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73章 一只纸鹤!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373章 一只纸鹤!

  “现在,你知道我凭什么来威胁你了。”苏铭话语冰冷,缓缓开口。

  那老妪神色急速变化,在那冲击下更shì身子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双目瞳孔收缩,盯着苏铭的右手食指,深深的吸了口气。

  “蛮神之力……”

  zhè股力量只shì乍现,就顿时消失无yǐng,如从未出现过一般,苏铭右手食指上那发丝也停止了燃烧。

  与此同时,zhè四周的冲击也瞬息消失,在没yǒu了后力,苏铭飘散的头发落下,衣衫也不再舞动,可他站在那里,却shì如一座山,此刻神色冷漠,盯着那老妪,其手指上发丝,尽管如方才一样没yǒu散发出丝毫气息,但见识了其爆发时的气势,那老妪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她死死的盯着苏铭的右手食指,方才她不shì没yǒu查看过zhè根手指,但在她的感知里,看不出丝毫的端倪,zhè也shì让她对蛮神之力yǒu些轻视的原因所在。

  她毕竟shì巫族,不shì蛮族,对于所谓的蛮神,并非认可。

  她坚信一切修为都shì依靠自身修行而来,外力再强,也终究shì外力,以她身为后巫的实力,她不认为yǒu★连脆弱的祭骨境蛮士都能掌握的外力,能瞬间将自己杀死。

  但此刻,她的额头泌出了汗水,在方才那一瞬间,在她见识了那蛮神之力的刹那,她yǒu种心惊肉跳之感,在那股气息之下,她竟连反抗的心思都无法升◆起,如被完全的压制,脑中一片空白,她毫不怀疑,若shìzhè苏铭想要杀了自己,在那一指之下,她必定无法生还。

  “婆婆,让他走吧。”在zhè老妪心惊之时,在那苏铭冷冷向她看来,目光闪动之间,四周陷入寂静的一刻,一个女子婉约的声音,于zhè寂静中回荡。

  那shì一个女子,一个从远处一步步走来,站在了老妪身边的白衣女子,zhè女子,相貌绝美,一头秀发披肩,她站在那里,如一泓秋水。

  她,正shì那海秋部的圣女,婉秋。

  苏铭的目光在那白衣女子身上扫过,他没yǒu说话,而shì身子向后退出几步,一晃之下化作长虹,直奔黑夜的天幕而去,转眼消失无yǐng。

  直至苏铭离去之后,那老妪依旧面色yǒu些苍白,方才那一瞬间蛮神之力的散开,带给zhè老妪的,shì难以泯灭的记忆与冲击。

  “shì婉秋鲁莽了,婆婆。”那相貌绝美的女子,此刻皱着秀眉,轻声开口,她的内心也yǒu震动,蛮神之力的强大,zhè也shì她第一次感受。

  老妪沉默,片刻后摇了摇头。

  “好一个蛮神之力,shì我小看了他,此事你就算不要求,我也会zhè么做,感受一下蛮神●之力,或许对宗泽大人的突破,yǒu所帮助,方才的一切,你都留下了么?”老妪神色yǒu些复杂,看了一眼苏铭离去的方向。

  那女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右手抬起间,在她的手中出现了一面巴掌大小的古镜,☆那镜子上yǒu一片雾气缭绕,随着此女左手在上一触,顿时那雾气全部内镜子吸收入内,一道强光从zhè镜子上散发出来,使得四周的虚无出现了扭曲。

  紧接着,在那扭曲间,yǒu虚幻的一幕显露,浮现了一◆幕幕画面,那画面里,正shì苏铭与那老妪彼此间并未真正出手,只shì对于天地之力运用的一战。

  栩栩如生,甚至就连其内蛮神之力的气势与霸道,也都清晰的被保留下来。

  “可惜与zhè苏铭○□的关系,从此之后怕shì很难再接触,而且还要承受巫主之怒……”白衣女子轻声说道。

  “zhè苏铭不足为虑,他一旦没yǒu了蛮神之力,就shì蝼蚁而已,与其结交没yǒu必要,况且你之前不shì也◆曾展开预思之力,对他进行了预测么,此人一生平平,没yǒu丝毫出奇之处,且shì短命之人。唯一要在意的shì巫主之怒……但yǒu此物,若能对宗泽大人的修为提高起到帮助,便shì值了!”老妪目光一闪,缓缓说道。

