为了失去神智的野兽。

  “死,不shì那么容易。”苏铭平静开口,在那老者沦为丧失神识的野兽之时,苏铭的右手五指成掌,在这老者胸口猛的一按。

  这一按之下,老者的胸口再次滋生黑气,直奔双腿,被苏铭大袖一甩,使得这老者双腿立刻爆●开之后,他身上的诅咒,竟以肉眼kě见的速度,蓦然间开始了退去。

  他的诅咒来自烛九阴,苏铭在不死不灭界无数年,又有小蛇认主,对于诅咒之术的理解与明悟,与当年大不一样。

  此刻这一按抬q◇ǐ之时,老者浑浊黯淡的双目,竟如被刺激出了生机一般,渐渐明亮qǐ来,但随着其双目的明亮,随着他神智慢慢恢复,随着他渐渐看清了四周,他的面色顿时大变。

  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死亡,但此刻眼睁睁的看着苏铭竟将自己救活,这本应该shì欣喜之事,但对他来说,这却shì比死亡更kě怕的事情!

  他kě以想象的到,没有了诅咒,又处于虚弱状态的自己,在被苏铭擒住后,将会承受不知什么样的惩罚与痛苦,甚至他脑海中的一切记忆,很有kě能都被对方会用所有能想到的方法,去不断地挤出。

  这样的事情,在他看来shì比死亡还要严重无数倍的恐怖,他深知自己若shì如方才那样死了,那么shì为了其主而死,他还有未来复活的kě能,但若shì被苏铭用手段从他这里知晓了一切,那么他就shì真正的死亡,其主不但不会日后将其复活,甚至很有kě能愤怒之下,连累他在仙族的家族!!

  “你……你……”老者心神颤抖,双目露出滔天的恐惧,眼睁睁的看着苏铭在自己身上又点出了数下后,清楚地感受到自己虽说依旧虚弱,但身上的诅咒却shì大范围的消散。

  这十五年来,他始终挣扎,害怕死亡,kě在遇到了苏铭后,他☆反倒不害怕了,想要一死,但如今发现自己死亡不了之时,他反倒有了一种比当初害怕死亡时还要强烈的恐惧。

  尤其shì他方才刺激苏铭的那一句句话语,此刻成为了让他恐惧到了极致的根源。

  苏铭◆救治这黑袍老者的一幕,落在了四周其他人的目中,被南宫痕目睹,他们所有人都心神一颤,对于所看之事,qǐ了深深的寒意。

  到底shì一种什么样的恨,才kě以让人觉得杀之都难以解恨,要将敌人救活!

  到底shì一种什么样的仇,才kě以让人觉得死亡不shì解脱,活着才shì最好的释放!

  到底shì一种什么样的执着,能让人做到这一点,如果连死亡都不让,那么等待这黑袍老者的,又将shì什么样的地狱!

  南宫痕看着苏铭,看着神色麻木冷静的做出这些事情的苏铭,他的内心一片寒冷,倒吸口气。

  “欢迎你回来。”在那老者双目完全恢复了清明之时,苏铭右手抬qǐ在这老者头顶一按,其修为之力轰入,将其全身都封尘之后,他看着老者极致恐惧的双眼,轻声喃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