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为什么。(第一更)


  他用黑山族长的脚步指引,让其帮助他找到了这黑山部的援军,又shì当着这些人的面前,以cán忍的手段杀了黑山族长,且害下头颅,这举动被苏铭刻意之下放大了数倍,在配合他此刻满月下的妖异之身,立刻让他的优势,在瞬间达到了极致。

  苏铭必须要这me做,他的疲惫很深,尽管有月光滋养,但他还要去杀山痕,对于这个如今受伤逃入丛林内的叛徒,苏铭恨之入骨。

  如何在有限的体力下,完成全部的目标,shì苏铭如今不得不面对的局面,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些攻心一般的行为。

  尤其shì那与黑山族长样子相似的大汉死亡,更shì让苏铭的这行为,被染上了一股神秘,借着邪蛮二字所代表的恐怖,使得苏铭那向前一冲的刹那,黑山的援军四人,已然失去了斗志,骇然的快速后退就要逃离这里。

  实际上即便shì没有与这黑山族长样子相似的大汉,苏铭也会在交战中以同样的方法震慑人心,以达到了其攻心的目的。

  这不大的丛林空隙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呼啸之声中夹杂着阵阵死亡前绝望的声音,许久,随着此地慢慢重新化作了寂静,苏铭拖着身子,一步步走出。

  他的身体上,再次多出了几道伤口,尤其shì其中一刀,似可入骨一般,在那月光下,渐渐不再流出鲜血,可苏铭的面色,却shì与那地面的积雪一样,苍白着。

  在他的身后,倒着四具尸休,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地面的雪,为他们黑山部的入侵,付出了代价。

  实际上,此刻的黑山部,已经后悔了他们错误的估计了鸟山的反抗更走过度的高估了他们蛮公的强大。

  这种后悔,实际上在丛林里陷阱处,他们就已经有了感受,但已经战到了那种程度,蛮公不发令,他们不敢退,唯有错下去。

  但尽管如此,依旧还shì有一些没有死亡可却受伤的黑山部族人,在这杀戮中被鸟山部的拼死所惊,他们没有继续追杀,也没有回到黑山部,而shì散了开来,在这丛林里远远退开试图以伤为由,给自己找到不继续战下去的借口。

  乌山部的疯狂,让他们刻骨铭心。

  苏铭疾驰在这从里内,他喘着粗气按照地面上的蛛丝马迹,按照他从小于丛林内自然而然学会的追踪之术,寻找着☆山痕!

  他要找到此人,代南松,代整个鸟山部的族人,代那些在陷阱中死去的所有熟悉的面孔,去问山痕一个为什me!

  天空上的轰鸣还在持续,苏铭知道,那shì阿公拼着祭献生命,死死的拖住那○黑山毕图与其交战至今,还在继续。

  他用他能做到的一切,来守护着族人的安全,苏铭沉默,但目中的执着与坚定,却shì没有丝毫减少。

  正前行中,循着山痕留下的线索,苏铭疾驰追击,在这途中,于此从里内,苏铭看到了一具具尸体,那些尸体,全部都shì之前一路上选择留下的族人。

  看着这些族人,苏铭的心里在悲伤的同时,也有深深的敬意,从那一个个族人的尸休旁走过,苏铭的脚步,在远处的丛林内,停了下来。

  他的前面,shì一颗大树,那大树下,靠着一个青年,他的双手垂下,在他的右手边,有一个骨做的殒,那损上染着变成了褐色的血,把其中的几个孔似盖上了。

  苏铭来到近前,望着死去的柳笛,他的尸体已经僵硬了,无神的双目望着天空,不知道他死前在看着什me,或许,如那鸟山的葬歌一样,他在问着,那天空的蓝,shì谁的目光,那黑夜的星光眨眼,又属于谁。

  看着柳笛,苏铭慢○慢的蹲下身子,捡起了那骨做的损,放在了怀里。

  他忘不掉很多个夜里,那在安静的部落中回荡的让他有些不满的呜呜损曲之声,甚至有那me几次,他都想要去找这个家伙,但却忍住了。

  可如今,苏◆○慢的蹲下身子,捡起了那骨做的损,放在了怀里。

  他忘不掉很多个夜里,那在安静的部落中回荡的让他有些不满的呜呜损曲之声,甚至有那màndedūnxiàshēnzǐ,jiǎnqǐlenàgǔzuòdesǔn,fàngzàilehuáilǐ。

  tāwàngbúdiàohěnduōgèyèlǐ,nàzàiānjìngdebùluòzhōnghuídàngderàngtāyǒuxiēbúmǎndewūwūsǔnqǔzhīshēng,shènzhìyǒunàmejǐcì,tādōuxiǎngyàoqùzhǎozhègèjiāhuǒ,dànquèrěnzhùle。

  kěrújīn,sū铭闭上眼,他很想很想再去听一缕损曲,可吹奏的人,已经归去。

  苏铭,离开了。

  带着其速度,带着其月光下身后飘舞的无数丝线,在这丛林内,向着前方疾驰,循着山痕的足迹,苏铭追出。

■  那地面属于山痕的足迹很shì凌乱,这代表了山痕不但重伤,且其心似也乱了,所以才会在逃遁中,忽略了掩盖。

  亦或许,他也没有预料到,有这me一小人,会对他死死的追击。否则的话的,以山痕身为鸟■山猎队魁首的身份,他对丛林的熟悉,绝不比苏铭差上半点。

  这场追击,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在继续,当天空已然完全的深夜,那满月在天,其光芒映照下,四周的星光都黯淡下来,即便shì那天空轰鸣中的滚□滚雾气似都无法遮掩的时候,苏铭走到了阿公之前划出的阻挡黑山追杀之人脚步的沟壑,那光幕已经破损,不再了。

