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58章 巫族的大地


  环绕着南晨之地内,有一层如龙脊的山脉chéng墙,那山脉蔓延之下,成环形将南晨之地分成了内外两个部分。

  此山脉,便被称之为,天岚壁障。

  这条天岚壁障上,以天岚chéng为◎●中心,每隔一段距离,都会常年存在一个守护者,他们不管春夏秋冬,不管严寒酷热,不管风吹雨打,绝不会踏出所坚守的范围之外。

  任何一个想要通过他们所坚守的天岚壁障的巫族之人,想要闯入天岚之内,都需○zhōngxīn,měigéyīduànjùlí,dōuhuìchángniáncúnzàiyīgèshǒuhùzhě,tāmenbúguǎnchūnxiàqiūdōng,búguǎnyánhánkùrè,búguǎnfēngchuīyǔdǎ,juébúhuìtàchūsuǒjiānshǒudefànwéizhīwài。

  rènhéyīgèxiǎngyàotōngguòtāmensuǒjiānshǒudetiānlánbìzhàngdewūzúzhīrén,xiǎngyàochuǎngrùtiānlánzhīnèi,dōuxū□要踏过他们的尸体。

  白师叔,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总是坐在属于他坚守的壁障上,望着巫族的方向,神色时而会有惆怅,时而会有复杂。

  此刻,天空微亮,但大地依旧还是黯淡模糊,看不清太远的位◆置,白师叔低下头,闭着眼,盖住了目中的神色。

  可就在他双目闭合的刹那,他的双眼忽然猛地睁开,其内有精光乍现一闪而过。

  与此同时,在其身后的天空上,虚无扭曲间,从里面zǒu出了两个紫色的身影,这二人,正是天邪与苏铭。

  白师叔眉头一皱,可却没有回头,而是再次闭上了眼,任由紫衣的天邪迈步来临,从其身边的天岚壁障上,一步踏了出去。

  苏铭跟随在天邪身后,于此地又一次看到了白师叔,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松了口气,他一直记得当初在这里,与白师叔的一番对话后,这个让人尊重又存在了亲切感的汉,与那来临的巫族女出手。

  二人出手间掀起的磅礴气势,使得那个时候的苏铭。无法接近,他心里始终存在了一丝担心,此刻看到后,苏铭在zǒu过白师叔身边时,转头向其微微一笑。

  在苏铭露出微笑的同时,白师叔双目开阖。凝望了苏铭一眼。

  “跟着那个老疯,你要会自己保护自己。”他说着,右手抬起虚空一抓,立刻便有指甲盖大小的白色的鳞片凭空出现,推向了苏铭。

  “拿着此物,其内有我一击之力,作为护身。”白师叔说完,闭上了眼。

  苏铭接过那白色的鳞片,此物在手,散发出一股勃勃的生机之感。让苏铭精神一振,他向着白师叔一抱拳,他与眼前之人尽管只有两次见面,但那种亲切之感,却是不因相见的较少而淡去,反倒有了浓郁。

  当苏铭zǒu出天岚壁障的一瞬间,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当初他站在天岚壁障上。遥望外面的天地,那种血腥苍凉的感觉,再次的浮现于心头。

  这片大地,是陌生的,这片大地。存在了一股两个种族间,无法被磨灭的仇恨,这仇恨久久不散,渐渐的在这里形成了让任何一个蛮族之人刚刚踏入此地后,都会感受到的压抑与沉重。

  这压抑,会让人呼吸急促,似有些喘不过气来,仿佛随时可以窒息一般。且这感觉随着苏铭与天邪在那天空上,以一种张狂的姿态呼啸前行时,越来越强烈了。

  越是向前,这感觉就越浓郁无比,到了最后,苏铭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在加速的剧烈的怦怦跳动。

  远处吹来的风,似也蕴含了一股陌生的排斥。仿佛对于这两个来到此地的不速之客,也同样存在了一股仇恨,那是一股一旦遇到,便是不死不休的杀戮。

  相比于苏铭的压抑,此刻的天邪却是神色中残忍之意越来越浓。那残忍的微笑,血红的目光。还有那双眼深处的一丝无情的冷漠,这种种表情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让苏铭极为陌生的天邪。

  在苏铭的注视中,突然天邪的脚步一顿,他漂浮在这半空上,天空一片苍凉,隐隐似透着yīn暗,如有乌云渐渐凝聚着。

  “老四!”天邪背对着苏铭,望着远处,yīn森的开口。

  “在一旁看着,给为师作画!”

  苏铭默默点头,退后几步,看着四周,看着这片陌生的土地,对于巫族与蛮族之间的仇恨,苏铭的了解很少,他很难将自己代入进去,很难去体会南晨之地的蛮族,与巫族之间的那种疯狂的杀戮。

  他,不懂。

  天邪背着双手,紫衣随风而动,那一头紫色的长发,gèng是在风中飘舞,远远一看,如同一团紫色的火焰,在这巫族的大地上,熊熊燃烧。

  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啸,蓦然间从天邪的口中传出,在其仰天一吼的刹那,苏铭动容!

