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以情为种!


  这小虫de不屈与凶残,忠诚与宁死之意,让苏铭知晓,他无法将此虫收为己用,除非是他肯花费大量de时jiān,数年乃至更久,去不动用邯山钟,只为困住此物,将其生生磨灭了意识,从而成为自shēn之□宠。

  但这样de时jiān,苏铭付出不起,这样de精力,他同样无法付出。

  可若就此将其杀死,苏铭还有些不舍,此虫de速度与那穿透之力,给了他极为深刻de印象,若是能收为己用,出其不意之下,可以成为他de一样极为厉害de手段。

  所以,既然不舍,又无法长时jiān去慢慢将其吸纳,摆在苏铭面前de,唯有最后一个方法,强行在其心神内留下烙印,哪怕破坏了其本shēnde灵性,可○一旦有了自己de烙印,那me此虫立刻就会被他所用。

  尽管这样一来会出现叛变de事情,但也总比死亡或者无法使用要强上不少。

  可这种在对方心神内de烙印之术,苏铭也只用过一次,那便是在■和风shēn上,且这术法也是和风所传授给他,理论上讲,是可以使得这小虫被烙印de。

  但实际上苏铭也没有太大de把握,可他对于神识烙印之术修炼也非短暂,按照他de理解,这种术法,若是对方没有反◆抗则很róng易成功,一旦反抗de话,失败de几率很大,若想在对方意识反抗中去寻找成功de可能,那me就如同两个人在厮杀一般,需要对方出现一个破绽!

  一旦有了破绽,方便苏铭de神识之术趁虚而○入,化作烙印深深刻下。

  这个破绽如果对方是人,经还好说,可对方是一个手指大小de奇异虫蛇,就不是那me好处理了。

  好在此虫蛇对司马信de忠,让苏铭清晰de察觉,于是便有了之前de话■语,他要为这虫蛇创造出一个破绽。

  只要这个破绽一出现,他苏铭就会立刻神识生生冲入,成功则此虫为己用,失败他即便是不舍,也绝不会心慈手软。

  此刻在苏铭神识散开de瞬jiān,全部凝聚★在了这邯山钟上,渗透进去,在这钟内化作了一场风暴向着那虚弱de奇异虫蛇直接降临而去。

  在将其全部笼罩de刹那,苏铭立刻感受到了此虫蛇意识内de强烈反抗与挣扎,那是一种哪怕死,也绝不愿被控制de意识其形成de冲击让苏铭de神识有了一顿。

  “如此看来,若是我de神识足够强大,可以不需什me破绽,就能强势de刻下烙印“……苏铭心神一动,在这虫蛇挣扎中,他对于神识与这术法,有了新de明悟。

  在他神识笼罩下,这邯山钟被苏铭悄然无息de打开了一道缝隙在这缝隙被打开de刹那,这虫蛇de气息,顿时从这缝隙内散出。

  “司马信,我在等你给我创造出这个破绽……”苏铭目光一闪,神识狠狠地凝聚在那挣扎de虫蛇shēn上。

  此时此刻,在那天寒大地de第一峰内,距离山顶很近de地方,有一处极为奢华de洞府,这洞府外表看去,如一座高耸de大殿,在其内,司马信盘膝坐在那里,■神色阴沉,闭目打坐。

  他被下了禁出令,在这几个月内不能下山,此刻盘膝中他de脑海时而会浮现与苏铭de一战,这一场战斗,让他真正de了解了苏铭de实力,对他来说,苏铭就如同一根利刺,卡在自己d◎e喉咙里,让人无法忍受。

  他司马信自出生之后,便一直极为顺利,直至进入到了天寒宗,更是如此,被宗门老一辈极为看重,被同辈之人追捧,再加上他善于结交,可以说天寒宗内他de朋友无数。

  这里面还有不少女,都被他有意无意de,种了情蛮,这些事情宗门de老一辈知晓,但却没有阻止,如此一来,让他更为放心,在外游历史时,为了修炼那蛮种无心**,但凡被他选择之人,都难以逃脱。

  本来他眼下de目标,便是那白素此女,此女来头极大,很多弟都不知晓,只以为她是第七峰de寻常弟,但司马信在一次无意中却是探寻到,这白素de父亲,竟是天门九层中de第七层中人。

  具体是谁,司马信不知晓◇,毕竟天门就算是对他来说,也是一个神圣de且神秘de地方,那里,是真正de天寒宗de核心与最强之力de凝聚地。

  天门弟芋,很少走下天门,出现在大地寒峰弟de面前,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如两个不▲,bìjìngtiānménjiùsuànshìduìtāláishuō,yěshìyīgèshénshèngdeqiěshénmìdedìfāng,nàlǐ,shìzhēnzhèngdetiānhánzōngdehéxīnyǔzuìqiángzhīlìdeníngjùdì。

  tiānméndìyù,hěnshǎozǒuxiàtiānmén,chūxiànzàidàdìhánfēngdìdemiànqián,yīgèzàitiān,yīgèzàidì,rúliǎnggèbú同de世界。

