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200章 天邪子!


  此话一出,那天空上的男女二人神色立刻有了变化,lù出难以置信之意。

  “不是你?!莫非此地还有其他的凝血境大圆满者!”

  “这么说,我之前所看的那一切,包括开尘真身,都是因另外一人而引动,这……这……”二人倒吸口气,他们忽然明白了为何之前话语一出口,四周立刻议论消散。

  “不是你,是谁?“谁可以在凝血达到大圆满,引动开尘真身,被封为开尘神将!”

  面对天空这男女二人明显是震撼的话语,寒菲子沉默了片刻后,轻声开口。

  “是一个陌生人,他以凝血境大圆满开尘,炼化雷霆为běn命之宝,取走了邯山钟……司马信也曾借体来临,可却无法阻止“……其话语轻柔,可落在那男女二人耳中,却如雷霆轰过,让他二人呼吸都急促起来,似还无法去相信这样的逆转之变。

  “司马师兄也来了?无法阻止……此人男女?多少条血线开尘?”陈姓男子立刻开口。

  其旁那女子,在听到司马信三字后,倒吸口气,神色有了敬畏,只是这敬畏lǐ,还存在了恐惧。

  “是个青年……至于其血线,我不知道。”寒菲子平静说道。

  “九百九十五条以上!”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刘姓老者口中传出,他此刻目光从天空上收回,看向了大地上běn是邯山钟所在的位置。

  “好一个布衣天骄!”老者哈哈一笑,神色很是喜悦,颇为开怀,双目望着远处其所看的方向,唯有普羌蛮公知晓,那lǐ,是苏铭离去的位置。

  笑声中,这老者脸上有了光芒,侧头看了一眼颜池峰看到了其上的颜池蛮公,二人目光对望下,那老妪闭上了眼。

  老者没有说话,身子向着苏铭离去的方向一步迈去,其速之快,刹那就消失无影,他从来此地直至离去,除看了颜池老妪一眼外全部的目光,都是落在苏铭之前走过的一处处位置上。

  直至老者离去,那男女二人才清醒过来,沉默中飞向了颜池峰。

  寒沧子双目lù出奇异之光,那目中有期待有鸡动,看着远处老者离去的方向,她隐隐能猜到一些什么。

  邯山城的事情,结束了,来时,苏铭凝血,离开时,他已然开尘!

  其身影在天空疾驰这是他第一次,凭着自身的修为,在这天空飞行,但此刻的苏铭却没有〖兴〗奋,而是神色凝重。

  他之所以快速离去,除了要选择一处隐秘之地画下蛮纹外,还有其〖体〗内那被炼化的běn命之宝的震撼在内。

  另外,也与他在邯山城察觉到有两股气息疾驰而来有些关朕。

  他如今状态并非稳定故而沉思之下,选择了避开。

  一路苏铭展开全速,在数日后他的前方出现了一片茫茫深山,这lǐ一片寂静,罕见人影,身在半空,苏铭低头一扫,身体如流星一般直奔大地,消失在了深山内。

  在那无尽的山峦某处,青光乍现,苏铭平静的站起那lǐ,看着前方青光小剑疾驰,生生挖出了一个洞府后,走入其内。

  在他踏入这洞府的瞬间,一块被事先挖出的大石,化作了门,将这洞府堵住。

  在这添黑的洞府lǐ,苏铭四下看了看,右手在怀lǐ一碰,立刻手中红光闪烁,一张兽皮出现,飘落在地后,顿时化作了红色草地,将这洞府的地面覆盖。

  烙印之术散开,青光小剑漂浮在石门一侧,随时保持警惕。

  和风更是被苏百度求魔吧快速更新,耳根书mí官方yy:3943]铭逼出了身体,在一旁恭敬的向着苏铭深深一拜,神色有了感鸡。

  他在数日前,苏铭取走了邯山钟时苏醒,亲眼看到了苏铭一剑取了玄轮之命,在大仇得报的同时,他对苏铭起了深深的敬畏,这种敬畏,已经进入其hún中,他无法想象,需要什么样的修为,可以一剑杀开尘!

  “以这把青剑配合,做好护法!”苏铭盘膝坐下,看了和风一眼。

  和风立刻点头,神色越加的恭敬,甚至还带了一丝下意识浮现的奉承之意,连连保证起来……

  不再理会和风,苏铭深吸口气,神色看似平静,但他的内心却是极为凝重,闭上眼,他感受到了自己的〖体〗内,此刻没有雷霆,但只需被炼化在五脏六脏的大地之电与头部的虚空之电碰到,就立刻会有闪电出现。

  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在这闪电与其〖体〗内出现的刹那,苏铭再次的看到了之前让他震撼在那lǐ的一样物品!

