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苏醒!


  颜池峰上,老妪昏暗的目光有了闪动只孰看了看那邯山钟后,又看向此刻被无数人惊呼凝望的邯山链下石柱。

  老妪身旁的颜鸾,如今神色里带着难以置信,起了与众人一样的猜测。

  “mò非……mò非他真的没死!否则的话,这石柱怎能不落!”

  老妪沉默,她望着那几个石柱,皱起了眉头,此事,让她罕见的,有了不明白。

  夜色因乌云遮盖,月光难以全面洒落,使得大地虽说并非漆黑不见五指,但也有些暗淡模糊,依xī能看到,半空中的邯山链还在风中摇晃,那几根邯山柱,始终耸立在那里,不见有下沉的迹象。

  浓zhòng的呼吸声,在邯山城内慢慢越来越多,所有人,包括那些本已jīng离去的人们,此刻也都各自纷纷注目凝望着。

  一种说不出的威觉,如暴风雨前的宁静,压抑在整个邯山,全部人,都在各自目光的尽头处,等待着那摇动的铁链下,或许真的会出现的身影。

  苏铭不知道有这么多人在等待着自己的出现,他甚至连自己一脚落空的事情都不知晓,与众人所看的不同,此刻的苏铭,他的神智没有模糊,他的意识很是清醒,但他眼前所看的,却与众人完全不同!

  他看到的,依旧是那条在风中摇动的邯山链,他看到的,依旧是自己半只脚踏在这第七段铁链上,看到的,是雷辰的虚影在自己的面前崩溃消散,那惨烈的笑,让苏铭的心颤抖着。

  他分不清这是自己的幻,还是雷辰的幻亦或者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尽管他知道这一切很有可能是自己想象出来,但那雷辰的样子,还有其话语,却是让苏铭无法控制的全身泛起了至极的痛。

  “亲手将我埋葬……”苏铭喃喃,沉默在那里许久,许久,他听不到天空的雷霆,听不到风雨的呼啸看不到闪电。

  他望着这条邯山链,忽然此链在他的目中所望,似乎不再是横着连接,而是竖了起来仿佛连同这个世界也都颠倒了。

  默默的抬起脚,苏铭向着前方走去,可当他自觉走出了只有十步后,在他的前方,竟再次有了雾气瞬息凝聚,苏铭身子一颤。

  那雾气的凝聚最终化作了一个男子的身影,此人没有右臂,穿着一身青袍,茫然的站在那里,似不知晓自己为何会出现在此地一样他相貌不凡,双目在短暂的迷茫过后,起了如剑光一般的凌厉。

  但这股凌厉,在其看到了苏铭后,却是化作了一愣,随即他皱起眉头,神色有了阴沉。

  “北凌……”苏铭喃喃,怔怔的望着眼前这个明显有了沧桑的男子,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他心中滋生。

  “阁下是谁,为何将北某弓神来此……你……你身上的气息……我们曾见过?”北凌迟疑了一下,他在看到眼前此人的一瞬间,有种极为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似刻骨铭○心,似在遥远的岁月里曾存在。

  “我是……苏铭……”苏铭沉默,许久低声开口。

  在听到苏铭这两个字的刹那,北凌的身子猛的一震,他死死的盯着苏铭,神色露出难以置信与无法想象之色,仿佛这两☆个字,对他来说有着难以磨灭的印象。

  北凌沉默,苏铭也没有说话,他分不清这是真是假,迷茫占垩据了全身每一处角落。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北凌忽然冷笑起来,他深深的看了苏铭一眼,目中有了冷。

  “堂堂苗蛮大部,何时竟起了幻蛮之术,偏偏不去幻化旁人,反倒幻化出苏……铭这个已jīng故去的人……我不管你是苗蛮的哪一位先蛮,但你不该去幻出苏铭……

  苏铭,是我北凌的族人,是我□乌山的英魂……你……不配幻他!”北凌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咆哮开口,其脸上充满了愤怒与悲伤,似一道封尘的疤痕被生生解开,使得北凌左手蓦然抬起,瞬间在其身后,赫然有一把巨大的弓之虚影幻化,此弓透出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在出现的刹那,如有无形之人将其拉开,一缕缕黑气从北凌体垩内散出凝聚在其上,形成了一把黑色的雾箭,在弓开的刹那,一声嗡嗡的轰鸣间,此箭呼啸而出,离弦猛的直奔苏铭而来。

  “北凌……大哥……”苏铭喃喃,他的意识很清醒,他知道,这是假的……但就算是假的,他也想要去看一看,北凌之后,是否会出现阿公,是否会出现,那个自己失约的女子。

  那把疾驰而来的箭,骤然停顿在了苏铭身前,与雷辰的那一拳一样,停顿了。

  “你刚才……你……刚才说什么!”北凌神色的悲哀更深,他望碧苏铭,许久,闭上了眼.

