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9章 雨前的风(第三更)


  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79章 雨前的风(第三更)

  sū铭望着白素,白素也望着sū铭,二人在这清晨里,在这洞府外的平台上,相互望着。

  在看到sū铭目中那恍惚与刹那的迷茫的瞬间,白素的心,没有了得意,而是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的梦,或许,是真实的。

  那梦中的瘦弱少年,与眼前的sū铭,渐渐zhòng叠到了一起。

  sū铭望着白素,一步步向其走去,直至站在了白素的面前,凝望着这张熟悉的脸,许久之后,他伸出手,抓着白素的右手,低头看了过去。

  这是他第一次触摸到白素的皮肤,白素身子一颤,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但却无法挣脱sū铭的手掌。

  很多时候,sū铭关注的,是白素与白灵那一摸一样的相貌,他从未去观察白素的其他位置,直至此刻,他看着白素的右手小食指,虽说依旧是洁白如玉,但那小食指,却是弯曲着,无法……伸直。

  白素猛的挣脱开来,退后几步,复杂的望着sū铭。

  “你……你看到了?”

  sū铭点了点头。

  “为什么会这样?”白素沉默了片刻,抬头中,目光依旧复杂,这是她的秘密,她不愿▲让任何人知晓,这是她最脆弱的内心,就连司马信她都没有告诉。

  “你不该打断我的修行……”sū铭摇了摇头,从白素的身边走过,盘膝坐在了洞府外的大石上,拿出了画板,在其上zhòng新临摹起来。

  白素站在那里许久,第一次的,她默默地转身,没有吵闹,没有得意,没有愤怒,而是带着复杂,离开了第九峰。

  直至她离去后,sū铭抬起头,望着白素离开的方向,轻叹了一声。

  “这是你●的命,这是我的造……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我没有强迫……当你不知道你是你的时候,就是司马信失败的一刻。”

  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流逝了,转眼间,过去了三个月。

  距离天岚狩巫的日子,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这半年内,天寒宗的很多人,开始了最后的闭关,开始了最终的准备,时而更是有不少天寒宗的弟子结伴去望距离此地不算太远的天寒大部边缘附属部落。

  在那里,有不少部坊存在,可以☆买到所需之物,甚至还有不少是从南晨的其他地方特有之物,也被人带来,在此地交易。

  每十年一次的天岚战,也会有这样的部坊大量的出现,它们除了是由天寒大部本身组成,也吸引不少外来者。

  更●不用说这是百年一次的天岚大战,故而在这段时间内,整个南晨之地里,会存在两个极为热闹的地方,一个是海东宗外的部坊,另一个便是天寒宗外这样的地方。

  几乎每天,都会有天寒宗的弟子外出,去往这些部坊换取所需之物,同样的,随着部坊人数的越来越多,也会时而举办一些拍卖,在拍卖中被拿出之物,往往会引起众人很浓厚的兴趣。

  在这三个月中,sū铭这里除了临摹那金鹏疾驰的一幕外,便是在固定的时间,以◎负zhòng的方式去淬炼自己的身体,在他的腿上,已经存在了八个冰环。

  这八个冰环隐藏在sū铭的衣衫下,除了子车外,无人知晓,每一次子车看到sū铭行走如风,都会暗自心惊,他清楚地知晓这八个冰环◎■的zhòng量,如同一座山般,在这种沉zhòng下,要付出数倍的代价,才可以迈出一步。

  他可以说见证了sū铭戴上这冰环后的一切,从开始的从容,到每条腿增加到三个冰环后,sū铭无法迈出一步,其●身颤抖,站了一整天的时间才勉强适应。

  直至到三个冰环可以从容行走后,加到了四个,便是又一轮的适应,渐渐地,此刻这每条腿四个冰环在sū铭身上,仿佛起不到丝毫的zhòng量之感,sū铭无论是行走还是飞行,都与寻常相差不多。

  可唯有子车知晓,达到这一程度,sū铭付出的多少的努力,三个月,几乎从不休眠,除了临摹,除了其身体外时而黑气缭绕,出现那一副神将铠甲,他其他的时间,大都是用在了这负zhòng的适应上。

  在这三个月里,sū铭的神将铠甲经常出现,在他的身体外时而凝聚成甲,时而涣散缭绕,每一次这铠甲黑气出现时,sū铭都会全神贯注,用他的入微操控,配合其神识,对这铠甲进行一系列的组合。

  这种组合,是按照虎子在两个多月前送来的十多张阵法图案与其变化中去改变,这就是sū铭那有些荒诞的念头,他无法去增加自己的防护手段,那么就只有自己去创造出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控制这在开尘时的黑气,让其在变成铠甲的过程中,与铠甲内部去组成那一个个阵法。

