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凝血境圆满!


  苏铭说不清自己看到了什么,亦或者什么也没有看到吧。

  但他还是挣扎的想要看清,可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看清什么,这世界在他眼前是黑色的,没有光明。

  “是渴望看到光明么…””苏铭喃喃着无人问津的话语,这没有答案,他觉得自己也不需要答案了。

  因为他忽然有了明白,自己需要的,不是光明,也不是黑暗。

  “我要看到的”…是明白…”是一个明明白白……尸苏铭闭上了眼,这闭上的不是他身体的眼,而是其思索,其心灵,还有他的灵魂。

  如那道刚刚张开的缝隙,最终无法承受,还是选择了闭合,如刚刚挣扎的从深渊爬到深坑的边缘,抬头只看了外面的世界一眼,便重新的掉落下去。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看到了一些什么。

  “如有一tiān,当我知道我是我的时候,我……就是我了。现在,我是苏铭,我”墨苏。”苏铭睁开双目,他的目中还存在了迷茫,只是这迷茫已经被深深的埋藏起来,留在了苏铭的心底,留在了他的思考中。

  他忽然有种强烈的孤独感,这种孤独的感觉发自内心,仿佛被整个世界,整个tiān地遗弃,如丢了魂的人,找不到魂何在,如迷了路的孩子,找不到路在何方,更如一个离家的游子,在这浩荡的tiān地间,忘记了家的味道。

  “彼苍者tiān,尔独何泣……”这句苏铭曾经懵懂甚至还琢磨过的话语,此刻浮现在心头,他渐渐有些懂了。

  他沉默。

  双目的平静,透出孤独默默的盘膝坐在这寂静的山洞内,只是这一次的平静与沉默,与他之前比较看似一样,可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同。

  在他的记忆里,经历了乌山的一幕幕,zhí至在这陌生的南晨之地苏醒,一路走来,他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平静,学会了孤独。

  但这些只是他学来的,是用来隐藏,用来遮盖他的内心,是一种带着稚嫩的伪装。

  可现在苏铭右手抬起,摸着脸上的伤疤,他的沉默与平静,已经不需要用来去隐藏什么,而是因心而起,从外在变成了内里的蕴存。

  “长大了么…””苏铭低着头轻声自语。

  记忆中灿烂的微笑,tiān真的言语,如孩童一般被阿公拉着小手的一幕幕,在苏铭的心底,一zhí在的。

  雪中的青梅竹马那声问着白头的轻灵活语,那带着幽香的青丝絮饶,在苏铭的心中,一zhí还在。

  “长大了。”苏铭抬起头,在他头颅抬起的刹那,他的身休上顿时有轰轰之声蓦然而起,回荡四周,在这山洞内形成了无数的回音滚动,似化作了一声声低吼咆哮,久久不散。

  在这轰鸣中,苏铭的身休起了无尽红光,这红光zhí接就将这漆黑的山洞完全映照成了红色,使得这里的一切,都在此时沉沦在了红的世界里。

  红!

  鲜艳的红!

  代表了力量,代表了修为,让人望之双目刺痛的红!

  这红芒与苏铭的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强烈的璀璨着,在苏铭的沉默与平静下,他的身体外衣衫化作片片碎丝,烟消云散之际,唯有储物袋等物还在,落在了他的脚下。

  随着其衣衫的散去,可以清晰的看到在苏铭的身体的上,此刻存在了密密麻麻无数的血线,其数量的多少,常人一眼难以看清,唯有苏铭自己知道,这血线的数量,此刻已经达到了九百三十九条!

  “若不死,则造化……邯空……谢谢你。”苏铭对于自己如今的变化没有意外,邯空的话语在他心中浮现,那被其融入到苏铭体内的蛮骨,苏铭也能清晰的感受它的存在,感受它正在慢慢地融化。

  这蛮骨本不会如此轻易的让苏铭吸收,但一切造化下,此蛮骨原主被邯空炼成分身,他尽管无暇去修炼这分身的修为,但这些年来的潜移默化中,已经将其改变。

  随着其融化,从这块蛮骨内散出的力量,是让他修为暴增的主要原因!

  苏铭盘膝坐着,把一切迷茫融化在心中,不愿表露出来,他不知道路在哪里,但他知道一点,只有自己成为强者,才有可能去解开自己的疑问,才有机会与时间,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答案。

  “我不管是宿命也好,记忆被抹去了也罢,终有一tiān,我可以知晓答案,当我知道答案的那一…我会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苏铭深吸口气,他体内血线轰然再鸣,又一次增加了。

  九百四十一条、九百四十三各……zhí至达到了九百五十二条!

  九百五十条血线,在蛮族大地上,是不多见的,这个境界,被称之为凝血圆满!若能达到九百八十条,则称之为凝血境大圆满,能在凝血境达到这一程度者,极为罕见!

