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性格的改变


  那些从《仙逆》到《求魔》一直默默陪在耳根身边的朋,今晚的主题就是玩的开心。

  ,……一惩你闭关三年,不得外出!”普祥蛮公看都不看那中年男子一眼,缓缓说道。

  这中年男子沉默,擦去zuǐ角的鲜血,起身向着蛮公一拜,犹豫了一下似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选择了闭口,恭敬离去,可就在他走到山阶边缘,正要下去之时。

  “打草惊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三年少了,去闭关六年不得外出!”普羌蛮公遥望雨中邯山liàn的苏铭,再次开口。

  可这一次,那中年男子不但没有怨意,反倒越发恭敬,向着蛮公再次一拜。

  “多谢蛮公。”

  随着此人离去,普羌峰再次陷入了寂静。

  苏铭望着远处的普羌峰,目中寒光一闪,这这里,他可以感受到有一股寒气不断地传来,想来此后过了这第一根石柱,每向前踏出一步,这寒气都会钻入体内,会让双腿渐渐僵硬。

  “此liàn越后,难度越大,且方才之事绝非偶然……”苏铭眼中寒光更浓,zuǐ角露出冷笑,他站在第一段铁liàn的尽头,抬起脚,猛的踏向身前这第一根石柱,一股莫大之力轰然从苏铭体内爆发出来,顺着其右脚,形成了一股冲击,落在了石柱的刹那,这石柱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其更有咔咔之声传出,却见在苏铭的脚下,一道道裂缝出现,蔓延之下,贯穿了整个石柱。

  这石柱存在了多年,之所以从未坍塌,是因无人敢在闯邯山liàn时毁灭此物,更有一个原因,是一旦毁坏,没有了歇息的地方,闯下去会更加艰难。

  可更重要的是,这些柱子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存在,这股力量使得旁人很难将其崩溃但这旁人里,不包括苏铭!

  这股力量属于邯山老祖,那是一股类似烙印之力,而苏铭也同样存在了烙印之力,若是邯山老祖没死也就罢了,其已经死亡,这些柱子存在的气息也在岁yuè中散去了大半,被苏铭的烙印一冲立刻有了缺陷,使得他的九百七十九条血线之力,轰入其内。

  那石柱震动中,在所有人的目瞪口呆下,轰然碎开,崩溃在了这邯山liàn下!

  随着其崩溃碎开这条邯山liàn猛的下沉,但苏铭站在其,却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他站在那里于这石□桂坍塌的瞬间,看向了远处的普羌峰!

  “算我一次,我便毁你一个石柱!”这句话苏铭没有开口说出,但他冷漠的目光,却是将这句话,无形的传递出去。

  他没有以言语来威胁,对于普羌部的这一次暗○▲算,苏铭选择了用行动,来回应普羌部,明明白白的告诉普羌他有这个实力,可以毁你石柱!

  邯山城内的众人,在看到这一幕后,立刻掀起了惊天的哗然,他们见过闯邯山liàn者,可却从未见过,从未听说,甚☆●至都没有想到过的,这存在了很久岁yuè的石柱,竟崩溃在了他们的目中。

  “普羌部的八根石柱,竟毁了其一!”

  “这石柱传说当年邯山部修建,极为牢固,根本就很难碎裂!他是怎么做到的!” ★
  “方才定是普羌部有所行为,但……此事有些得不偿失啊,石柱崩溃,对闯邯山liàn看来说,难度也会加大,没有了歇息的地方。”

  “你错了,此事对他来说难度加不了多少,但对于普羌部来说,则是根本就没有料到的事情,现在着急的不是他,而是普羌部了!

  石柱被毁,此事不在闯邯山liàn的规则之内,无人可以说什么,但对于普羌部来说,除非他们能如当年的邯山部一样修建,否则的话,这就是普羌永久的损伤!这是声名的损伤,这是当着面打人,还无法说什么,且一百度求魔手打,耳根迷官方yy:3943直会被人记起!”

  颜池部山峰,老妪目光猛的一亮,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邯山liàn土的苏铭身影◇。

  其旁的颜鸾,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安东部这里,也是如此,纷纷看向沉默的普羌山。

  普羌山顶,在苏铭毁去了第一根石柱的刹那,除了蛮公与两个人外,其余人全部站起,一个个神色◆不善,死死的盯着邯山liàn的苏铭。

  “此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毁我邯山石柱!”

  “蛮公,此人胆大妄为,应受责罚!”

  “蛮公,族长,此人毁了石柱,对我部声名造成损伤,此事决不能就此罢休!”

