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8章 第九峰,苏铭!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98章 第九峰,苏铭!

  这傀儡之兽全身漆黑,没有毛发,看起来如如同yī个巨人四肢垂下,在地上如野兽yī般向前奔跑,正是因为它这诡异的样子,使得yī路上但凡遇到之人,往往都会侧目之下,yīyī避开。《 .

  这段日子,有关第九峰闯了北疆部之事,已然成为了第九峰诸多传闻中的yī个,尽管依旧还有不少并未相信者,但此事事关北疆部的名誉,可北疆部竟至始至终对■此传闻默不做声,渐渐地,这传闻的可信度,也随之提高。

  尤其是yī些在北疆部有结识之人者,打探之下,得到了yī个让tā们骇然的答案后,不管此事真假,对于第九峰的态度,已然有了改变。

  ◆这种改变倒并非是接触,而是唯恐避之不见。

  此刻看到了子车,即便是yī些没有见过苏铭的人,也都可以yī眼认出,那盘膝坐在子车身旁,脸上有yī道疤痕的青年,必定就是第九峰的苏铭!

  能与司马信yī战,怒闯北疆且毫发无损的苏铭!

  苏铭平静的坐在傀儡之兽的背上,闭着双眼,tā不愿浪费yī丝yī毫的时间,去让自己的身体渐渐适应这十六个冰环的重量。

  tā有信心,当自己可以如之前yī样,行走飞行如常之时,那么yī旦取下冰环,tā的速度将会更快yī些。

  tā最近也在思索,这些冰环倒也不能全部都放在双腿上,如此yī来难免无法协调,tā准备等略有适应后,添加的冰环于身体其tā部位,以此来达到yī种平衡。

  “可惜距离天岚狩巫的时间已然太过短暂,不到两个月……”苏铭闭目沉思时,其身旁的子车神色如常,对于那些途中遇到之人的避让与关注,还是那时而传来的隐隐议论之声,毫不在意。(《 .)

  但tā心中始终警惕,目光时而在四周看去,若是有任何要对苏铭不利的事情发生,tā会第yī时间冲出,挡在苏铭的面前。

  白素在那里脸上有了yī些兴奋,跟随在苏铭身旁,这种被途中所过之人避开,且时而观察而来之事,她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了,唯有在与司马信yī起时,才会出现。

  可没想到,即便是在苏铭的身旁,竟也有如此的yī幕。

  而且最重要的,虽说◆看似yī样,但实际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与司马信yī起时,那yī道道看来的目光里,存在的是恭敬,存在的是羡慕,存在的是对司马信的敬仰。

  即便是让开道路,也往往是带着恭敬之意避让,至于司马☆◆看似yī样,但实际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与司马信yī起时,那yī道道看来的目光里,存在的是恭敬,kànsìyīyàng,dànshíjìshàngzhèshìliǎngzhǒngwánquánbútóngdegǎnjiào,yǔsīmǎxìnyīqǐshí,nàyīdàodàokànláidemùguānglǐ,cúnzàideshìgōngjìng,cúnzàideshìxiànmù,cúnzàideshìduìsīmǎxìndejìngyǎng。

  jíbiànshìràngkāidàolù,yěwǎngwǎngshìdàizhegōngjìngzhīyìbìràng,zhìyúsīmǎ信那里,也会带着微笑,向人点头回应。

  至于她,也要在司马信的身边让自己微笑,保持与司马信yī样的风度,去含笑面向所有人,这种感觉她刚开始还觉得不错,可yī旦有了对比……

  眼下这种状○态则是不然,那些投来的目光,带着迟疑,带着不愿招惹,避开的身影,也往往并非出于恭敬,而是因这段日子第九峰的传闻。

  白素不需要去强行让自己保持微笑,她可以由着性子瞪起眼睛,看着那yī个个避开的○途中所遇之人,若是不高兴了,还可以恶狠狠地呸yī下,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放松,相比之下,她更喜欢这个样子。

  想着想着, 白素的目光luò在了苏铭身上,看着苏铭那盘膝闭目的样子,白素的脸上有了微笑,只不过这笑里蕴含了捉弄之意,不知脑中又想到起了什么念头。

  这傀儡之兽的速度不慢,在这第四天黄昏之时,远远地可以看到前方的苍茫雪地上,出现了yī大片临时构架的皮帐组成的部luò。圣堂最新章节.

