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名震东荒 第430章 一棒之威!


  第三卷名震东荒第430章一棒之威!

  “此事是个误会……”南宫痕苦笑,可其话语刚说道这里,还没有说完,那光幕内的少妇立刻冷声开口。(《》.)

  “南宫痕,他杀了我三个护卫!”

  南宫痕话语一顿,正考虑该怎么开口之时,苏铭却是笑了笑。

  “南宫兄,此事你就不要参与了,帮我把那两个孩子照顾一下,等我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我们继续去喝酒。”苏铭说着,看向了那光幕内的少妇。

  “至于你东莱部的hòu巫,墨某到真想见识一下,hòu巫与我如今比较,能强出多少!”苏铭这句话没有说谎,也没有夸大,具备了元婴分身,具备了蛮魂毒尸,掌握了风蛮传承的他,很想知道,与hòu巫之间的差距,是多,还是少!

  至于暴露身份的问题,以苏铭此刻身体内复杂,仙力,蛮力,巫族诅咒之术,想要看出其来历,就算是绝巫也难以做到。

  毕竟红罗的往生道之术,抹去了苏铭的气息,可以让帝天都察觉困难,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苏铭的这句话,让南宫痕想好的化解之语立刻咽了下去,目光看向苏铭,暗自心惊,他对苏铭的修为,此刻再次有了估算,看苏铭的样子,似要与hòu巫一战,此事换了任何央巫如此开口,他都不会相信。

  但苏铭这里,给他带来的震撼不少,一路的奇异感知,对危险的察觉可以说是让人无法思议,还有方才他看到的那两具尸体,第一具显然是一击毙命。

  诡异的是第二具,看其样子,竟有些类似……诅咒之术,这就让南宫痕在心惊的同时,无法再开口,而是向着苏铭点了点头。

  听到苏铭竟说出要与hòu巫一战,那光幕内的少妇似听到了什么莫大的笑话一般,神色露出讥讽。

  “大言不惭,狂妄至极,一个小小央巫,也敢如此开口,等我部族叔来临,我看你是否还敢这么说话!”

  她旁边的那个少年,此刻也是松了口大气,有那光幕保护,他的害怕也少了很多,此刻冷冷的看着苏铭,目中怨恨不已。(《》)

  此事发生在巫城一条极为繁华的街道上,此刻随着事情的进展,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对于这种热闹的事情,旁人是没有任何压力的,大都带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在四周望来★。

  放眼一看,四周目光凝聚在这里的人们,足有数百之多,却外面还有不少巫族之人,听到了同伴的传信,也有一些赶了过来。

  “那不是东莱部的赵夫人么,此女当年可是东莱部的第一美人……”

  “东莱部虽说算不上大部,但也是交大的部落了,其内尽管没有绝巫,可hòu巫听说有四人,这带着面具之人是谁,怎么招惹了东莱部。”

  “有意思,这东莱部的赵夫人竟被逼的拿出了守护光幕,我记得◎这是那些较大部落里,核心族人才拥有的保护之法,一旦此光幕展开,四周的部落族人就会立刻察觉。”

  苏铭背着手,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一语不发。

  兰兰三人此刻神色有些惊慌,但看到苏铭的从容hòu,便慢慢静了下来,目中充满了期待,可还是蕴含了一些紧张。

  时间慢慢流逝,半zhù香之hòu,光幕内的那少妇内心焦急起来,按照道理来说,一旦光幕展开,部落里的族叔应该会很快来临才对,可如今竟还没来。

  尤其是此刻苏铭的从容与平静,更是给了她一些压力。

  “已经半zhù香的时间,可你部的hòu巫还是没有到来。”苏铭收回看向天空的目光,望着那光幕内的少妇,缓缓开口。

  “既如此,墨某不再等了。”苏铭说着,向着那光幕走去。(《》.)

  光幕内少妇身旁的少年,立刻紧张起来,可那少妇却是冷笑,这光幕她不信苏铭能短时间破开。

  苏铭缓步走到那光幕外,右■手抬起在上轻轻一碰,立刻一股莫大的反弹之力骤然传出,将其右手生生的震起数寸之高。

  “就凭你,打不开这光幕!”那少妇看到这一幕,内心松了口气,冷笑开口。

  苏铭平静的看了这少妇一眼,转☆过身,背对着光幕,向远处走去。

  “怎么走了,莫非不敢等下去了,即便是我部族叔来的晚了,你又能拿我母子如何,这光幕的守护,岂能是你破开之物!

  你不是说要打断我们的腿么,不是说要等我部○族叔来临么,此刻怎么怕了!”那少妇立刻讥讽开口,她担心苏铭逃走,此刻言辞满是激意。

  不但是她如此,那四周观看这一幕的巫族之人,一个个也是笑了出来,显然是对于苏铭之前的强硬与如今的离去,有了嘲★笑。

  但大多数人内心还是比较认同苏铭的举动,毕竟hòu巫随时可出现,继续等下去,等的将是死亡。

  换了其他人,怕是早就快速遁走了。

  苏铭没有理会那少妇,走出了十多丈hòu,他脚步蓦然一顿,其右手抬起间,身体向hòu猛的一转,立刻在他的右手上,赫然出现了一根黑色的牙棒!

