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106章 踏月而战!(二合一)


  正文]第105、106章 踏月而战!(二合一)

  ------------

  嗮毕图眼中lù出强烈的shā机,他一眼就育出,让自己有如此恐慌之感的,就是那鸟龙峰上的◆◆身影,正要临近。

  阿公此kè察觉到了毕图的异常,更是到了鸟龙峰上的苏铭,双目一凝间,猛的迈出一步,阻挡了毕图的身影。

  以疲惫的身躯,再次与其jiāo战起来。

  在毕图愤怒的○嘶吼中,其身后那磅礴的雾气,此kè竟的凝聚,赫然化作了一只伸开翅膀似可以遮天的月翼!

  那月翼望着苏铭所在的地方,神sèlù出剧烈的挣扎,似在它的体垩内,有两种意志存在,一◎种是来自毕图,另一种则是来自那冥冥中的火蛮亡魂,让它去向着那点燃了血火的身影,去膜拜!

  苏铭双目望着天空的月,那月在他的目中所,已经赤红一片,他身子颤抖,右手食指的叠燃,一如既往的艰难。

  “万古岁月前的火蛮一族……我苏铭学得火蛮之术,今日在此乌山血火叠燃……重现火蛮之…你火蛮若有灵,何不助我!”苏铭神sè透出坚定,喃喃中,右手食指猛的一划,其左目剧痛间,直接爆发出了滔天之火,他苏铭,叠燃了左目!

  在其左目被叠燃的一瞬,乌山五座山峰再次震动起来,这一次的震动,要比之前强烈数倍之多,甚至有大量的碎石砰然中脱落,向着下方滚动,仿佛这乌山内,存在了挣扎,如有一个jù人在那乌山下,要崛起,要起!

  与阿公墨桑jiāo战的毕图,此kè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其七窍流血,整个人倒卷后退,双目一片血红,似有模糊的月影在其瞳孔内浮现而出。

  如今的他,起来极为凄惨,披头散发,鲜血弥漫中,阿公墨桑目光一闪,死死的追近,与此同时,那天空的jù大月影更是身子颤抖,发出了尖锐的嘶吼,仿佛其体垩内那两股意志,正进行着鸡烈的碰撞。

  “shā了他!我蛮血所化的月翼,shā了他!”毕图厉声大吼,右手抬起在自己xiōng口猛的一拍,顿时其眉心那月翼的图腾散发出刺目的光芒,使得那月翼同样在嘶鸣中,双目渐渐不再挣扎,而是lù出与毕图一样的shā机目光,翅膀一扇,直奔鸟龙峰的苏铭而去。

  紧接着,那毕图退后中,双臂伸开,立kè这大地上冒出了一丝丝的白气,直奔其全身而来,似对其体垩内的伤势正的恢复,猛的一步迈去,与来临的墨桑战在一起,那轰鸣之声回旋下,墨桑面sè苍白,但却咬牙反抗。

  远处那天空上jù大的月翼,其速极快,如一团磅礴的云雾,带着一股shā机刹那临近了鸟龙峰,其嘶吼化作狂风吹动,仿佛要将鸟龙峰拔起一般,但就在它□临近的一瞬,盘膝中的苏铭,蓦然起,双目透出那血月之影,猛的向那临近的jù大月翼。

  “退下!“苏铭话语平静,其右手指尖从左目上挪开,放在了右目瞳孔上,冷冷的着那堪比山峰般大的月翼。

  ▲◎苏铭的身子瘦弱,与这jù大的月翼比较,丝毫不起眼,但如今他那冷漠的声音传出,那月翼却是庞大的身躯颤抖起来,的停止在了苏铭的十丈外,目中的shā机化作了挣扎,lù出痛苦。

  这一幕,让□阿公墨桑神sèlù出难以置信之sè,更是让他毕图身子剧烈的颤抖,仿佛他如今,就是那月翼,感受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威慑之力,从那乌龙峰瘦弱的身影上,惊天而起。

  这毕图身子颤抖中,一拳轰开纠缠的墨桑,咬破舌尖,喷出鲜血的刹那,他的右手猛的扣在自己的眉心,随着其一声咆哮,竟的将眉心的那块有月翼图腾的ròu撕下,被喷出的鲜血笼罩在内后,蓦然的燃烧起来,散发出大量的红雾。

  与此同时,那在苏铭十丈外的月翼,其全身迅速燃烧,弥漫出了一片尖海,在那火海中,其目中没有了挣扎,而是直奔苏铭而去,十丈的距离,它瞬间就可达到,其样子,似要吞噬了苏铭!

