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99章 蛮族圣器!(第三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99章mán族圣器!(第三更)

  在这老者死后,那青铜色的长戟缓缓的转过戟身,神识猛的散开,以此地为中心,向着八方轰然扩散,其散开的范围zhī光,瞬息弥漫到了天◇
  dìèrjuàn fēngqǐtiānhán dì399zhāngmánzúshèngqì!(dìsāngèng)

  zàizhèlǎozhěsǐhòu,nàqīngtóngsèdezhǎngjǐhuǎnhuǎndezhuǎnguòjǐshēn,shénshíměngdesànkāi,yǐcǐdìwéizhōngxīn,xiàngzhebāfānghōngránkuòsàn,qísànkāidefànwéizhīguāng,shùnxīmímàndàoletiān岚城,瞬息弥漫到了南晨zhī南,南晨zhī东西北四个极致的角落。

  覆盖了整个南晨zhī地!

  在这一刻,南晨zhī地上,几乎所有的外族zhī人,无论什么修为,都心神胆颤,即便是那天寒○dà部的老者,也是如此。

  仙族zhī强,又有何用,此时此刻,在这长戟降临时,竟不敢显露出丝毫的气息,那一双双目内的惊恐与紧张,足以见证若干年前,留下这长戟zhī人的强dà,足以见证,mán族■的dà地上,外族zhī人终究……还是外族!

  那长戟在天空缓缓地前行,于神识都散开后,从其戟身上突然的传出了一声嗡鸣,这嗡鸣zhī声瞬息穿越了距离,回荡整个南晨的天空,那声音,如挑衅!

  似在挑衅此刻隐藏在南晨zhī地的所有仙族,看看此刻哪一个仙族敢散发气息出来!

  “如此强dà……”巫族那做肉眼看不到,苏铭的目的地,那座仙族降临zhī山外的一片平原上,站着四个老者,这四个老者一个个面色苍白,抬头看着天空,露出恐惧。

  他们在zhī前察觉到了天空的异常后,便立刻动身,但在走到这里时,却是不得不下沉,不敢继续飞行。

  “这就是mán族……可怕,神秘的mán族!”

  “难怪宗主对mán族如此渴望,且千叮万嘱让我等不得释放太多仙族气息,若真要释放,必须要有宿女在旁遮盖mán天……”

  “这是我第三cì看到它出现,你们是后降临而来,我曾经见过的两cì,每一cì都是有不信此地神秘的道友,展开了修为,引下死亡的浩劫。”

  天岚城地下,就算是天岚老者也都神色紧张,其他二人更是面无血色,一个个收紧了全部修为气息,目中露出骇然与惊恐。
★   “mán族竟有如此强dàzhī器……此器一击zhī力,堪比第二步巅峰,怕是就连宗主等人降临,也难以逃过此器zhī杀!!

  这……这……这法宝简直逆天zhī极!!!”

  “这到底是◇   “mánzújìngyǒurúcǐqiángdàzhīqì……cǐqìyījīzhīlì,kānbǐdìèrbùdiānfēng,pàshìjiùliánzōngzhǔděngrénjiànglín,yěnányǐtáoguòcǐqìzhīshā!!

  zhè……zhè……zhèfǎbǎojiǎnzhínìtiānzhījí!!!”

  “zhèdàodǐshì一个什么dà地,仅仅一个器物,竟有如此逆天zhī力!!mán族弱小,巫族更是不足为道,但为什么这个弱小的世界,竟有如此法宝!”

  “难道这就是宗主与长老们对mán族dà地极为重视的原因所在?这里实在太恐怖了,我无法想象脆弱的mán族,怎么可能会拥有这种根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一位界的法宝!而且这法宝分明有了灵识,它……它是谁留下的,它……属于谁?”

  “莫非是那个……一代mán神!!那段我仙族的屈辱历史,那个奴役我仙族,使得我仙族死亡了七成族人,那段岁月中仙族强者若开宗立派,都需来mán族向其跪拜后,如认可方能开宗的……一代mán神!”

  “天岚道友,南晨zhī地存在了此物,☆那么是不是说明,其他的mán族dà地,也有这样的法宝!”

  地宫内因那长戟的出现,引起了心神的震动,许久,天岚老祖低沉的声音传出。

  “其他三个dà陆,都有这样的所谓mán族圣器存在,▲但与它们比较,真正恐怖的,则是在dà虞王朝的mán族族器……dà荒鼎,此物能被称zhī为族器,你们可以想象,它会有多么的强dà!”

  除了天岚城的地宫,在mán族dà地上存在的仙族zhī人,此○刻也都在那长戟挑衅的嗡鸣声中,一一沉默,不敢散出丝毫的仙族气息。

  面对着足以将他们一击必杀的mán族圣器,所有人面对它时,都会升起恐惧zhī心,这种强dà的法宝,即便是在他们仙族,也都是极为★kèyědōuzàinàzhǎngjǐtiāoxìndewēngmíngshēngzhōng,yīyīchénmò,búgǎnsànchūsīháodexiānzúqìxī。

  miànduìzhezúyǐjiāngtāmenyījībìshādemánzúshèngqì,suǒyǒurénmiànduìtāshí,dōuhuìshēngqǐkǒngjùzhīxīn,zhèzhǒngqiángdàdefǎbǎo,jíbiànshìzàitāmenxiānzú,yědōushìjíwéi罕见zhī物,这种法宝,想要将其收服,其难度zhīdà,几乎不太可能。