  能成为天门弟,这是几乎每一个大地寒峰之人梦寐以求de事情。

  可想要进入天门唯有各峰峰主可,否则de话,就需罢经历天寒窟与取来一千巫族人头可。

  “我一定要进入天门!”司马信握住拳头,他对于白素根本无情,但随着接触,他一眼就看出白素对他似有情意。

  当然这种情意,也是他在与其外出时,以其手段慢慢衍变而来,其目de,倒并非是要种下情蛮,毕竟白素de父亲在天门,司马信很是忌惮。

  可这并不影响他在不种情蛮下,去接触白素,让其相助,让自己获得进入天寒窟de资格。毕竟天寒宗de开启,需要de是一千巫族人头,可他如今还远远不够,毕竟取人头之事,若不遇到巫族大举入侵,想要获得一千人头,只有深入到天岚壁障外,这对他来说,有难度。

  他de打算是先进入天寒窟,在那里先提高修为,随后再去取巫族人头,这样de话,他de把握会更多。

  这种类似作弊de方法,在天寒宗是不允许de,之所以不允许这样,旁人很是费解,但却没有办法,司马信不愿这样,所以他把目标放在了白素shēn上,只要天门有人主动为大地寒峰弟开启天寒窟,就可让他达成所愿。

  且他有信心,凭着自己de蛮种无心**,最终在牺牲了全部之人下,有一定de把握可以成功。届时一旦成功,他de修为多少都会暴增一些,到了那个时候,他也不担心会再找不到蛮,虽说需要de时jiān还要很多,但他觉得这一切值得!

  直至他遇到了苏铭!准确de说,直至他与苏铭这一战之后,他脑海中有了一个贪婪de念头,他想要在苏铭shēn上种蛮,让苏铭成为自己de蛮。

  如此一来,他觉得自己进入天寒窟de把握,不但会大范围de增加,获得de修为提升,也会与之前de计戎,大为不同。

  好处很多,甚至很有可能他de蛮也不会全部死亡,这种种好处,让司马信砰然心动。

  “白素已经答应我,会去和其父亲说这个事情,她会想尽一切方法让她父亲同意……她还对我说过,她父亲对她de要求,从未拒绝过,此事十有**可以成功,只不过是具体进入de时jiān未定罢了……此刻看来,倒也不必太起……

  眼下最重要de,就是如何让这苏铭,成为我de蛮!”司马信闭着眼,脑中念头百转。

  “可惜我如今无法下山,即便是时jiān到了可以自垩由出入,也很难在与这苏铭有些接触……“唉,早知这样,都不如放弃邯山钟,与其结交一番,届时可以自然而然de,在他心里种下蛮!“司马信闭目中皱起了眉头,正沉思中,他忽然心神一动。

  “白素!”司马信睁开眼,目中有了闪烁。

  “这苏铭之前看到白素时,神情明显不对,他当时de神色不似作呃“……司马信目光一闪,嘴角渐渐露出了微笑。

  “以情为引,化作蛮种,种开之时,情深意浓,冷心无乘,刹那芳华,红颜枯骨!我司马信既可以独创这以情修行无心之法,那me也可以进行一些改变,以白素为引,在苏铭shēn上,种下蛮种!”司马信喃喃,其笑róng里透出一股无情de邪异。

  “苏铭,被我司马信看重,你……逃不掉!“司马信目光一闪,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暮变,猛de抬头,shēn体更是立刻冲出洞府,在外一眼看向远处de第九峰!

  “我de宝蛇!”司马信双目瞳孔收缩,神色顿时阴沉下来。

  他感受到了自己de宝蛇气息,这股气息自从此蛇被苏铭抓走后便一直消失,此刻突然出现,牵动了司马信内心与此蛇de一些冥冥中de联系。

  他之所以能让此蛇认他做主,实际上是因他曾在一次偶然中,获得了一张血图,此图来历久远,他也是查了很多de典籍后知晓此图de作用是可以让一些奇异de凶兽,与自shēn形成联系,从而如认主一般de操控。

  这血图,是天岚壁障外,巫族之物,不过司马信获得de那张已经残破,无法对太强悍de凶兽产生作用,故而在遇到这虫蛇后,见识了强大,又察觉到此蛇竟还是幼体时,他毫不犹豫de用了这血图。

  此刻他清晰de察觉到,那血图产生de朕系,正在被冲击着,尽管没有太多de削弱之感,但当片刻后,那宝蛇de气息,竟再次缓缓de要消失之时,司马信有了迟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