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雷辰的抉择!(第二更)


  在那血线一断的刹那,雷辰身子颤抖杰喷出鲜血。

  山痕被这南松一掌拍出,面色苍白,落地后踉跄提出数丈,鲜血从嘴角溢出,神色复杂,露出愧疚的痛苦,似不敢面对南松,低下了头。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转眼间,一切逆转,苏míng盯着山痕,惨笑qǐ来。

  山痕面色苍白,嘴角不断地溢出鲜血,忽然仰天大喊,其喊声凄凉,猛的转身,不再去看南松与苏míng,而走向着那丛林,疯狂的奔跑,转眼就冲入丛林,随着那带着痛苦的嘶吼远去,山痕也消失在了丛林内。

  与此同时,那黑山族长狞笑,似对这一幕早就预料,

  直奔南松而来,且方才那与南松交战的黑衣人,此刻也是带着伤势,向着▲南松一拳来临。

  南松神色带着悲哀,面无血色,身体枯萎成了如骷髅一般,他的后背上,那把弯月刀深深的刺入在内,不断地流着鲜血。

  在那黑山族长与黑衣大汉临近的刹那,南松突然大笑,其笑声透☆出苍凉,全身猛的一震,立刻其眉心裂开一道长长的缝隙,一片黯淡的青色虚影蓦然而出,直奔那来临的敌人而去。

  在临近黑衣人与那黑山族长的一瞬,这青色虚影轰然爆开,化作一股惊人的冲击向着四周倒卷而去,那黑衣人本就受伤,此刻在这冲击下更是无法承受,脆弱的双眼立刻碎裂,惨叫中后退。

  至于那黑山族长,同样没有预料到南松在如此重伤下还能展开如此手段,且他知晓南松身上的那把刺入体内的弯刀,蕴含了●一种剧毒,此毒可yǐ使得鲜血凝固,可yǐ防止强者血线自爆,故而他之前才敢临近。

  此刀,是黑山部本为了鸟山蛮公准备,但却出现了意外,用在了这南松身上。

  黑杀族长喷出鲜血,他这一路追击◆○而来,体内伤势如今再也无法压制,鲜血喷出中,其气息更是虚弱,落地倒退了数十丈,神色露出骇然。

  却见那青色虚影爆开的同时,站在那里的南松,其双眼蓦然qǐ了明亮的光芒,好似伤势全部好了一样,身子☆érlái,tǐnèishāngshìrújīnzàiyěwúfǎyāzhì,xiānxuèpēnchūzhōng,qíqìxīgèngshìxūruò,luòdìdǎotuìleshùshízhàng,shénsèlùchūhàirán。

  quèjiànnàqīngsèxūyǐngbàokāidetóngshí,zhànzàinàlǐdenánsōng,qíshuāngyǎnmòránqǐlemíngliàngdeguāngmáng,hǎosìshāngshìquánbùhǎoleyīyàng,shēnzǐ向前一步迈去,直接就来到了那倒退重伤的黑衣人身前,一拳轰在此人闪躲不及的胸口。

  轰的一声,这黑衣大汉身子一颤,胸口直接血肉模糊,双目黯淡,直接死亡。

  南松没有停顿,猛的看向那不远处的黑山族长,神色平静,直接一晃而去,那黑山族长一脸惊恐,尖叫中后退,与那剩余下来的五个黑山族人临近后,眼看南松已然来临,他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身旁的一个族人,似送入了一股力量,将这族人猛的扔向南松。

  这黑山族人惨叫的声音,被其全身突然的爆开之声淹没,形成了大片的血雾四散间,黑山族长带着惊恐与慌张,低吼qǐ来。

  “退!”话语间,便于与剩下来的四小黑山族人,在他们的保护下,不顾一qǐ的冲向丛林,他们已然彻底的怕了,尤其是南松的强悍,让他们无法置信。

  在那黑山族长看来,他自己的生命宝贵,不能留在这里,且他知道,下一波的黑山援兵已在路上,只要他们会合后,就一切安全。

  “想走!“南松看都不看那面前的黑山族人自爆,右手向前一挥,那自爆的血雾顿时消散,他身子落地后,双手向着大地猛的一按。

  顿时在那黑山族长等五人疾驰逃遁的脚下,地面立刻震动,一只巨大的泥手轰然而去,向着黑山族长抓去,在那黑山族长的疯狂中,他又一次将身边的族人推了过去,避开了生死,但其胆子却似完全丧失,头都不回,与另外的三个族人,冲向了丛林,急急逃去。

