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80章 邯山链的秘密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此刻已是午后,柔和的阳光本应带着炙热洒落,可却被天空始终不散的浓厚鸟云遮盖,透不出来。

  雨水依旧很大,随风呼啸,!波波波的横扫天地山峦。

  风雨虽在,可○□
  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天,此刻已是午后,柔和的阳光本应带着炙热洒落,可却被天空始终不散的浓厚鸟云遮盖,透不出来。

  雨水依
  shíjiānyǐjīngguòqùlebàntiān,cǐkèyǐshìwǔhòu,róuhédeyángguāngběnyīngdàizhezhìrèsǎluò,kěquèbèitiānkōngshǐzhōngbúsàndenónghòuniǎoyúnzhēgài,tòubúchūlái。

  yǔshuǐyījiùhěndà,suífēnghūxiào,!bōbōbōdehéngsǎotiāndìshānluán。

  fēngyǔsuīzài,kě却阻断不了邯山城众人的目光,他们穿着蓑衣,带着斗笠,一直望着远处半空在风里摇动的铁链上的苏铭!

  此风虽大,此雨虽瀑,但与如jīn他们所望之事根本就无法去进行半点影响,邯山钟鸣二十多声之人,走过五根石柱全部崩溃之人,走在这第一条铁链的第六段之人,此人,此事,说千年难得一见或许有些夸张,但数百年一见,绝不足以用来形容。

  “第六段铁链,你看他脚步缓了下来,这一段铁链定是有些奇异!”

  “可惜成功闯过邯山链的,无人说出此链的秘密,那些没有闯过的也大都死亡,即便是侥幸没死,也都沉默寡言……让人对这邯山链为何艰难,有了猜测。”

  “咦,他停下来了!”

  议论之声哗然ér起,一道道目光穿透雨幕凝聚在苏铭身上,就连南天、玄轮、柯九思与那冷印四人,也都神色一凝,炯炯看去。

  摇动的铁链上,苏铭不再向前走去,ér是盘膝坐在了这铁链上,身子如与此链粘在了一起,☆随着其晃动,也在摇摆。

  他呼吸有了急促,双目lù出精光,所看已经不是远处的普羌峰,ér是盯着身下这条铁链,这铁链在雨水中被洗刷甚至有些地方还可以看到锈迹存在,显然如它的一些传闻那样,存在了很★多年。

  “给我带来这种岁月流逝威压的,不是这片天地,也不是前方的普羌,更不是那些被我毁去的石柱……ér是这条铁链!“随着走到这里随着那越来越强的岁月威压之感,苏铭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生机,仿佛正在被这铁链一点点的吸走。

  这吸取其生机的速度不快,但越走向前走去,其速度便越来越快了起来。

  此刻苏铭还能去抵抗,他毕竟有九百七十九条血线,血线一动之下全部运转会给身休带来磅礴的气血,这气血的运转,便是生机的一部分,可以弥补如jīn的吸取。

  但……苏铭看了看前方漫长的铁链。

  “我如jīn只走到了第六段,后面还长……这到底是一条什么铁链!它为何会有如此惊人的力量……它吸取生机又有何用!“苏铭盘膝坐着,他之所以选择在此处坐下,是因为在他的身前铁链有一处地方,锈迹很多,看起来也是最明显,ér水在上面滴落流过,甚至还能带去一些铁锈下来。

  耳边风声呼啸,随着扑身ér来带着大量的雨水,更有天空雷霆轰轰,时ér可见闪电浮现,苏铭的下方,是看不见尽tóu的深渊,那些雨水落入深渊下,在低tóu时看到这一幕,如万箭齐发沉下一般。

  苏铭平喘了一下呼吸右手抬起,一指点、在了身前那有明显锈迹的!处铁链上,他的手指与这铁链的锈碰到了一起。

  在碰触的刹那苏铭的面色渐渐有所苍白,他的右手食特更是很快就发白,没有了血色,这并非是鲜血被吸走,ér是其推动气血运转的来自五脏六脏蠕动产生的生机,正慢慢被吸去。

  时间渐渐流逝,苏铭坐在这里已经很久,他的右手始终放在那里,任由生机被吸走,一动不动。

  慢慢的,邯山城的众人也察觉了不对劲,只是他们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起了种种猜侧。

  “莫非是他力竭?这都已经一炷香了,还是没有丝毫起身的意思。”

  “看来,这铁链的第六段,就是此人的尽tóu了,可持……耳持……”

  ★“能闯过第六段,已经是很不错了,毕竟这邯山链不比古钟,闯此链,存在了生死之危,我预计他此刻也正在犹豫,是否要继续下去……”

  “可他还有退路么?他把身后的所有石柱都毁了,即便是选择走回去,可这■★“能闯过第六段,已经是很不错了,毕竟这邯山链不比古钟,闯此链,存在了生死之危,我预计他此刻也正在犹豫“néngchuǎngguòdìliùduàn,yǐjīngshìhěnbúcuòle,bìjìngzhèhánshānliànbúbǐgǔzhōng,chuǎngcǐliàn,cúnzàileshēngsǐzhīwēi,wǒyùjìtācǐkèyězhèngzàiyóuyù,shìfǒuyàojìxùxiàqù……”