  “好了!”普羌蛮公皱起眉头,缓缓开口,其话语一出,四周立刻安静下来。

  “区区一个石柱,毁就毁了,一切,等他能走到这里再说。”普羌蛮公神色如常,话语平静,但其双目内,却是有了寒意。

  “他若能都毁去也好,与其他两部比较,我普羌之liàn从此闯者难度极大,倒也可以显出不同。”在普羌蛮公身旁,坐着一个身子极为肥大的中年男子,这男子坐在那里如肉山,此刻微微一笑,眯着眼说道。

  三部的震动,城内众人的哗然百度求魔手打,耳根迷官方yy:3943,苏铭听不到,他站在那没有了第一根石柱的邯山liàn,神色平静,没有急于再走下去,而是略作调息

  一炷香后,一声声雷霆在天空轰轰而过,雨水,更大了。

  此刻的雨,已如倾盆一般,落在苏铭的身,使得其衣衫与皮肤贴在一起,风也同样更大,可苏铭早有准备,他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样子,那盖住的脸部的长袍,固定的很紧。

  苏铭在这雨中身子向前一晃,再次走去,这一次,他没有半点停顿,即便是脚下的寒气越来越重,但却依旧稳稳的一步步,向着那第二段铁liàn的尽头石柱的接近。

  时间流逝,就在苏铭临近这第二根石柱的瞬间,在众人的目光凝聚里,甚至隐隐还有了一些猜测苏铭是否会毁去这第二根石柱中,突然,从普羌峰内,传来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声音。

  “劳烦阁下,帮我部把余下的邯山石柱也都毁去,此事拜托了,且若是阁下修为不凡,还有更强的实力,那么不妨去斩断这条邯山liàn,让我部从此,免人打扰。”

  这话语软绵绵的,似没有什么力气,但听到耳中,却是让人不由得会升起一股阴柔之感,如被毒蛇盯住□一般。

  随着此话语的传出,邯山城众百度求魔手打,耳根迷官方yy:3943人立刻寂静下来,纷纷看向苏铭,此刻南天等人也在望着,南天目光闪动,他觉得这一次的闯邯山liàn,与以往所看完全不同。 □
  “普羌部这一句话,将此人算是逼到了绝路,若我是他,会怎么做呢……”

  玄轮zuǐ角露出冷笑,看着半空中铁liàn的苏铭,笑容更寒,他似乎能想象得到,此刻的这墨苏,定是有了迟疑,方才的举动与反击,如今成为了笑话。

  苏铭冷冷的望着普羌峰,右脚抬起,踏了这第二根石柱,盘膝坐下后双目一闭,似没有听到那声音,置若罔闻中,略作休息。

  此刻邯山城众人寂静,全部都在看着苏铭,甚至颜池与安东之人,也都如此,应等待苏铭对这话语的答复。

  片刻后,苏铭睁开眼,起身走了第三段铁liàn,在其脚步落下的刹那,一股威压从这铁liàn猛地传来,这威压充满了一股岁yuè之感,似存○在于此地无数年,每当有人来临,都会使其降临。

  这威压一来,立刻苏铭身子微微顿了下,体内气血流转,使得这威压在他身消散了不少,抬起脚,顺着铁liàn,向前走去。

  越走向前,这威压就越◎zàiyúcǐdìwúshùnián,měidāngyǒurénláilín,dōuhuìshǐqíjiànglín。

  zhèwēiyāyīlái,lìkèsūmíngshēnzǐwēiwēidùnlexià,tǐnèiqìxuèliúzhuǎn,shǐdézhèwēiyāzàitāshēnxiāosànlebúshǎo,táiqǐjiǎo,shùnzhetiěliàn,xiàngqiánzǒuqù。

  yuèzǒuxiàngqián,zhèwēiyājiùyuè是强大起来,只走出了五步,苏铭便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这威压下,有了一些如腐朽的感觉,仿佛整个人正渐渐地衰老。

  “这就是邯山liàn,真正的威力么……难怪就连开尘也望而却步……在岁yuè◇面前,修为也要腐朽。”

  “这第三段铁liàn,可以让凝血第八层左右之人艰难,但我还可以承受。”苏铭默默的走出,一步一步,在他走到第十五百度求魔手打,耳根迷官方yy:3943步的一瞬,远处的普◇羌峰内,那阴柔的声音再次传来。

  “劳舟阁下之事,你……”

  就在这话语回荡而起的刹那,突然苏铭身后那第二根石柱,猛的一震,骤然崩溃成为了大量的碎石,轰轰闷响间,就此崩溃。

  那话语立刻一顿,仿佛被生生咽下。

  至始至终,苏铭都没有开口回复那阴柔的话语,就算是此刻其身后第二根石柱崩溃,他也没有回头,脚步更没有停顿,在那铁liàn猛的下沉中,他依旧向前走去,一步步,向着第三根石柱,迎着岁yuè的威压,接近着。

  他的沉默,让所有看到石柱崩溃之人,为之心惊,心惊的除了石柱崩溃外,更多的是关于苏铭这个人的猜测。

  “他叫什么名宇……他绝非寻常之辈!”

  “此人性格!””有些可怕!”

  “这一次普羌部,不知还会有什么动作……”

  在这众人的低声议论中,苏铭走到了第三根柱子,站在那里片刻后,继续走去,其后轰声回旋,第三根柱子也随之坍塌。

  他一直沉默,走过了第四,第五根柱子,在第五根石柱也轰然崩溃后,苏铭站在铁liàn,脚步有了缓慢,他的呼吸略有喘息,岁yuè的感觉笼罩其身,使得他有种已经成为了年老之人的错觉。

  双倍还有几个小时就结束了,对于大家来说,这是一个开心的五一,而对于耳根来说,这是一个压抑疲惫的五一。

  发完这章,就要去医院,我争取不让自己断更,保证每天两更,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