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一杆幡!!


  那闪电之速,在刹那临近残神,直奔其后xiōng之处,在碰触的yī瞬,雷霆之声轰轰回荡,但那残像却是半点都没有停顿,似浑然毫不在意这黑色闪电,哪怕其全身此刻游走无数黑色电弧。

  可虽说如此,但组成这残神的月翼之血,却是在那凝聚了毕图牺牲开尘修为的闪电下,以更快的速度消散,使得这残像存在的时间,更是瞬间缩短,在苏铭意识里,怕是当这斧头落下的yī瞬,此像就会消失。

  但这yī斧★,哪怕只是具备这万古岁月前刑的甚微之力,也足以轰杀yī个区区开尘!

  其抬起的巨大战斧,其上传出了无数哀嚎之声,竟隐隐似有大量的万古岁月拼死在此斧之下的厉hún出现,缭绕在那斧头上,猛的斩下。○

  “不!“毕图眼中lù出绝望,那战斧的落下,让他有种如万山压顶之感,没有半点能抵抗之力,其身子颤dǒu,双手下意识的抬起,似要去阻挡死亡的lái临。

  其身体内,更是此刻黑光yī闪,那之前帮他躲过yī次杀机的黑色光芒再次浮现,在其身子外笼罩,形成了yī个圆形的光罩。

  这是他最后的手段,但那被无数哀嚎的冤hún缭绕的巨大战斧,蓦然斩下中,那黑色的光罩刚yī碰到,就立刻骤然★破碎,甚至连半点、时间都无法延缓,如不存在yī样,使得那战斧穿透而过,直奔绝望的毕图而lái。

  眼看这毕图就要死亡,苏铭对此人恨已然弥漫了全身,但就在这yī瞬间,在那斧头落下的yī刹那,却见●毕图的身前,突然虚空yī阵扭曲,yī个穿着黑衣的身影yī步走出。

  其右手抬起,手中光芒yī闪,出现了yī个紫色的盾,与那斩下的战斧轰然碰到了yī起。

  轰轰之声在这yī刹惊天动地,那黑衣人手中的盾碎裂,其身子yī晃,后退间yī把抓住绝望中带着鸡动地毕图,猛的退后,yī连退出了百丈,这才停下,其容颜隐藏在那黑袍里,看不到是否受伤。

  苏铭惨笑,在那战斧被阻挡的yī瞬,其身体外这月翼之血组成的残神之像到了时限,如风吹灰尘yī般,在这天地间化作了无数红色的尘埃,消失苍茫中。他在此刻也感受到了yī股冲击之力传lái,身体向后倒卷,化作弧形,落在了那鸟龙峰上,轰的yī下倒在那里,喷出大口的鲜血,其身子颤dǒu,身体内的伤势全面爆发,更有那之前强行提高修为造成的隐患也于此刻无法压制,如洪水yī样笼罩其全身。

  他的眼前有了模糊,那是死亡的感觉,苏铭用他的余力狠狠地咬了◇yī下舌尖,这才勉强让自己没有昏mí过去,而是挣扎的坐起,看清了那远处,站在毕图身前的黑袍人。

  “主上!”毕图犹有余悸,脸上lù出后怕之色,他知道若非是这黑袍人lái临,自己必死无疑。
  “倒是小看了这西盟边缘之地的部落,先是苗蛮弱脉之部的两个开尘竟能彼此气血融合,发挥出属于开尘后期的三击之力。

  如今又看到你这小娃娃竟修炼了纯正的火蛮之术,居然让那些月翼引动了刑的残像!刚才那yī击……若非是你修为太弱,提供不了足够的发挥,我是半点都抵抗不住的。”那黑袍人传出沙哑的声音,身子微不可查的yī颤,神色透着余悸,若非这毕图他还有大用,再加上看出那残神yī斧的后劲不足,他是断然不会lái救的,鲜血在其隐藏于黑袍内的嘴角中溢出,可没人能看到。

  “祭骨境……你杀了荆南?“在另yī座山峰上,阿公已经没有了交战之力,此刻看着那黑袍人,缓缓开口。

  “他们毕竟是苗蛮大部而出,以苗蛮的护短,杀之定有后患。

  “那黑袍人看了yī眼阿公,忽然笑了,其笑声传出,带着沙哑与yīn森,他望着阿公,右手抬起从怀里拿出了yī个黑色的令牌,那令牌上刻着yī条完整的脊骨,透出丝丝冷气,yī抛之下,那令牌直奔阿公,在阿公的面前漂浮。

  阿公望着那令牌,神色大变,极为难看。

  “我lái此,除寻火蛮遗迹外,还有yī事,便是lái找你!墨,你没让我们失望,若你死在了毕图手中,也就不是曾经我们中的yī员了,不过你当年犯下的错误,今天,需要付出代价了。”那黑袍人说着,收回那黑色的令牌,不再去理会墨桑,而走向着苏铭yī步步走去。

  “没想到,竟在这里,真的发现了火蛮的传承之人……”

  苏铭轻叹,他神色平静,即便是没有这小黑衣人,他估计自己的伤势如今也没有机会去恢复,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他甚至都没有去看这个黑衣人,而是望着另yī座山峰上的阿公,目中lù出柔和,他已经尽力了。

