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风起天寒 第119章 是他!


  喝酒的汉子看到这女子,立有神色lù出惊喜,站起身子,似要说些什么,那女子目光平静,走来时坐在这汉子的对面,双眼在这附近yī扫,从要离去的苏铭身上yī扫而过,似没有去在意。

  “行么?”那汉子似很忐忑,没有坐下,而是低声说道。

  “你不够资格,但我给你争取了yī天的时间,去证明自己具备资格:”

  苏铭离去了,这是他临走前,耳边听到的话语,这话语那二人似也没有避讳,但苏铭不愿参与yī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尽管他隐隐看出,这汉子与那女子之间,似有什么隐秘,但此事与他无关。

  yī夜无话,在第二天清晨时,苏铭从打坐中睁kāi眼,整理了yī下衣衫,便离kāi了房间。清晨的邯山城,有yī异薄薄的雾气,走在外面,似踏着云雾而行,颇有yī和奇异之感。

  经过昨天的观察与在聆听,对于这邯山城苏铭的了解更多了yī些,他走在这街道上,抬头看着此山城,此城准确的说有四层之多,他如今所在的,是那最地处的第四层,范围也是最大。

  往上的第三层,限走了xiū为,若xiū为不够,无法走上去,至于第二层乃至那第yī层,则需具备yī定身份才可进入。

  “在那○第yī层上面,山巅之处,则是此城的摘星塔,那里唯有kāi尘强者,且成为了三部任意yī方的客家后,方可进入了”苏铭目光看向山城顶端,许久收回,在这第四层的范围内走向yī家家贩卖草药的铺子里。

  ▲○第yī层上面,山巅之处,则是此城的摘星塔,那里唯有kāi尘强者,且成为了三部任意yī方的客家后,方可dìyīcéngshàngmiàn,shāndiānzhīchù,zéshìcǐchéngdezhāixīngtǎ,nàlǐwéiyǒukāichénqiángzhě,qiěchéngwéilesānbùrènyìyīfāngdekèjiāhòu,fāngkějìnrùle”sūmíngmùguāngkànxiàngshānchéngdǐngduān,xǔjiǔshōuhuí,zàizhèdìsìcéngdefànwéinèizǒuxiàngyījiājiāfànmàicǎoyàodepùzǐlǐ。

  炼制山灵散与南离散的草药,苏铭没有去购买,他这yī次来到这邯山城,主要是为了寻找是否有去往西盟的地图,还有那炼制夺灵散的草药:整个yī上午的时间,苏铭在这yī家家店铺内进进出出此地的草药颇为全面,但价格却是比风圳那里贵上不少,好在苏铭的石币有方木的孝敬,还算充裕。

  “炼制夺灵散的草药,还缺五和……”在晌午之时,苏铭木lù沉思,走向了那去往此城第三层的入口,那里同样是yī座雄壮的大门,门内有幽光闪烁附近有数十人,yī副看热闹的样子。

  苏铭看到有yī些此地的蛮士从那门中顺利的走过但也有不少似xiū为不够,在进入时被生生弹kāi,神色尽管不忿,却无奈之下,不再尝试,而是走向那些看热闹的人群,似买了什么物品,这才顺利的走进那山门幽光内。

  观察了片庶苏铭抬起脚步,走近那山门所在,他的到来,被附近那些看热闹之人立剩望去,苏铭神色如常,yī步迈入那幽光里,但就在这时,他立刻感受到yī股排斥之力凭空出现落在身体上,似被人用力的推了yī把,踉跄中退后几步,无法进入。

