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23章 来自安东族长的礼物


  白雾缭绕时,苏铭目光在这洞xué四周扫过,尤其是在几个特殊的地fāng多看了几眼,那些位置,他临走前布置了一些细微的野兽毛发,这些毛发很轻,有丝毫风动都可被吹开,通过它们被吹开的距离,苏铭就可以隐约判断出风的大小。

  且在门口的位置,在那地面上他也有布置,此刻观察后,确定在自己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应无rén到来。

  “好在有此物,否则的话,真不太fāng便。”苏铭搓了搓头,随着其〖体〗内气血里散出的火热,他的头发慢慢不再湿漉,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破损的小袋,将其打开后,把里面那些从邯山城买来的草药与材料倒出。

  一一查看后,确定没有减少,苏铭这才放下xīn来,这小袋☆子其内空间有破损,故而这两年来苏铭尽管经常使用,但却总是不太安xīn。

  “淬炼夺灵散,应该放在重点,此散一道炼制出来,对我的帮助应该是极大,甚至在不fāng便召唤月翼之灵前,可用此物作为杀手■锏。

  只是淬炼此散,要求实在是太高了……草药还是其次,我在邯山城第三层也找到了一些,如今只差三种了。

  可堪比开尘境的兽骨,却是只有一块。”苏铭拿起材料里的那块黑色的骨头,其上寒气很重,拿在手里一片冰冷。

  “不过,虽说是相当于开尘境的强大凶兽之骨,但却没有其他时间上的要求,并非是要亲自杀了那样的凶兽取骨,如此来说,这样的骨头尽管不多,但应能买到。”

  “除了这些,还需要寻找一个将死之rén,此rén尽管没有修为上的要求,但既然炼制此散的材料都如此难寻显然是修为越高种出来的夺灵散也就品质越好……不知若是能找到那种开尘境的将死之rén,淬炼出的夺灵散,会又如何表现“……苏铭目光闪动,但很快就化作叹息,他知道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于淬炼此散不能使用火,而是需尸气来炼化,这尸气的来源我也已经想到。普羌族修炼死气,他们那里一定★有储存浓郁的尸气用来修炼。”苏铭又想了想,便把此事压了下来,毕竟淬炼夺灵散,还有很多材料没有准备完整,此事需从从长计议。

  “如今修为已经恢复便要用山灵散提高修为。”苏铭深吸口气,在这裂缝洞内★,尽管外面雨水连天,但却有阵阵火热弥漫此洞那火热来自苏铭的右手,慢慢燃起的火焰与其内的数种草药。

  枯燥的炼丹,默默地吞服那一颗颗山灵散,在休内消散后融入气血里,运转之中弥漫全shēn,使得血线在平稳中,慢慢的增加着。

  平静的在这雨林的深山内苏铭又开始了很少外出,整日修行如同闭关的生活,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便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苏铭从未走出洞口半步他有足够的草药去炼制山灵散,在这半个月里,他休内的血线从二百四十三条,增加到了二百四十九条。

  修行的速度不快不慢,但却胜在稳定,且每多出几条血线,苏铭都会略作停止,以xīn动入微操控圆润之后,fāng再次进行下去。★

  如此一来,尽管血线增加不多,但苏铭的实力,却是与日俱增起来。

  他沉默的时候更多,此刻的他,若是被乌山部的族rén看到,都会一阵恍惚,似有些无法一眼认出,他的相貌不但有所改变,更重○要的是整个rén的气息,与曾经的他,大不一样。

  那是一种蜕变,一种润物般的成长。

  在他的脸上,有一道细细的疤痕,与双目平行,距离眼睛有两指宽度,那疤痕本可愈合,但苏铭不愿。

  他总是会mō着脸上的疤痕,在那漆黑的洞里,默默的望着黑暗。

  半个月后的这一天,苏铭盘膝坐在裂缝洞内,吞食了山灵散,运转〖体〗内气血,将其融化吸收中,他的耳边,从外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前辈……前辈……”

  苏铭没有立刻理会,而走过了数个时辰,当外面的天空漆黑下来,月光出现后,他〖体〗内的山灵散全部被吸收,才缓缓睁开眼,目光平静的起shēn,穿上遮盖全shēn的兽皮衣衫,慢慢的走了出去。

  雨林深处,距离传来fāng木呼唤之声不算太远的地fāng,天空雨水依旧,但却小了很多,化作朦朦而落,使得四周一片潮湿。

  苏铭站在一棵大衬旁,目光在四下扫过,这里是他选择的地fāng,谨慎的苏铭,只有当初第一次主动与fāng木见面时自shēn前去,余下的数次,都是他在找到一个觉得安全之地后,让fāng木前来。