  可此事说来容易,但实际上做起来,却是存在了难度,对于阵法没有丝毫了jiě的sū铭,很难毫不出错的将其以黑气形成。

  且虎子在这方面大都是依靠其天赋本能,对sū铭也说不太清楚,一切就都需sū铭自己去明悟。不过好在他造画之术可临摹天地,在花费了大量的时间下,可以于数十次中,有那么一次让黑气在形成铠甲时,本身凝聚阵法。

  可这阵法,不但是最低层次的,其变化也唯有数次,数次变化后,sū铭就无法在去操控,那需要他更强的入微,需要他更庞大的神识,或许才可以做到。

  但,sū铭没有放弃,即便是数十次里只有一次可以不算完美的成功,可在测试之下,sū铭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神将虚幻的铠甲,其防护之力,增加了不少。

  这是一个方向,当有一天sū铭可以完美的将其操控时,那么这套神将铠甲即便是一直都没有实质,始终虚幻,其防护的程度,也会极为强大。

  修行与准备,在这三个月中,sū铭不断地进行着,除了这些之外,白素在这三个月里,也从未间断的天天到来。

  从最开始的几天依旧目光复杂外,当过□去了半个月后,白素似想明白了,恢复了其蛮横的性格,保持着那副打扮,使得吵闹之声,在sū铭的洞府外,每天都会出现。

  “sū铭,你这段日子画的是什么啊,我看你都画了好几个月了,结果什么也没有!”◇

  “sū铭,你看我画的这个像不像,我画的是一座大山!”

  “sū铭,你能不能抬头说句话,有没有人曾经告诉你,你像个哑巴!”

  第九峰上,天空飘着雪花,sū铭的身边坐着的白素,气呼呼的瞪着眼,她的手中拿着一块黑炭,身前还有一张与sū铭的画板一摸一样之物,在那上面狠狠的涂抹了好几下。

  sū铭没有开口,盘膝坐着,双目闭合,身体外黑气缭绕,那些黑气时而组成一个个奇怪的形状,但很快就无法维持而消散。

  见sū铭依旧是那个样子,白素一把抓起身前的画板,来气的扔向sū铭,可那画板在临近sū铭的刹那,却是漂浮在了半空。

  白素索性站起身子,把手中的那块黑炭也▲扔了过去。

  可那黑炭依旧是在sū铭身体外,漂浮而起。

  白素似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没有丝毫的意外,快步走向sū铭,抬起脚就要一脚踢去,可这一脚抬起后,却是被她生生放下,气鼓鼓的瞪着闭▲◆目的sū铭。

  她以前这么踢过,可后果很严zhòng。

  可看到sū铭那闭着眼睛,对自己的举动置若罔闻的样子,白素的脾气有些控制不住了,银牙一咬,一脚踢了过去。

  “我踢你个哑●巴,踢你……”

  她一脚踢出,还没等碰到sū铭,立刻便有了惊呼,却见她的身体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以把抓着,头冲下,漂浮在了sū铭的身边……那画板、黑炭,在一起。

  “sū铭,你……你是个大混蛋!!!”白素大声的说道,双眼又一次的被愤怒占据,试图想要扭转身子,可却依旧是头冲下,漂浮在半空。

  喊着喊着,白素在这种状态下难免疲惫,尤其是那时间长了后的眩晕感,更是让她面色有了红润,索性不再去开口,可眼睛里的怒意,却是没有减少,脑子里不断地想着如何对付sū铭的方法。

  此时,有一道长虹临近,在平台上化作了子车的身影,他快走几步,来到了sū铭的身边,目光一扫看到了倒着漂浮在那里的白素。

  “你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么!”白素见子车望来,又喊了起来。

  对于白素的话语,子车直接忽略了,这三个月里,他已经习惯了白素在多次胡闹后,被sū铭的教训。

  “主人,冰石已经没有了,我找了很多地方都不曾发现,不过最近天寒部边缘的部坊很是热闹,宗门之人经常会去,那里定有冰石存在。

  还请主人允许,让子车可以暂时离开第九峰,代主人去坊市一趟。”

  “部坊?”sū铭睁开了眼,身体外的黑气钻入其身体内,消失不见。

  “是的,距离天岚战越来越近,天寒部与我天寒宗之间的边缘位置,这样的部坊也就越来越多,主人放心,只需半个月的时间我就可以回来。”子车连忙开口。

  “注意安全。”sū铭略一沉吟,他最近神将铠甲的黑气操控有了一些感悟,不愿外出打断,便点了点头,右手抬起,在子车身上一点,暂时jiě开了子车身上的束缚。

  --------

  三更完毕,明天,继续三更!!求一张yuepiao!

  还有在%%看书的道友们,如果yuepiao无法给予,那么不花钱的推荐票能给耳根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