  “谢谢你,让我再次看到了苏铭……不管你施展这幻蛮所图为何,今日,我谢谢你……”半晌之后,北凌睁开眼,神色平静下来,那目光有了温和,他望着苏铭,如看向自己的弟弟。

  “苏铭,保zhòng,……”北凌猛的转身,目中似有了泪,身影渐渐走远,依xī要消失在这天地间。

  “北凌大哥,尘欣,还好么……”在这一刻,苏铭忘记了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一切是虚假的,他看着北凌远去,张开口,下意识的问出。

  北凌身子一颤,身影顿了下,猛的转身,呼吸似有了急促,盯着苏铭,神色有了迷茫与迟疑。

  苏铭望着北凌,蓦然抬起右手深入怀里,取出时,他的手中有了一个黑色的碎片,那碎片,赫然正是乌山蛮像碎裂后,被他留下的一片!

  “就算这一切是假的……就算不是真的……就算如此……就算如此……那又如何!”苏铭抬头,将这碎片拿在手中,让北凌看到。

  在看到这碎片的瞬间,北凌身子剧烈的颤抖,他神色露出震撼,呆呆的看着苏铭。

  “你……真的是苏铭……”

  “我是。”苏铭苦涩的开口。

  北凌忽然大笑起来,那笑声充满了凄凉,充满了一种苏铭不懂的痛。

  “你若是苏铭,你为何不回来!!你可知道,我们等了你多人……等你了多人……苏铭,苏铭■……你不是!”北凌神色带着悲,转身在那凄凉的大笑中,渐渐远去,消失在了邯山链,消失在了苏铭的目中。

  直至北凌的身影消失,苏铭站在那里,他的眼角流下了泪……他已jīng很久,没有了眼泪。
☆……nǐbúshì!”běilíngshénsèdàizhebēi,zhuǎnshēnzàinàqīliángdedàxiàozhōng,jiànjiànyuǎnqù,xiāoshīzàilehánshānliàn,xiāoshīzàilesūmíngdemùzhōng。

  zhízhìběilíngdeshēnyǐngxiāoshī,sūmíngzhànzàinàlǐ,tādeyǎnjiǎoliúxiàlelèi……tāyǐjīnghěnjiǔ,méiyǒuleyǎnlèi。
  此刻,这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滴落在了邯山链上,滴落下了那深渊里,不知踪影。

  “邯山链,你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铁链,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一幕,你是想告诉我一些事情么……”苏铭闭上眼,许久才缓缓睁开,默默地向前走去。

  如今走这条铁链,已jīng不zhòng要的,苏铭也不想去此刻猜测,这是真是假,他甚至不去在意是否危险,他想要去看看,随着自己的走过,还能看到谁……

  一步步走去,当这第七段铁链,被苏铭走过了近大半之后,他看到了乌拉、看到了了首、看到了山来,.直至,他看到前方的雾气凝聚下,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背影。

  “阿公……”苏铭的心一痛,在那老者转过身的刹那,他正想去看清之时,他的眼前突然一花,剑鸣在其脑海回旋,与此同时,还有一道道带着焦急的神念不断地冲击他的心神,这神念,来自于死亡危机下被惊醒的和风。

  “主人!!主人,你快醒醒!!”

  “主人!你,你,你再不醒,我们就要一起死了,你***,你这个杀千刀的,你怎么还不醒!!

  要死,你也先把我放了再死啊,我……我……”和风已jīng发狂一般,其神念焦急怒吼。

  苏铭体垩内气血此刻没有丝毫运转,如被压制一般,但那条被开辟出的血肉脉络里,隐藏其内的青色小剑,却是发出了唯有他可听到的嗡鸣,这嗡鸣之声越来越强烈,刺激着苏铭的心神,让他在这坠落的危机中,苏醒过来。

  在他醒来的刹那,一种死亡的危机蓦然涌现心头,冲散了眼前的一切,如目光所看的世界成为了碎片,再消散之后,显露在苏铭面前的,是无尽的黑暗与自己正疾驰坠落的身子。

  他,真正的清醒了。

  ▲在清醒的一瞬,苏铭忽然明白了,自己之前的那一幕是真也好,是假也罢,实际上,这是他走在这第七段铁链时出现,在自己从这铁链上摔落的过程里,于脑海中余留的画面0

  “失败了么……我还没看到阿公!!”□苏铭身子疾驰下沉,这深渊很长,他可以感受到四周的风在嘶吼,自己的身体正向着下方接近。

  和风在焦急恐惧的咆哮,剑鸣如雷霆在他脑海回荡。

  “难怪闯此链者失败,罕有活命……这邯山链很是诡异,可以压制气血不动,且让人昏迷失去意识,下场唯有死亡,旁人之所以很难来救,显然是这里的压制气血,是针对所有人而言,和风当年,除了寒菲子的准备外,也有运气在内。”苏铭神色冷静下来,其身疾驰坠落,尽管不知道底部还有多远,但这股冲击之力与那越来越强烈的危机,足以告诉苏铭,死亡的时限,正接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