  “限制xiū为在凝血境第八层……”苏铭眉头yī皱退后中根据那股排斥之力,判断出了进入此门去往第三层的要求。

  “又yī个没有本事,偏偏还要尝试的家伙,你说你呢,过来:“那四周看热闹的十多人立竟有人向苏铭喊道。

  苏铭冷冷的看去,那说话之人只是yī个凝血境第五层的中年男子,他见苏铭望乘时神色带着不善,立刻眼睛瞪起,lù出了腰上挂着的yī块白色的令牌。

  “嘿,看起来很tǐng倔呢,这通行令本来只需yī千石,你若想进入第三层,yī千三百石!”那中年男子冷哼中,从怀里取出yī个巴掌大小的石片,在手中yī晃。

  苏铭收回目光,没有理会这中年男子,而是看着那山门幽光,再次迈出脚步,向前走去。

  他这yī举动,不但让那中年男子冷笑起来,更是引起了四周与其yī样贩☆卖那通行令的三部族人注(百度求魔吧,耳根书mí官方YY:3943)意,纷纷看去,哄笑起来。

  “有好几天没看到这样的人了,方林,yī千三百石可不能卖啊!”

  “这家伙居然让方林赶上了,●màinàtōnghánglìngdesānbùzúrénzhù(bǎidùqiúmóba,ěrgēnshūmíguānfāngYY:3943)yì,fēnfēnkànqù,hǒngxiàoqǐlái。

  “yǒuhǎojǐtiānméikàndàozhèyàngderénle,fānglín,yīqiānsānbǎishíkěbúnéngmàiā!”

  “zhèjiāhuǒjūránràngfānglíngǎnshàngle,他赚了,如果是我,没有两千石不卖,要么就乘买,要么就别想进去,谁让他xiū为不够呢。”

  这十多人显然都极为熟悉,此刻哄笑间已有了默契,绝不会有人低价安出,而是帮着yī起抬高价格。

  ●他们的笑声,也引起了四周之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无法通过此门者,大都是lù出同情之意。

  苏铭临近山门,没有踏入,而是右手抬起按在了那幽光上,再次感受到那股排斥之力。

  “两千石,你拿出□两千石,老子就把这通行令卖给你“上子,我可告诉你,你不是第yī个找事的,今天你要不买,按照我们的规矩,你下次来,就算我不在这里,你也要huā更多的石币才能…”那安东部的中年男子立庶大声喊道,但其话语还没等说完,却是立刻戛然而止。

  其旁那些人,也是yī个个纷纷yī惊,不再哄笑,而是愣愣的看着那山门,神色lù出惊容。

  却见苏铭明明站在那里没动,只是右手按在那幽光上,可这幽光却是剧烈的闪烁起乘,似有yī股无形之力冲入其内,使得这幽光如yī张被拉扯的布,竟深深的凹陷下去,其上大量的涟漪四散。仿佛无法承受yī般。

  这yī幕,使得那些贩卖通行令的三部族人,纷纷倒吸口气,那中年男子更是面色瞬间苍白,他们多年在此地赚取石币,每天要看到太多的人在这里进出,可谓是见多识广,这种幽光四陷,他们也看到过几十次,但每yī次出现这样的异变,均都是被kāi尘境强者造成!

  kāi尘强者,yī进入此门,那幽光就会被拉扯,最终如被撕kāiyī般。

  在他们的寂静中,苏铭面前的山门幽光,突然出现了yī道裂缝,苏铭缓缓收回抬起的右手,平静的向前yī步走去从那裂缝内迈入后,这山门幽光才渐渐恢复如常。

  山门外yī片沉默,那中年男子紧张中故作镇定,他身边的那些三部族人,yī牟个愣了半晌,纷纷同情的看向这中年男子。

  “招惹了kāi尘?…方秣你好自为之吧。

  “没想到,他竟是kāi尘境,他看起来有多大年纪?”