  苏铭神sè依旧平静,几乎就是那月翼扑来的一刹,他的右手食指,在右目上猛地一抹而过,天地sè变,风云倒卷,他脚下的鸟龙峰震动轰鸣之声崛地而起!

  血火叠燃,第四次,但这一次叠燃,苏铭的体垩内没有血线增加,而是在他脚下的鸟龙峰剧烈无比的震动中,天空的月,不仅在苏铭去成为了红sè,而是在所有人的目中,都成为了红sè!

  血月之夜!

  在这血月出现的一kè,乌山附近八方,那连绵不绝的丛林里,躲藏不愿再战的黑山族人,一个个当到这血月后,立kè发出了恐惧到了极致的惊呼与骇然。

  “血月,怎么会出现血月!”

  “不是前段日子刚刚有血月出现么,竟……竟再次有了血月!”

  不仅是这些丛林里的黑山族人,在那黑山部落里,同样有惊恐绝望之声回旋,这些留下来的族人们,一个个颤抖着躲藏起来。

  风圳部落外,迁移中的乌山族人,他们的四周有数十个属于风圳的蛮士,以叶望哀冲为首,他们接到了族长的命令,前来帮助乌山,在途中遇到后,为乌山族人护送,此kè也同样到了那天空的血月,纷纷神sè一变。

  还有那乌龙部落,也同样到了这血月!

  一片惊惧的哗然!

  乌山半空,那毕图在到那血月的一瞬,整个人愣了一下,但立kè目中有了喜sè,他,不怕血月,身子一动,冲向墨桑,使得墨桑连连后退,嘴角鲜血弥漫,飘落开来,化作血滴四溅,被毕图不知以什么蛮术落在身上,使得阿公身子倒卷而去,那毕图正要追上。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愤怒的声音,从那鸟龙峰上蓦然传出,如滚滚雷霆一样。

  “毕图!”

  鸟龙峰剧烈的震动,山石大量的脱落,形成了轰鸣jù响,山脚下的丛林,更是有阵阵尘土扩散,吹动那些积雪,形成了一个以乌山为中心的jù大环形冲击。

  一声声嘶吼回旋,却见从此峰山体的哭量裂缝内,在那嘶吼与翅膀扇动的声晋爷,lù出了一双双血红sè的双眼,紧接着,一只只月翼猛的冲出,它们目lù红芒冲出之时远远一遮盖了天地一样,无穷无尽。

  紧接着,那黑炎峰,还有其余的三座山峰这整个乌山全部都在那极致的震动轰鸣间,其山内的月翼撕破了笼罩它们的红sè衬干,蓦然冲出!

  这一幕,如同末世,那是每数年一次的血月再现!

  漫天遍野全部都是疾驰的月翼,其数量起来,不下数万之多,回旋在苏铭的四周把苏铭的身休掩盖在内,那一声声嘶吼惊天动地!

  它们的目中带着鸡动,带着兴垩奋,在回旋间,那嘶吼的声音仿佛是朝拜之声,围绕着苏铭,似乎苏铭,就是它们的王!

  毕图心神颤动,猛的抬头,在到这一幕后,其神sè变化,lù出从未有过的震撼,他着那弥漫在天地间的无数月翼,甚至连呼吸都忘,如雷霆轰入脑海,完全的呆了。

  他能感受到,在苏铭的身上,有强烈的火蛮之术存在,那是极为正宗的火蛮,与自己依靠外人帮助下获得的,有天与地一样的差距。

  “这……这……”他嗓子里发出咽下唾沫的声音,喃不出完整的话语,他的双目里,那模糊的月影与苏铭比较,相差太多太多。

  那临近苏铭的jù大月翼,更是在此kè,目中的shā机完全散去,lù出了狂热与鸡动,同样回旋在苏铭脚下的鸟龙峰。

  苏铭目光一闪,神sè没有lù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