  这么做,可以起到一定的防护,避开或许并不存在的陷阱。

  目光从四周收回,苏铭右手抬起在前一挥,立刻便有那无形的月翼之hún散开,环绕四周,更是让这里的月光,似无形中凝聚了更多的一些。

  “fāng木,来此地!”做完这一切,苏铭缓缓开口,其声音不大,可却带着穿透之力,向着四周回荡。

  话语传出,苏铭安静的站在那里,隐藏于黑暗中,一动不动。

  时间不长,阵阵哗哗之声传来,却见一旁的雨林里,有一道shēn影▲快速跑来,正是fāng木,他已经熟悉了苏铭的神秘与习惯,顺着声音找到这里对他来说不难,出现后,他气喘吁吁,看着站在黑暗中的苏铭,在他看去,苏铭似与这漆黑的夜融合,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

  “fā◎ng木参见墨前辈。”fāng木连忙抱拳,向着苏铭一拜后,把shēn后扛着的一个大袋子取下,放在一旁后打开,lù出了里面诸多的罗云叶。

  苏铭目光在那袋子上扫过,右手抬起向着shēn旁大树一按,此衬立刻震动,其上衬皮脱落了部分,在苏铭手指的划动间,有三种草药的图案在那树干上被画了出来。

  “若能找到这三种草药,任何一株,都可换取三次疗伤,若你能全部弄到,且付出足够的代价,你的伤势,我或许有把握,能根除!“苏铭缓缓开口。

  fāng木shēn子一顿,神色没有lù出异常,但内xīn却是一下子紧张起来,这种紧张不是因为害怕,而是鸡动,若是换了他在第一次遇到苏铭时,对fāng这么说,他一定不会相信,可如今,在fāng木的内xīn里,对于苏铭的话,却是相信的成分占据了多数。

  “前辈莫要戏我,我这伤势自己明白,被种下了mán术,就连阿爸与mán公都无法驱除,只能慢慢压制●下来,想要除根,实在太难,除非前辈能找到当年害我之rén并且将其杀了。”fāng木沉默片刻,故作镇定的笑道。

  “你上前来。”苏铭沉默了片刻,平淡的开口。

  fāng木内xīn再次颤动★了一下,毫不犹豫的走了过来,刚一临近苏铭,立刻苏铭右手抬起,猛的一把抓在了fāng木的肩上,一股冰冷之意蓦然顺着他的手,传入到了fāng木〖体〗内。

  这股冰冷,透出一股寒,让fāng木shē▲n子一震,但这寒意刚过,却是化作了一丝火热,在他的〖体〗内好似拥有灵xìng一般游走起来。

  还没等fāng木详细感受,苏铭已然抬起了手,fāng木xīn知对fāng有怪癖,不愿旁rén靠近s○hēn子,连忙后退几步,内xīn紧张的看向苏铭。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只有七成。”苏铭沉声说道。

  “七成……”fāng木深吸口气,神色lù出果断,点了点头,看向那衬干上的三种草药,将它们的样子深深的牢记。

  “另外,你还需找到两块兽骨,必须是相当于开尘的凶兽之骨。”苏铭缓缓说道。

  fāng木没有询问苏铭所需这些材料的用途,而是点头记住,他看到苏铭说完这些话后,似要结束这一次的见面,立刻神色lù出恭敬,向着苏铭一抱拳。

  “前辈,fāng木来此之前,家父曾有叮嘱,让我带给前辈一物,还请前辈一定收下。”fāng木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黑色的铃裆,在苏铭的◇面前捏碎,却见一片雾气缭绕,瞬息散去后,lù出了一个白色的木盒。

  那木盒看起来很是普通,被fāng木双手递过。

  fāng木也很好奇,这木盒里装的是什么,这是他此番来时,他阿爸突然出●现,把此物给他,让他在几个族rén的保护下,于雨林内与苏铭见面时递交之物。

  “打开吧。”苏铭目光落在那木盒上,对于fāng才黑色铃铛碎裂后的一幕,颇为惊奇,可却没有显lù。

  fāng木闻言立刻将这木盒打开,看了一眼后,顿时愣了一下,那木盒里,放着一把骨刀,这骨刀散出寒意,在其内有一道红线若隐若现,正是苏铭在邯山城内用来换取之物。

  望着此刀,苏铭神色如常,右手抬起虚空一抓,这把骨刀飞起,被苏铭拿在了手中。

  “回去替我谢谢你父亲。”苏铭拿着这把归来的骨刀,取了那一袋子罗云叶,shēn子向后飘然一退,消失在了黑暗中。

  fāng木颇为不解,他认识这把刀,但却想不明白,明明此物自己曾送出,为何会出现在阿爸手中,且还让自己再送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