  此刻的天邪,其身影蕴含了一股至极的嚣张,gèng有无视苍天的跋扈,他张扬的站在那里,张扬的啸吼,其声音向着八方轰轰而动,传遍了四周,向着gèng远的地方,隆隆而去。

  虚空gèng是出现了一片扭曲的波纹,似这天空都在颤抖,把这颤抖的畏惧,融入那波纹里,传遍开来。

  苏铭深吸口气,他知道这里尽管不是巫族大地的深处,尽管这里只是靠近天岚壁障的巫族大地的边缘。

  但这里,已经的的确确是属于巫族的大地,这里存在的,几乎全部都是巫族!

  以一人之力,潜入巫族也就罢了,即便是要取千颗心血,也大都会暗中进行,绝不会如此嚣张的以呼啸之声,主动的告诉巫族,他天邪,来了。

  可天邪,却是这么做了!

  如其身影远看若紫色的火一样,用这种嚣张至极的方式,通告此地范围内,存在的巫族之人!

  在这一刻,苏铭忽然明白了白师叔话语里,老疯三字的含义,也明白了对方为何要送自己那白色的鳞片……

  显然,天邪这样的举动,如今绝非首次,也绝非两次,其很有可能,每隔一段岁月,都会出现这么一次!

  “任何一个族群,哪怕只是一个部落也好,若是在很多年来,连续数次的被仇敌来临以这种对仇敌来说嚣张,对他们自身来说如侮辱的方式被杀戮……

  其结果,都会是引起一定的注意,在引起了注意后,面对仇敌的如此行为,将会展开一次全面的准备……

  师尊既是多次来临,那么定然也遭遇过这种巫族的准备,可如今他依旧如此……gèng是直截了当的告诉巫族,他……来了……”苏铭正思索时,忽然似有所察觉,抬头立刻看向远处,在看到远处的瞬间,苏铭的瞳孔有了收缩。

  他清楚地看到,在远处的天地间,云层翻滚,有一片黑点正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来,转眼就清晰了,那些黑点,赫然是一头头样大都不同的凶兽。

  这些凶兽个体都不算太大,只有数丈左右,一个个均有双翅,正急速而来,在这些凶兽的身上,苏铭gèng是看到站着一个个脸上存在了一个个非蛮纹,而是被刺下的图腾。

  “安心作画!”天邪嘴角的残忍瞬间浓郁到了极致,一股滔天的煞气骤然从其身上爆发出来,在说出了这句话后,天邪向前一步迈去。

  其身后立刻出现了一片本是虚幻的,可却看起来极为真实的血海,那血海内的石像,双目露出的光芒,存在了一股兴奋的杀戮。

  在这股杀戮下,苏铭的目中所看,是天邪的身影直接冲入到了那来临的大群黑点之内,其身后的血海,gèng是如掀起了大浪,直奔这群黑点而去。

  阵阵嘶吼之声回荡,苏铭亲眼看到,那些站在凶兽上的巫族之人,一个个同样带着残忍与疯狂,竟毫不在乎生死,一个个或是咬破舌尖喷出鲜血,那鲜血里存在了无数血色的虫,直奔天邪而去。

  或者是拿出一些头骨之物,在上抚摸间,便有黑气冒出,形成狰狞的鬼影,gèng有一些,竟盘膝一坐,身下的凶兽在凄厉的惨叫中血肉分离,那大量的碎肉在一旁组成了一个血肉巨人,咆哮直奔天邪。

  失去了血肉的凶兽,只有一副森白的骨头,可在那头骨的双目里,却是点燃了幽火,透出一股说不出的yīn森与冰寒。

  甚至在这些来临的巫族之人里,还有数十人猛的一踏脚下凶兽,腾空飞起间,全身立刻膨胀了,如有一股惊天之力在体内炸开,使得肉身成为各自最强的法宝,冲向了天邪。

  苏铭看着这一幕幕,这种种的神通,都是他从未见过之术,尤其是血肉成为了巨人,自身失去了血肉只剩下骨头后,竟还可以生存之法,让苏铭深吸口气。

  “竟出动了巫族的灵媒,看来你们为了老夫的到来,有了gèng好的准备……等了这么多年,今天老夫终于来了,你们……不用再等了!”天邪yīn森的笑声回荡。

  轰鸣之声滔天而起,苏铭的目中出现了无数个画面,那些画面里,天邪的张狂身影,肆意的杀戮!

  那些被喷出的鲜血所化的血虫,吸附在天邪身上,但却一个个瞬间成为了紫色,骤然爆开。

  那些摩擦头骨形成的狰狞鬼影,刚一临近天邪,却见天邪身后那血海内的石像,竟猛的睁开大口一吸之下,那些鬼影全部倒卷,被吸入其口,被这石像生生吞噬后,其双眼的凶残与兴奋,gèng浓数倍。(未完待续。)..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