  此物,是〖真〗实的,但也只是在闪电出现的瞬间〖真〗实,随后便会化作虚无缭渺的雷霆之威,散出身林外。

  “我炼的明明是天雷,明明是大地之电与虚空之电,明明是二者融合后产生的威……耳……怎么会出现此物!”苏铭此刻再也难以压制心中的震撼,愣愣的观察着自己的〖体〗内。

  许久,苏铭睁开眼,lù出沉思,片刻后他再次闭目,〖体〗内五脏散出外人看不到的大地之电,与此同时,从他的头部内有虚空之电下沉。

  二者碰触,轰的一声,苏铭的身体上立刻有了大量的电光四散,让一旁的和风惊呼中连连后退,看向苏铭的目光,有了恐惧。

  在这两者碰触的刹那,苏铭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běn命之宝!

  一枚鼎形的,其内有九孔的黑片!

  这,才是他真正的běn命之宝,至于雷霆,至于闪电,那些都是虚化之后的表lù,唯有这九孔鼎形黑片,才是实质下的其开尘之器!

  “这是什么……”苏铭神色有了茫然,此物在他的身〖体〗内,可只是存在刹那就消失,mō索不到。

  他mō了挂着的那一样颜色的碎片,他想起了这个石头碎片lǐ存在的山,在他的记忆中,似在那lǐ,也看到过一种蓝色的闪电……

  “莫非……可……不太一样啊。”苏铭喃喃。

  在他这茫然的思索时,苏铭并不知晓,他所在的这洞府外的天空上,有一个老者缓步走来,这老者,正是那天寒宗刘姓之人,他脸上有期待,站在那lǐ,望着大地。

  “老夫一生只收了两个弟子,可都无法传承我的衣钵……”我曾看好了司马信,但此子心术……非邪似鬼,不是我的最好选挥。

  我要选择的,是邪,是一种颠覆!“老者喃喃,望着大地众多深山lǐ的某一处,神色越加的期待起来。

  “你,能不能成为我的弟子……要看造化了。”老者身子盘膝坐在半空,右手抬起,向着下方大地一指!

  “先蛮言,千古一造!颌、慢、挝!”这老者话语间,双目猛的睁大,从他的目中可以看到无数血丝弥漫,使得其整个人在此刻看起来,与往常迎然,其满头白发无风自动,飘摇中,赫然就连颜色也随之改变,如红潮曼延,转眼下,竟变成了满头红发。

  那红发飘舞,使得老者如同邪蛮一般,其面部青筋鼓起,样子极为可怕,在其身后,此刻似隐有虚影幻化,那虚影,赫然是一片血海,在那血海深处,有一尊石像,这石像看不清样子,但却有惊人的邪气轰然扩散。

  老者的修为,原běn只是祭骨初期的样子,此刻也是如此,但那股邪气的气势,却是足以让比他修为高深者,感受到心神的震动。

  “你能否成为我天邪子的徒儿,就看今日!”

  老者右手抬起,在半空画出了一个弧形,猛的又一次落向大地,这一落之地,大地明明不动,但却给人一种地动山摇的错觉,如静与动出现了重叠,让人难以分清。

  即便是苏铭,在那深山洞府内,此刻也没有丝毫察觉,他的意识凝聚在〖体〗内,看着自己的běn命之宝从〖真〗实转入虚幻,顺着身休散出,形成了一片闪电游走。

  “罢了,此事想不明白……”苏铭睁开眼,神色渐渐有了平静。

  “如今,要百度求魔吧快速更新,耳根书mí官方yy:3943]画下属于我的蛮纹……我的蛮纹,会是什么……”苏铭喃喃,开尘强者,绝大部分在没有开尘时,就已经具备了虚幻的蛮纹,开尘后也会将此画下,使其成为实质的存在。

  可还是有一部分人,并不知晓自身的蛮纹,需要冥冥中的一次感受后,自然而然的画下。

  苏铭,便是这一类。

  他盘膝中默默的运转〖体〗内气血,这气血非血线产生,其内蕴含了开尘的气息,在这运转下,苏铭渐渐沉浸在了一种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如冥想,双手在膝盖上,抬着头,闭着目,头发彼散在肩,双目下的那条疤痕,lù出丝丝血光。

  “我的蛮纹……”苏铭喃喃,如在呼唤,一个开尘者,最重要的除了běn命之宝外,实际上,就是蛮纹。

  蛮纹的不同,决定了开尘者未来的方向,各自不同。

  此刻,他所在的洞府深山外,那同样盘膝的老者,右手指着大地,双目也同样闭上,但立刻他就猛的睁开。

  “原来是月……咦?不对!“周一的推荐票有些惨淡,道友们给支撑下门面吧,等耳根这两天回去,一定会爆发补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