  “kětāháiyǒutuìlùme?tābǎshēnhòudesuǒyǒushízhùdōuhuǐle,jíbiànshìxuǎnzézǒuhuíqù,kězhè★难起……”

  议论之声在风雨中传开,苏铭的举动,牵动了很多人的目光与心神。

  “或许,从毁去第一根石柱那刻起,他就没有选择放弃……”南天看着铁链上的苏铭,喃喃自语。

  再次过了○片刻后,苏铭双目蓦然一闪,右手缓缓抬起,盯着那一处铁链,渐渐双眼瞳孔有了收缩。

  “果然如我猜侧的那样,这条铁链吸收生机,是为了修复自身。”苏铭的目中,那处之前本存在了明显锈迹的地方,此刻竟有了恢复,且有一小半位置,已然恢复正常的色泽!

  “邯山链,是当年邯山老祖修出……他身为一个外域之人,来到蛮族,可以理解其扶持邯山部的举动,这可以给他留下栖身之处。

  但,他为何要弄出这邯山链!他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这邯山链,是他亲自祭炼出来,还是他在这蛮族找到,亦或者起……他带来之物……””苏铭见过邯空,甚至可以说邯空的死,都与他有直接的关朕,说邯空死在他的手中也绝不夸张。

  正因如此,苏铭才有了这一系列朕想,这些外人很少去思索的一些猜测。

  苏铭的停顿,对其关注的不仅仅是邯山城的众人与南天děng,还有三部。

  颜池部山峰上,老妪望着远处,皱起了眉。

  “此人能与司马信抢邯山钟,若说他只能闯到第六段,我不信。”颜luán在旁,轻声开口。

  “他在思索这条铁链,如我们当年也曾思索过这个问题一样。“老妪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

  安东部山顶,在蛮公děng人盘膝ér坐,对苏铭的举动也有不解之时,从旁边的山阶中,寒沧子的身影出现,走了上来,她没有理会任何人,ér是站在此山的边缘,望着远处的邯山链,神色平静。

  普羌峰上,依旧是一片死寂的沉默,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远处盘膝的苏铭身上,那些目光里有yīn沉,有疑huò。

  “他在干什么?”这是此地几乎每一个人的想法。

  “邯山链,到底是什么……“苏铭低下tóu,看了一眼下方的深渊,那深渊一片漆黑,看起来如一只野兽的大口,正děng人掉下吞噬,那深渊的尽tóu,苏铭知道是什么地方,可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对于这铁链,他有了疑问。

  许久,苏铭慢慢的站起了身,猛的抬起右脚,向前一步迈去,向着前方第六根石柱,一步步走去。

  在他起身走出的刹那,邯山城内掀起了哗然,那些始终望着苏铭的众人,此刻看到苏铭终于走出后,议论之声顿起。

  “他站起了!”

  “děng了这么久,终于开始走下去了,不过我很好奇,他方才为何停顿?”

  苏铭深吸口气,一步步走着,他的脚步缓慢了很多,每一步落下,尽管依旧是踏在这铁链上,可每一次的与铁链接触,体内生机的被吸,都会让他在不适的同时,开始了虚弱。

  在他感觉,这已经不是在走邯山链,ér是在走一个人的生命与岁月,每一步,都如一段人生,这种感觉,旁人很难体会,只有在岁月流逝里,才会时ér的有些唏嘘。

  可这条邯山链,将这岁月的过程缩减,使得那唏嘘提前到来。

  当黄昏之时,云层依旧,但雨水却少了很多,不再狂风暴雨,ér是有了温和,一下午的时间,苏铭终于走到了第六条铁链的尽tóu,他的前方十丈外,便是第六根石柱。

  此刻的苏铭,面色已经有了苍白,他尽管一直在运转气血催动生机,可随着一路走来,生机的吸取已经越来越强,此刻已经无法达到平衡,他可以感受到,这条铁链似在兴奋的嘶吼着,在不断地吸收自己的生机来壮大自身。

  十丈的距离,苏铭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这才缓慢的一步步走过,当他踏在了第六根石柱之时,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盘膝坐下,望着前方的第七段、第八段、第九段铁链,望着与第九段铁链连接的普羌峰,这条路看似很近,但苏铭却有种很遥远的感觉,这后面的三段,其难度他可以想象得到,将会远远超过之前。

  “这铁链,我有些熟悉……”苏铭闭目喃喃,这种感觉他始终压在心底,直至种种疑问与猜测纷纷出现,直至朕想到了邯空后,一次次的浮现在苏铭的脑海。

  在苏铭踏上这第六根石柱的刹那,邯山城的人群掀起子大浪。

  “第六根石柱,这是第七段铁链的起始!”

  “他能走完第七段铁链么……”

  “我看未必,他在第六段铁链上已经蹈跚,这第七段铁链,怕是很难走家……”

  “据我所知,以前有一些闯邯山链者,都是在这第七段上失败……”此段,似乎与之前大为不同!”

  在这议论之声掀起之时,苏铭盘膝不动,直至许久,当天色完全暗下,云中明月隐lù之时,他猛的睁开眼。

  ,1月夜来了……”苏铭喃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