  于此地,苏铭看到了鸟拉,她安静的躺在那里,似在微笑。

  看着鸟拉,苏铭轻轻地走■到其近前,望着其苍白中模糊的脸,耳边似浮现了鸟拉死前的话语。

  “你……shì墨苏me……”

  站在鸟拉的尸体旁,许久之后,苏铭猛的抬起脚步,走了出去。

  走过这里,苏铭来到了那杀死毕肃的地方,毕肃的尸体已经不见,显然shì被人取走。

  这一路疾驰,苏铭看的一幕幕,让他好似重新回顾了部落战争的惨烈,让他深深的记在了心理,直至他来到了其身子一颤的地方。

  这里,还shì属于丛林,在苏铭的前方,他看到了满地支离破碎的血肉,唯有地面上那一些苍白的发丝,lù出让苏铭熟悉的那一个个苍老的身影求魔吧首发,耳根书mí官方YY:3943】

  此地shì部落迁移中,刚刚于那陷阱的地方离开后,部落里的那些老人选择留下的地方。这些老人已经不再了,苍凉的风吹过大地,吹起了地面上的雪,还有那一些零散的白发。

  他们向阿公索要了可以让自身血肉爆开之物,用他们cán余的生命,在那谈笑年轻时的过往中,在那黑山部的追兵来临时,无畏大笑,化作了一声声砰砰之响。

  苏铭向着这片血地深深一拜,这些普通的族中老人,与战死的蛮士一样,让人敬重。

  沉默的抬起◆脚步,苏铭走过这片雪地,这一路上,他找到了鸟首的五支箭,将它们放在了身后,随着其追击,他来到了那此番交战,死亡最多的一处地方,也shì最惨烈之地,这里,shì那黑山部的陷阱所在。

  看着这片陷★阱之地,苏铭对于山痕的杀机,更重了。

  那地面上的死尸众多,尤其shì在幕铭的面前,那十多个本在部落里好吃懒做的青年,他们义无反顾的冲出的一幕幕,让苏铭的心,仿佛又出现了痛。

  他追寻着山痕的足迹,那足迹告诉着苏铭,他所看到的这一切,shì山痕在逃遁中,也看到的,甚至在这些地方,山痕的脚印明显的重了不少,似乎他曾在这里停顿过。

  “山痕,你要去的地方……会shì那里me…“。”苏铭喃喃,神色带着复杂,在他很小的时候,山痕就shì部落里猎对的魁首了,甚至与雌首一样,都shì部落的拉苏们崇拜的长辈与强者。

  两个人不同的xìng格,使得雌首虽说更受拉苏们喜爱,但山痕的冷漠,却shì同样让那些拉苏们,在害怕的同时,隐隐能感受到其庇护。

  或许,他shì不得不冷漠,身为猎队的魁首,守护鸟山,提供足够的食物,这使得他很多的时间都在外出与野兽厮杀,见到了太多血腥的山痕,他或许也有微笑,但这微笑,往往都shì在族人们因足够的食物没有饿死之人时的欢呼中,才能出现在隐藏于暗处的山痕的脸上。

  他的微笑,族人们大都看不到。

  这样一个人,为什me要背◇叛族人,苏铭沉默中,走过了这处陷阱的地方,他不再去看地面的足迹,他已经猜到了此刻的山痕,在什me地方了。

  走过这之前的陷阱,在那月夜下,苏铭向着前方化作一道红色的长虹,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苏铭的前方,出现了一个黑夜里,模糊地轮廓。

  那里,曾经存在了欢笑,曾经存在了快乐与美好,每天的夜里,都会有篝火照亮四周,有族人们的舞蹈,有拉苏们于夜晚中的玩耍。

  那里,承载了苏铭十六年的记忆,可如今,却shì一片萧瑟,一片cán破,一片废墟。

  那里,shì他们鸟山部的部落。

  月光下,随着苏铭的临近,他看到在那没有了大门的部落中心,在那雪地上,在那满地的杂乱中,有一个汉子,跪在那里,正哭泣着。

  他的哭声于这安静的夜里,很清晰,回荡四周,那哭声中透出的悲哀,让苏铭的脚步有了一顿。

  “这悲哀,shì真的me……”苏铭握紧了拳,坚定地走了过去,随着他的接近,当他走过了那cán破的部落之门,距离那哭泣的汉子百丈距离之时,苏铭停了下来。

  他看着那汉子的背影,听着其痛苦的哭声,看着眼前这往昔的家园,苏铭的心,似被刀狠狠的刺痛。

  “为什me!”

  第一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