  “yī切,结束了……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他”“。”阿公沉默,他没想到这yī切,竟是当年无意中加入的那个可怕的群体造成,苦涩中,闭上了眼。

  可就在阿公的双目闭合的yī瞬间,忽然其身体猛的yī颤,却见在他的身休上,此刻赫然出现了yī片黄色的光芒,那光芒刹那就达到了刺目的程度,yī股似不属于这片天地的气息,带着yī股突兀,带着yī股霸道,蓦然的在阿公的身体内爆发出lái。

  这股气息出现的yī瞬,那走向苏铭的黑衣人脚步直接yī顿,猛的回头,其隐藏在黑袍中的面孔,lù出了yī丝骇然与震惊,他看到了墨桑的身体上爆发出了强烈刺目的黄色光芒。

  这光芒在闪烁中,赫然凝聚于墨桑的天灵,yī声闷闷的轰鸣回荡间,却见yī个只有巴掌大小的黄色小旗,直接从墨桑的天灵飞出,漂浮在了他头顶七寸之处。

  墨桑身子yī颤,猛的睁开眼,抬头中看到了那黄色的小旗时,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你……你怎么出现了!”这小旗的出现,让阿公难以置信,他本以为此物yī辈子都不可能出现,因为当年那给他此物之人是将此旗融入到他的血脉里阿公这些年lái尝试了无数次,但却丝毫无法察觉,只能隐隐感受其存在。

  阿公yī脸震撼,倒吸口气猛的看向苏铭,目中lù出了恍惚,似明白了什么。

  他挣扎的猛的站起身子,yī把抓住那小旗,此旗更是迎风见长在被阿公抓住的yī瞬间,直接化作了三丈多高,它不再是旗,而是成为了的大fān!

  其颜色也是瞬间从黄,变成了黑,但随着其展开却见那黑色的fān布里,竟并非漆黑yī片,而是有点点星光□,那里面赫然是yī片星空!

  这星空,透出陌生,它似不属于蛮族抬头所看的夜空,而是在某个遥远的地方,或许在那里的人,抬头所看,才会看到熟悉。

  那黑袍人心神剧震,yī股不妙之感化作了强▲▲烈的危机,让他神色大变中猛的yī步迈去,就要阻止墨桑的行动。

  但他阻止不了墨桑拿着那巨大的fān,站在那山峰顶端,右手伸出,使得此fān横着,向左侧猛的yī挥,似带起了风,将那fān布完全的◇铺展开lái,起了波浪yī样,在那黑衣人lái临的yī刹那,墨桑右手拿着的此fān,已然绕着身体猛的划了yī圈。

  那fān布舞动,从墨桑的脸上轻柔的抚过后,被他鼻起中,再次变化,越lái越大,几乎是眨眼中,那fān布里的星空,豁然间闪烁出强烈至极的星光,更是从阿公手里直接飞起,在天空上,自行的旋转舞动。

  越lái越大,越lái越宽,瞬息间,此fān竟庞大到似堪比星空,舞动之间,竟使得天地色变,风云倒卷,更是有yī声惊天轰鸣回旋中,这fān布飞向天幕,却见那天幕,直接被这庞大的fān布取代!

  那夜空,在这yī刻辜然yī变,被这fān布内的星空取代,使得这yī片夜空,刹那改变!

  这是改天之术,这是让这片夜空消失,被那fān布的星空取代之术,在这yī瞬间,苏铭愣了,他抬头望着天空,那天空的星光,yī片陌生。

  毕图也是呆在那里,身子颤dǒu,他看不到熟悉的星,此刻目光所看的夜空,透出陌生,那是yī片,他从未见过的天空。

  那里面的所有星辰,没有yī颗熟悉!

  要知道夜晚的星空,是每个人从小到大都会天天看到,那每yī颗星星都会有熟悉的感觉,它们之间的距离,它们组成的图案,都会被慢慢的留在记忆了。

  若是有yī天,突然变化了,会被人立刻察觉,那种陌生,会让人心中浮现惊huāng!

  那黑袍人身子剧烈的颤dǒu,他看着这片陌生的星空,yī股恐惧之意哪怕他是祭骨境强者,也丝毫无法减少半点,因为他知道yī些事情…“。

  “外域星空!这是外域的星空!”

  在这片星空出现的yī刹那,阿公喷出鲜血,身子踉跄后退,但却猛的大声向着愣在那里望着星空的苏铭吼了起lái。

  “苏铭,记住这片星空!”喊完这句话,阿公似失去了全部力气,倒了下lái。

  苏铭身子yī颤,看着那天空陌生的星辰。

  却见那天空上的星空,此刻爆发出了强烈的星光,那些星光闪烁间,竟使得那些星辰蓦然有了移动,在下方众人的目光里,这些星辰的光芒快速的连接在yī起,竟形成了yī个模糊的人形。

  那人形之大,似占据了这片星空的全部,随着星光越加的璀璨,其样子也赫然慢慢的清晰起lái。

  那是yī个中年男子!

  在苏铭看到了这星光组成的身影其面孔的yī瞬间,他的身体猛的yī震,lù出无法置信之色,他完全的愣在那里。

  这被星光组成的巨大身影,其容颜,赫然与苏铭的相貌,有五分相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