  她直至现在,也没yǒu太过去在意苏铭,她在意的,shì那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蛮神之力,在她认为,若没yǒu了蛮神之力,苏铭,与蝼蚁的确无异。

  “可shì婆婆,在方才zhè苏铭展开蛮神之力时,我的感知出现了波动,zhè苏铭或许并非如我之前预测的那般,而shì……”那白衣女子眉头紧紧皱着。

  “恩?”老妪一怔,她方才在拦住苏铭之前,便shì与婉秋在一起,亲眼看到对方在预测苏铭的未来。

  过程极为顺利,yǒu关苏铭未来之事也看的较为透彻,此人一生平庸,修为在祭骨中期便shì极限,且会死在数年后的东荒之灾中。

  可如今,她听到婉秋那迟疑的话语,不由得诧异起来。

  “此人身上很奇怪,我之前预测时很顺利便成功,即便shì此刻再次预测,也同样顺利,得到的答案shì一样的。

  但,方才此人蛮神之力散开时,在那种强大的天地之力下,我于远处心中忽yǒu不安,再次展开了预测,可看到的却shì一片模糊,甚至……什么都没yǒu看到,便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机。”那白衣女子皱着眉头,闭上眼,似在感受着什么。

  “若非shì我的错觉,便shì此人的未来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干扰,遮盖住了,显露出来的,shì故意让人看到的,而非真正!

  若真shìzhè样,那么此人……我们或许不应该得罪……”婉秋睁开眼,目中闪过一丝疲惫与不解。

  “事已至此,不用在意了,我看zhè苏铭绝非你所说,只shì一个蝼蚁罢了。”老妪沉默片刻,缓缓开口。

  “走吧,随我去见宗泽大人。”老妪说着,转身离去,婉秋站在那里看着苏铭离去的方向,绝美的容颜依旧皱着秀眉,没yǒu再去预测,而shì随着老妪走去。

  此时此刻,在那天岚壁障内,在属于蛮族的大地上,一片冰寒的天地间,万里银霜的尽头,超越了鬼台部的所在遥远之地,那里存在了一处看起来似没y■ǒu边界的庞大部落。

  zhè部落之大,覆盖之广,南晨罕见!

  zhè里,便shì南晨蛮族两大部落之一的,天寒大部!

  此刻,在zhè天寒大部范围内,一处极为奢华的阁楼中,盘膝◎坐着一人,此人穿着一身蓝色的长衫,白发苍苍,身子干瘦,正闭目打坐。

  许久,老者双目缓缓睁开,在他睁开眼的一刹那,他的身躯立刻出现了扭曲与波纹,整个身体很快就模糊不清,隐隐的,似在他如今zhè模糊的身体上,出现了另外一人的身yǐng。

  那shì一个穿着帝袍,带着帝冠之人,尽管看不清细致的相貌,但却隐隐能看出,zhè绝不shì一个老者,而shì一个中年男子。

  此人双目深邃,目光似可以穿透zhè阁楼,穿透虚无,穿透无尽距离,落在遥远的巫族大地上,落在那巫族大地中海秋部所在的临时部落内,落在那部落中,婉秋的身上。

  “巫族的预思……zhè种神奇的能力竟在我的干扰下,还能看出一些端倪……不过你既没yǒu去深究,我便饶你不死!”zhè带着帝冠的男子平淡的自语,右手抬起,在其手心中yǒu一只用宣纸叠成的鹤,那鹤飞出,顺着窗户直奔天空而去,消失在了九天之上后,zhè男子闭上了眼。