  此牙棒通体漆黑,在出现之时一股原始的粗狂之感油然而起,被苏铭一把握住hòu,随着其转身的动作,这根牙棒被苏铭猛的抡起,向着那十多丈外的光幕,一棒砸下。

  这牙棒在被抡起的刹那,其大小瞬息变化,赫然成为了十多丈之长,粗细同样惊人,使得四周立刻掀起了哗然的瞬间,这棒子在天空嗡的一声,掀起了尖锐的呼啸破空之音。

  如其具备了难以想象的重量,在半空画出一道黑色的扇形,在那少妇睁大了眼,一脸骇然的瞬间,如一座巨大的山峰倒下般,遮盖了天空的月光,在大地形成了一道长条的阴影,猛的砸在了这光幕之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从那光幕瞬息爆发出来,这轰鸣之强,震耳欲聋,将四周的哗然之声瞬息淹没的一瞬,这光幕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其上更是剧烈的闪烁之下,在这轰鸣中,这光幕顶端有九根牙齿穿透,整个光幕发出无声承受的嘎吱之声,竟生生的碎裂开来,最终砰的一下,向着四周骤然爆开!

  在其爆开之时,那惊人的牙棒带着余威,轰的一声落在了大地上,使得这大地震动了几下,四周的街道屋舍,更是颤动起来,有尘土飞扬。

  大地在震动下,出现了一拳细密的裂缝,那些裂缝向着四周蔓延,咔咔声下,蔓延了百丈左右,使得这地面如今看去,足以让人倒吸口气,触目心惊。

  那巨大的牙棒,没有丝毫的损shāng,在散出那原始粗狂的气息之时,更有寒气弥漫,与此同时,此刻四周所有目睹了这一幕的所有人,全部都是倒吸口气,心神震动之下,被其震慑。

  苏铭拿着那黑色的牙棒,慢慢的再次抬起之时,这★牙棒快速的缩小,最终消失在了苏铭的手中,那少妇面色煞白,身子一个踉跄退hòu几步,看着地面,看着苏铭,神色骇然,目瞪口呆。

  她旁边那少年,更是颤抖中摔倒在了地上,吓的几乎要崩溃。

  ◆“我打不开?”苏铭淡淡开口。

  四周在短暂的寂静之hòu,立刻爆发出了强烈的哗然之声,方才的这一幕,深刻的印在了这些亲眼目睹之人的脑海里,无法散去。

  那牙棒的一砸之威,那种气势之强,足以让人在面对之时,生出无法抵抗之心。

  “此人是谁,这……这是什么法器!!”

  “竟一击之下,将这光幕强行砸开,此人好强的力量!”

  “此人是借了这法宝之力,那牙棒恐怕自身的重量,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故而只是被此人借力砸来,也足以将这光幕崩溃……

  但无论如何,寻常央巫在面对此人之时,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在那四周之人的嗡鸣议论中,那少妇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绝望,她隐隐hòu悔之前不该对那三个少年如此……

  一旁的南宫痕,此刻倒吸口气,看着苏铭收起了那黑色的牙棒,内心对于苏铭实力的估算,再次增加,他自问这一棒之力,自己就算能避开,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他本就对苏铭有些忌惮,此刻这忌惮之意更深了不少,与此同时,结交之心更为狂热。

  南宫姗美目一闪,看向苏铭时,目中有了迟疑。

  至于兰兰与阿虎,此刻在目瞪口呆hòu,立□□刻欢呼起来,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对于强者,尤其是自己这面的强者,很轻易就会崇拜,此刻在他们看来,苏铭的强大,让他们的激动,如同自身做出这一幕般。

  在那少妇绝望,光幕爆开,身子颤抖之时,从远处的◆kèhuānhūqǐlái,tāmenbìjìngháishìháizǐ,duìyúqiángzhě,yóuqíshìzìjǐzhèmiàndeqiángzhě,hěnqīngyìjiùhuìchóngbài,cǐkèzàitāmenkànlái,sūmíngdeqiángdà,ràngtāmendejīdòng,rútóngzìshēnzuòchūzhèyīmùbān。

  zàinàshǎofùjuéwàng,guāngmùbàokāi,shēnzǐchàndǒuzhīshí,cóngyuǎnchùde天空上,突然有一个阴沉的冷哼,蓦然传来,却见天空上,此刻有五道长虹从城外呼啸而来,当首的,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那老者面色铁青,身hòu跟着四人,每一个都是修为不俗!

  他们五人,赫然是不顾巫城外百里禁空的规定,此刻急速而来。

  “族叔!!”少妇在绝望之中,如找到了希望,此刻猛的站起,激动的传出话语。

  苏铭面具下的神色很是凝重,但目中却是露出了盎然的战意,他深吸口气,体内修为运转,脚下尘土一quānquān向外扩散,抬头看了过去。

  ---------------------

  有关《仙逆》北京(25日)和上海(26日)的签售,几个事情如下:

  1.北京活动详情:时间:2012年8月25日上午9:30(西单图书大厦1楼)

  2.上海活动详情:时间:2012年8月26日下午14:30(福州路上海书城1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