  这部luò很大,正中间是yī处由大量的巨木搭建的台子,四周可以坐下约莫近千人的样子,气势雄壮,看起来便有yī股大气悠然而生。

  部luò内此刻存在了很多的蛮族之人,在那yī处处皮帐内进进出出。除此之外,在这部luò内还有不少精装的汉子,yī个个修为不俗,冷漠的巡逻。

  这些人的衣着与那些进出交易之人明显不同,tā们的衣服上都有yī个日出海线的标记,那是yī个很独特◇的印记,让人yī眼看去,就会明显的记住。

  因为那出海的太阳,其颜色是血红,如yī股煞气扑面而来。

  在这部luò的四周,更是存在了yī些奇异的建筑,这些建筑如yī把把利剑刺入大地,只◎不过这剑之大,看起来如船yī般,足有百丈之高,耸立在四周,数目很多,若yīyī数去,是十八艘。

  苏铭等人的到来,因那傀儡之兽的样子,顿时引起了此地之人的注意,那些巡逻之人里,立刻有三人腾空而起,直奔这半空中来临的傀儡之兽而去。

  “来者止步!”那三个巡逻侍卫急速临近,在那傀儡之兽的前方停顿,看向苏铭等人,tā们的目中冷漠,隐隐透出敌意,目光在那傀儡兽上不断地扫过,似在详细的观察着什么。

  更有yī人,目光第yī个看向的就是子车,随后从怀里拿出yī张兽皮卷,打开后看了几眼。

  “海东宗拍卖场,欢迎天寒第二峰子车族友前来,还有这位想必就是第七峰的白素姑娘了。”那查○看兽皮之人抬起头,脸上露出微笑,向着子车与白素抱拳yī拜,话语间,其目光扫过盘膝闭目的苏铭,露出yī丝迟疑。

  子车双眼眯起,对于海东宗知晓自己的名字这yī点,tā没有意外,这yī次的两个大宗●交叉拍卖会,除了要拍卖物品外,还有yī个深意就是给yī个彼此相互观察的机会。

  对方定然要在来临前,进行详细的准备,认出tā子车,认出白素,此为应有之事。

  “好说,不知阁下该如何称呼?”子车抱拳回礼,沉声开口,tāyī眼就看出,这来人的三人,以那手持兽皮者为首,此人修为不弱,开尘中期左右。

  至于其旁那两个,则是开尘初期。

  “在下在海东宗没有什么名声,子车兄定不会有太多兴趣知晓,拍卖会将于明天举行,还请子车兄与白素姑娘随我等来,我带你们去居所暂歇。”那手持兽皮的男子微微yī笑,摇头开口时,其双目yī闪,看向苏铭。

  “不过这位兄台有些面生,若无请柬,是不可以踏入此地半步的。”tā话语间,其身旁两人神色越加冷漠,看向了苏铭。

  子车眉头yī皱,上前yī步,正要开口。

  苏铭睁开了眼,其目中平静,看向了那傀儡兽前的三人,右手抬起yī挥之下,立刻有请柬化作yī道长虹飞出,直奔那手持兽皮之人而去。

  这请柬速度太快,挥出间掀起了yī股呼啸,似划破了虚无般,让那手持兽皮的男子神色蓦然yī变,其身向后疾驰而退,但tā还没等退出两步,请柬已然临近其眉心,速度没有丝毫停顿,看其样子,似要从此人眉心直接穿透而过。

  就在这手持兽皮之人双目瞳孔收缩,后退间其身骤然有yī股强悍的气势轰然爆发出来,其身体外更是有黑气缭绕,赫然形成○了yī副与苏铭的神将铠甲有些相似,但细节之处则不同的铠甲。

  尽管如此,但此铠甲,依旧是真真正正的神将铠甲,在其出现的刹那,yī股威压骤然扩散,使得这男子头发无风自动,但其神色却还是有了震惊。◎

  因为那请柬在如此急速下,竟于此人的眉心三寸外,突然停顿,漂浮在那里yī动不动,似这手持兽皮的男子之前yī切准备,都没有丝毫用处,即便是tā没有准备,即便是tā保持站在那里不动,这请柬也不会◇对其有所伤害。

  tā面色阴沉,猛的看向那傀儡兽上目光平静向tā看来的苏铭,二人的目光在这半空中有了碰触的刹那,这手持兽皮之人脑海顿时轰鸣,身子yī个踉跄,退后了数步。

  这yī切都是▲在刹那间发生,快的让此人身旁的两个同伴,都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此刻才神色有了怒意,但却心惊那请柬之速带来的yī股让tā们心惊的冲击力。

  子车也是内心yī震,tā没想到这寻常来临之人,竟是yī个神将,此人要么就是真的在海东宗没有声名,要么……就是故意隐藏了身份,在这巡逻的队伍里,暗自观察每yī个来临的天寒宗弟子。

  可惜,tā遇到了苏铭!

  “这是请柬。”苏铭平静的开口,话语不疾不徐。

  那手持兽皮的男子面色苍白,沉默片刻后没有立刻去拿请柬,而是向着苏铭yī抱拳。

  “在下海东宗敖尘泰,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第九峰,苏铭。”苏铭没有隐瞒,缓◆缓说道。

  敖尘泰神色yī变,仔细的看了苏铭几眼,正要说话,但就在此时,地面的诸多皮帐里,有十多个皮帐上点缀着金色的图案,其中yī个金色皮帐内走出了yī个中年男子,这男子穿着紫袍,面色白皙,双★目如电,身子yī晃踏向虚空,其身未到,笑声先来。

  “原来是第九峰之人,尘泰退下,第九峰,需老夫亲自接待。”

  -------

  状态恢复了yī些,最近几天补上昨天的yī章,求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