  在其闭上眼的瞬间,他身体的模糊与扭曲骤然消失,重新化作了那穿着蓝色长衫的白发老者,干瘦的样子,毫不出奇。

  九天之上,从天寒大部飞出的纸鹤,其身体外yǒu波纹散开,瞬息消失,出现之时,竟在了遥远的天岚城上空。

  天岚城外的战争,时而还会出现小规模的双方出手,随着巫族大军的集结,蛮族zhè里每天都yǒu来自各个部落的战士来临,成为新的力量守护天岚。

  城内的那巨大的石碑,极为瞩目,能名列其上的名字,都会被人铭记,威名散开,被人敬仰。

  yǒu一个名字,如今排在一百七十多位,叫做月风,一个来自某个小部落的,如今唯一的幸存者。

  那天空◆上的纸鹤,似无人可以察觉,它翅膀一闪,再次消失,zhè一次出现之时,赫然shì在南晨大地的边缘,那片死海蔓延之处。

  海面怒浪咆哮,海水中无数阴yǐng游走,那海水已然淹没了此地梯形的山脉,向◆shàngdezhǐhè,sìwúrénkěyǐchájiào,tāchìbǎngyīshǎn,zàicìxiāoshī,zhèyīcìchūxiànzhīshí,hèránshìzàinánchéndàdìdebiānyuán,nàpiànsǐhǎimànyánzhīchù。

  hǎimiànnùlàngpáoxiāo,hǎishuǐzhōngwúshùyīnyǐngyóuzǒu,nàhǎishuǐyǐrányānméilecǐdìtīxíngdeshānmò,xiàng着巫族大地,正一点点的蔓延过去。

  在那远处的黑色海底内,隐隐能看到,yǒu一个巨大的头颅,露出了双眼,冷冷的注视着南晨大地。

  天空上的纸鹤,再次一冲,消失后出现时,依旧还shì在那死海之上,不过此地距离南晨,已然极为遥远了。

  下方的海水一望无际,波光粼粼,时而yǒu一条条足yǒu万丈的蛟龙从海内跃起,咆哮游走……仔细一看,那海面上下,赫然存在了数之不尽的……死海之兽,它们前行的方向,正shì南晨!

  海面上,yǒu一个巨大的漂浮物,看起来如某个宫殿在崩溃后,留下的一角,它随着海浪而走,向着南晨而去,在其后面,赫然存在了无数zhè样的宫殿残骸……其中yǒu那么一块残骸上,若宫殿连接牌匾的位置,存在了几个大字。

  “大虞天宫”

  那字体透出沧桑……在zhè些残骸的四周,海面除了那无数死海之兽外,还yǒu七八个,巨大的头颅在海面露出双眼,似yǒu巨人在海底,向前迈步。

  天空上,那纸鹤一闪,再次消失,zhè一次它出现之时,其下方赫然出现了一片远远超过了南晨的大陆……

  大陆上,于zhè靠近死海的位置,密密麻麻存在了赫然不下百万之人,他们一个个盘膝坐在那里,覆盖范围之广,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他们的目光所望,shì南方,shì南晨之地所在的南方!

  “还yǒu十年……”

  天空的纸鹤,再次一闪,消失后出现时,依旧shì在zhè片东荒大陆上,不过,却shì在了另一个方向,那里shì东荒之东。

  整个东方的大地,被一片黑雾笼罩,其内没yǒu丝毫生机,唯yǒu阵阵凄厉的惨叫与哀嚎,常年的回荡,当那纸鹤现身的瞬间,突然从那黑雾内猛的伸出一只巨大的手,一把将纸鹤抓住。

  “藏龙宗,大叶仙宗,天岚道,老夫,来了!”

  ------------

  八月的情节承上启下,需要仔细填充,不敢轻易下笔,今天无爆,但本月的爆发不会少,上个月欠下的,会在zhè个月加上。

  月初第一天,再求保底yuepiao!!耳根zhè个月的目标,还shì冲击前三!七月败了,八月要再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