  此刻天空嗡鸣回荡,整个南晨zhī地的仙族,鸦雀无声,除了……一个在天空上,从天岚城的方向,走来的那穿着帝袍,带着帝冠的中年男子。

  此人面无表情,在他的身上没有丝毫仙族的气息显露,且他没有灵智,有的只是本能,因其没有灵智,故而面对那挑衅的嗡鸣也好,面对这天空此刻的威压也罢,他是不在意的。

  因其只有本能,故而此刻行走间,仙族的气息显露并不明显,且他的身上不知存在了什么,那长戟的神识与其身边扫过后,竟如zhī前那死去的老者上空存在了壁障一般,对此人视若无睹。

  长戟在天空上,缓缓飘出了一段距离后,不再传出嗡鸣的挑衅,其身回到了那天空的裂缝外,慢慢的消失在了裂缝中后,那裂缝也随zhī愈合,威压消散,天地恢复如常。

  可即便是这样,那些存在于南晨dà地的仙族zhī人,也都一个个胆颤心惊,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行事dà都极为谨慎起来。

  苏铭抬着头,始终在看着那长戟,直至其消失,他的目中还有奇异的光芒闪动着,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与遗憾。

  “可惜……此物不是我可以收服的,否则的话……”红发苏铭摇了摇头,转身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长发女子身上。

  这女子至始至终都没有露出太多的仙族气息,施展那遮盖mán天zhī术,dà都是依靠那瓶中的鲜血,故而长戟尽管出现,尽管杀了那老者,但却对她无视。

  此刻她也看向了苏铭,娇躯在半空瑟瑟发抖,与苏铭对望了一眼后,避开了目光。

  苏铭神色冷漠,向着这女子一步步走来,这长发女子面色苍白,退后了几步,但似乎内心有了决断,停止了后退,倔强的抬头,看着苏铭。

  苏铭走到了这女子的身前,目光在这女子身上一扫后,右手食指抬起,指甲点在了女子的眉心。

  许久,苏铭抬起手指。

  “本该杀你,但你勉强符合本座的要求,饶你不死。”红发苏铭缓缓开口,dà袖一甩,立刻一股红风凭空出现,卷着这长发女子连同苏铭自身,直奔天边而去,转眼消失不见。

  在距离那巫族dà地肉眼看不到的降临zhī山有数十万里▲的范围外,有一处在巫族dà地极为出名的山林,此林的出名是因其美丽。

  这是一片火红的山林,那红色的枫叶有其特殊,不管什么季节,这里全部都是火红一片,远远看去,那满山的红叶在风中摇曳,如燃烧的火★焰。

  此刻有风,扫过山中的红叶,发出沙沙的声响,带着一股微凉,更有那么一些叶片在风中打着卷儿,随风舞动而起。

  地面上,同样存在了满地的落地,这些落叶dà都还是红色的,唯有不多的一些★,出现了枯颜,覆盖在地面上,使得人走在上面时,如踏在了火中。

  红发苏铭带着那长发女子,在一个时辰前,来到了这里,在那风中,在那树叶的沙沙zhī声里,这四周的树叶如红色的雾气,回旋而来,组成了☆★一个巨dà的枫叶球,安静的存在于这山林的中心。

  直至天边的夕阳落下,黄昏的光芒使得这里的火红染上了金色,看起来又是充满了一股不一样的美丽时,那林子里的枫叶球,缓缓的散了开来,随着其散开,随着◆叶落的洒落,苏铭的身影从其内,一步步走出。

  他的头发与此地的枫叶似融在了一起,即便是有叶子落在他的头上,乍一看,会有些分辨不清,他的衣衫zhī红,同样如此,从这枫叶里走出的他,如在这片火红的山林里诞生zhī子。

  他的面色不再是苍白,而是有了血色,他的双唇已经完全的恢复成了正常的色泽,唯独眉心的那桃花印记,越加的鲜艳了。

  在苏铭的身后,那片散落的枫叶里,盘膝坐着一个女子,这女子长发披肩,此刻睁着眼,看着苏铭的远去,其目中的复杂zhī意更浓,她的衣衫完整,唯独面色苍白了不少。

  “我一直在等着有一天……我自己也都不确定……我想看一眼,这里的宿命……你是他,但只☆是一部分……

  你还没有苏醒……”她轻声喃喃,她的神情恍惚,她的眼前似出现在在三甲子前,她还只是一个胆子很小,来自一个小家族具备修仙资质的弱小女子。

  在宗内zhī人的带领下,她与那一●百多个同门,一起来到了那个地方,在那里,她看到了一个人……

  在这长发女子的恍惚中,红发苏铭越走越远,渐渐走出了这片火红的山林,走向了黄昏中的天空,他的身后有风相送,那风中带着几片枫叶……很美,很美。

  无论是婉秋,还是这个长发女子,红发苏铭都没有真正的碰触她们的身体,阴鸾从龙zhī术,所需的只是阴气。

  甚至这一路走来,他杀的人都很少,这一点他没有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可若是被那天寒dà部的老者知晓,他一定会从其内,看出一些让其恐怖的端倪,甚至会因这一发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想办法通知他的主人。

  --------------------

  第三更,其实今□天耳根特别难受,一个是同城与我和年纪一样的作者糖尿病爆发,去看了后很是感慨。

  二是今天出门有些中暑。

  写作不容易,真的,我不止一cì的感受到这一点,不是向dà家抱怨,有回报就必须要□有付出,这是交易,我只是有些感慨值与不值。每天码字,一写就是十个小时,脑力,体力,烟丝,唉,不说了。

  我继续去写第四更,如果dà家还有yuepiao,请投给耳根吧,谢谢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