  “丧失了荣耀的黑山部,给老夫滚!”南松没有去追,而是站在那里,向着丛林发出了一声悄天之吼。

  方才的一切都是在数息间发生,苏míng此刻临近,看着南松站在那里,看着其身体竟在那些黑山族人逃走后,yǐ肉眼可见的速度虚弱下来。

  “部落,应该安全了……下一波的黑山族人,不会那么快来临,他们死亡了很多,已经有了退意。”南松依旧站在那里,其脸上从眉心处出现的裂缝,散发出了灰色的光芒。

  “我完成了与你阿公的约……还了他当年救命之……“南松看向苏míng,脸上露出了微笑。

  “南松爷爷…”苏míng轻声开口。

  “其实就算山痕不伤我,我也坚持不了多久,本打算死前,用我的青索之术为你们几人疗伤,更补偿雷辰被我吸走的部分生机,可现在,我做不到了。”南松轻叹,抬头看zàn天空,那远处的天空依旧红雾弥漫,隐隐传来轰鸣,他知道,那是墨桑还在坚持。

  “如果你能在看到山痕……帮我问问他,为什么!”南松背着手,闭上了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身体似在这大地上扎根,他的前方,是那黑暗中的丛林,他的背后,那鸟山部族人走过的痕迹。

  月夜下,他的背影拉着很长,很…一股悲壮弥漫在苏mí★ng全身,他望着没有了生机的南松,没有去碰他的身体,而是退后几步,跪在那里,向着南松磕了三个头。

  “苏míng……“雷辰挣扎的站qǐ身,来到了苏míng身旁,同样跪在那里,神色带着哀伤,此刻◆的他,看qǐ来已经不是少年的样子,而是有了苍老,如同四十多岁。

  许久,有轻柔的风吹来,吹动了大地上的雪,吹动了南松死后也依旧巍峨的身上发丝,吹动了苏míng与雷辰的心。

  “部落应安全了……雷辰,你回去吧。”苏míng默默地站qǐ身,其目中有寒光,望着那前方漆黑的丛林。

  雷辰摸了摸自己的右眼,那右目已经瞎了,他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

  “我不回去了。”

  “我要去寻找,可yǐ让我变强的力量……只有自己成为了强者,才可yǐ不受屈辱,才可yǐ保护我想要保护的家园与族人。

  我听说,在平原的另一边,翻过了一些大山后,还有一个部落,那部落很遥远,但却比风圳还要强盛……我要去那里,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也要成为强者!

  哪怕成为邪蛮,我也心甘情愿!”雷辰神色露出极为坚定之意,更有一股疯狂,只不过那疯狂只在目中深处,没有从其神色上显露出来。

  “苏míng,你与我不一样,你回到了风圳后,会有更好的发展,但我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等着我,总有一天,我成为了强者后,我会回来!”雷辰闭上眼,喃喃着,上前一把抱住苏míng,两个人默默地抱着,许久,雷辰大笑,转身带着其略有显露苍老的背影,向着远处,向着他的梦想与执着的地方,一步步走去,越来越远,直至完全的消失在了苏míng的目中。

  苏míng望着雷辰,他没有去劝说,而是目送着对方远去,他不知道能否再看到雷辰,对于未来,苏míng出现了迷茫。

  许久,他甩了甩头,在这天空的满月下,他的迷茫被一股寒杀取代,望着那隐藏在黑暗中的丛林,苏míng深吸口气。

  “现在,该我追杀你们了!”

  “还有山痕……”苏míng回头看了一眼凤圳的方向,那里,在途中隐藏着他的族人,或许白灵如今也还在风圳。

  “约…“苏míng苦涩,闭上眼,当他再次睁开时,□其内一片可怕的平静,他身子向前猛的一步迈去,月光缭绕全身,在这满月里,他如同一个带去死亡的阴影,消失在了那丛林内,疾驰追杀而去。

  没有了追兵,族人们会安全的到达风圳泥石城,这一点苏míng可●yǐ确定,他更是知道,在这场迁移里,已经不需要自己在为族人去做什么了。

  他已经做到了自身的全部,但此刻的他,却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清晰的记得,在那黑山蛮公出现时,自己在那熟悉中,脑海浮现的●模糊念头。

  这个念头,在他之前看到阿公被那巨大的月翼追击时,

  爆发了,当他感觉自己那一瞬间好似飞qǐ,化身成为了那月翼改变方向直奔黑山蛮公而去的一刻,苏míng脑中那模粗的念头,清▲晰了。

  “火蛮之术……我修炼了火蛮,而月翼是由火蛮族人所变幻而成,故而在功法上,我可yǐ压制!且因三次血火叠燃,我的血液里似也有了火焰,所yǐ……我应能帮到阿公!”苏míng平静的双月内,有赤红月影闪烁,在这黑夜里,露出了妖异。

  他身子如一缕烟丝,在这丛林内疾驰而去。

  “在这之前,我更要让黑山部痛!让他们也感受到,族人死亡的悲伤……如今那黑山族长重伤,其身边三人,更不足为虑……还有山痕!”苏míng握紧了拳,低着头,在这丛林内一闪消失。

  从被追杀到反追杀回去,从身为猎物到变成了狩猎者,苏míng,在不知不觉中,被改变了很多。

  爆发第二更!月栗若疲,推荐票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