  “我从未见过此人,这位前辈yī走叉最近才来邯山城的。”

  那中年男子有些心慌,虽说强自镇定,但内心的害怕却是让他不敢再继续卖着通行令,赶紧匆匆离去,内心颇为后悔,他眼光yī向很准否则也做不了这yī行的事情,明明是看到苏铭第yī次失败后根据那反弹的力度,猜测出苏铭的xiū为,才会出言,可却没想到竟看错。

  “这”这不是欺负人么,你说你明明是前辈,yī次过去不久得了,何必来为难我……”那中年男子越想越是委屈。

  此武的苏铭,走进了那山门内踏入到了这邯山城的第三层,他回头看了yī眼山门内的幽光,lù出沉思之意工“看乘这入微操控,应不是寻常凝血境可以掌握的…我第二次以入微操控的气血,很简单的就走了进来,且这幽光四陷,明显与其他人进入时不yī样。”苏铭沉吟中,向前走去展顺着山路展现在他前方不远处的,便是这邯山城的第二层,其内建筑不算太多,行人也少了yī些但每yī个人,都是凝血第八层以上,甚至那些建筑,也都磅礴大气不少隐隐有威压散kāi。

  显然,这些建筑里有强者坐镇。

  尽管是晌午之时,但此地却没有第四层那般吵闹。苏铭走在这些铺子外,忽然目光yī闪,其神色lù出yī丝奇异,但很快就消散。

  这是yī间出售野兽身上材料的铺子,yī股血腥的气息弥漫,那铺子里盘膝坐着yī个老者,闭着眼,在他的右手腕上,有数个黑色的铃钻:这店铺不大,在右侧的墙壁上,被九根黑色的木钉,钉着yī只磨盘大小的蜘蛛,这蜘蛛通体紫色,已经死亡,但它却是有九条tuǐ!

  那第九条tuǐ颜色赤红,明显与其◆余〖肢〗体不yī样。

  “这是炼制纳神散的三种材料之yī!”苏铭收回目光,向着此铺走去。

  可就在苏铭将要踏入此铺的yī刹那,突然这邯山城的天空,那漂浮的三团雾气,似出现了惊妾,蓦然翻■滚起来,更有轰轰之声闷闷回旋。

  这突然的变故,立庶让那铺子里的老者猛的睁kāi眼,不仅是他,这第三层内几乎所有人,全部都是心神yī震间,齐齐抬头看去。

  却见那三团雾气翻滚越加剧烈,与此同时,在这环山而建的城池里,那在第yī层之上,在那山巅之处的摘星塔内,突然有yī阵透出沧桑之感的钟声,回旋八方。

  ?…?…咚……

  这钟声似掀起了无形的波纹音浪,滚动四周,不但吸●引了这第三层之人的注意,引起了第四层众人的哗然,甚至连上方的第二层之人,也纷纷凝神望去了“钟鸣三声,这是有人要闯邯山链!”

  “很久没见有人敢闯邯山链了!失败者大都死亡,可yī旦成功,就可入主◎★三部满足其yī个要求!”

  “要求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若能成功,则必走被该部奉为首席客家,地位远非那些寻(百度求魔吧,耳根书mí官方YY:3943)常客家能比,甚至我听说,这是天寒宗历次乘邯山○★三部满足其yī个要求!”

  “要求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若能成功,则必走被该部奉为首席客家,地位远非那些寻(百度求魔吧,耳根书msānbùmǎnzúqíyīgèyàoqiú!”

  “yàoqiúháishìqícì,zuìzhǔyàodeshìruònéngchénggōng,zébìzǒubèigāibùfèngwéishǒuxíkèjiā,dìwèiyuǎnfēinàxiēxún(bǎidùqiúmóba,ěrgēnshūmíguānfāngYY:3943)chángkèjiānéngbǐ,shènzhìwǒtīngshuō,zhèshìtiānhánzōnglìcìchénghánshān城收取宗门弟子的标志之yī!”

  “这闯邯山链者,要去闯哪yī个部落的生死链?”

  苏铭耳边阵阵议论之声哗然而起,却见在那山峰顶端,与山峰连接的三条铁链中心,此竟出现了yī个身影。

  “是他!”苏铭看清了那身影,目lù沉思。

  三本书还债:第yī本,皇甫奇的大周皇族,皇甫是个好男人啊,话不多,但人很不错。

  第二本,风铃的傲世九重天,这家伙不是好人,gānggāng爆了耳恨……鄙视他!

  第三本,馅饼的官家,馅饼体重堪比减肥成功前的耳根,咳咳,如今俺瘦了,可以得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