  就suàn是有人以与苏铭一样的方式,吸收祭骨境的蛮骨,没有邯空千年的默化,也无法做到。甚至在这里面,也并非如此简单,而是与体内具备的蛮血,有一些重要的关联。

  在苏铭体内血线达到九百五十二条的刹那,其所在山洞外,那往昔的邯山隐mì之地,此刻存在了近百人,这近百人或三五结伴,或是单独,彼此散开,在这隐mì之地里寻找的游走。

  这里本是一片安静,可此刻,大地不动,但所有在这里的蛮士,一个个突然体内血线似不受控制一般,出现了紊乱。

  这突然的变化,立刻让他们为之心惊。

  “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刚刚从某种山谷原本种植草药的地点走出的中年男子,其神色大变,他的身休上血线全部自行凝聚出来,使得其整个人被红光弥漫,让这中年男子一愣之下,露出骇然。

  同一时间,在这隐mì之地的所有人,全部都是如此,他们被自身散出的血线之光环绕,那血光不稳,仿古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在牵扯,似要与他们的身体脱离。

  “这……这是什么原因,这里出现了什么变故!!”

  “我的血线不受控制了,该死,这种感觉只有遇到开尘时才会出现,莫非有开尘强看来了?”

  “不对,就suàn是开尘强者也难以做到这点,此刻这里存在不下百人,你看这四周红光涵tiān,分明是所有人都是无法控制血…”

  阵阵哗然之声在这隐mì之地回荡,引起了一片惊恐与慌乱,若是换了其他地方,或许这种慌乱还不会出现,毕竟这些来此的蛮士也并非是弱者。

  可这里在两个月前,还是邯山城最神mì的地方,如今虽说开放,又过了去两个月,但此地的神mì所化余威尚在!

  于这样的地方,出现眼前的惊变,岂能不让他们心惊。

  “这里必定还存在了三部没有发现的mì密,如今怕是刚刚展开,就让我血线要崩溃飞出▲身体……此地决不能在停留!”一个穿着白发苍苍的老者,其面色苍白,神色凝重,身子一晃,正要的离开这里,回到邯山,他觉得此地有极大的凶险,不是自己可以窥探的。

  只是,他身子刚一疾驰,还没等走出百◆丈,突然,一股让大地震动的轰鸣,在这片隐mì之地无数山谷内,轰轰而起。

  随着震动的出现,如地动山摇一般,使得风云色变,让这隐mì之地内的近百人,有不少传出了骇然的惊呼。

  那老者头也不回,心脏抨忤跳动,更加坚定了速速离开这里的念头,与他有同样打suàn的,并不少见,此地有数十人,此刻分别从不同的位置疾驰,就要离开这里。

  但,在那震动过后,突然有一阵强大的威压如狂风一般横扫,瞬间覆盖了整个隐mì之地,这威压来的太过突然,让人无法有半点预料。

  轰鸣回旋,威压惊tiān,那些想要离去的人们,一个个身子剧震,在这威压下不有自主的停下脚步,立刻盘膝坐下运转体内血线,却抵抗这威压的降临。

  tiān空上,原本存在的星空已经随禁制的破开而散去,如今显露在目中的,是一片遥远的蓝tiān,这片tiān,属于蛮族,属于南晨之地。

  此刻tiān空云层翻滚,朵朵凝聚之下,有金光环绕,这一异变,立刻引起了邯山城所有人的注意,更是让三部之人,也纷纷侧目看去。

  “这是……”

  “发生了什么,这tiān怎么突然变了!!”

  “难道是tiān寒宗来人了?不对啊,按照时间来suàn,tiān寒宗应在数月后来临才对”…”

  “好强的威压,我的血线竟有些不受控制,这tiān地异象,到底是什么!”

  “这是什么景象,云层凝聚,■金光缭绕,莫非……莫非有什么宝物出现?”邯山城内几乎所有人,此刻纷纷放下手中事情,全部抬头望着tiān空,议论嗡鸣,露出诧异与茫然,更有一丝对未知的惊恐。

  “这……这……”邯山城内,有一个微○■金光缭绕,莫非……莫非有什么宝物出现?”邯山城内几乎所有人,此刻纷纷放下手中事情,全部抬头望着tiājīnguāngliáorào,mòfēi……mòfēiyǒushímebǎowùchūxiàn?”hánshānchéngnèijǐhūsuǒyǒurén,cǐkèfēnfēnfàngxiàshǒuzhōngshìqíng,quánbùtáitóuwàngzhetiānkōng,yìlùnwēngmíng,lùchūchàyìyǔmángrán,gèngyǒuyīsīduìwèizhīdejīngkǒng。

  “zhè……zhè……”hánshānchéngnèi,yǒuyīgèwēi颤颤的老者,这老者柱着拐杖,站在人群里,呆呆的看着tiān空,他的双眼露出的不是迷茫,而是难以置信与骇然。

  “这是凝血境大圆满之人,在开尘时方可出现的蛮神之祝啊!!!这……”那老者失声,他的话语被身边人听到,在短暂的沉默后,爆发出了越来越强烈的惊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