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殉与殇 (求推荐票!)


  正文]第九十章 殉与殇 (求推荐票!)

  ------------

  他men害怕死亡,他men恐惧的似心脏都要碎开,所以他men不敢在部落的后面,本想选择中间,可那人群中间★的,都是一些失去了亲人的拉苏孩童,如此一来,他men只能选择紧靠着族长,在部落人群的前方,因为他men觉得,zhè里是安全的,因为他men觉得,一切都有族长在前守护。

  可如今,他men看到了族长的危机,但zhè危机只要他men不走出zhè蛮像光芒,暂时就不会有所伤害……搜索最新更新尽在bsp;在zhè危急的瞬间,那最前方的十多个青年里,有一个人,他面sè苍白,身子颤抖,脆弱的身躯似要被zhè恐惧轰开,但他的双眼,此刻却是第一次出现了疯狂,出现了血丝。

  “老子zhè半生都是浑浑噩噩,hún吃等死,没有为部落做出半点贡献,反倒làng费了那么多的食物,我知道很多族人都看不起我,我知道就连那些拉苏也都认为我是废物……

  我的确是废物,我没有蛮体,我懒惰,我不具备强壮的身躯,我没有任何用处……我唯一有的,就是阿爸当年为部落猎取野兽时用死亡换来的荣耀……

  今天,老子要告诉所有族人,我是废物,但我也是部落的族人!!!”那青年红着眼,嘶吼中猛的冲出,直奔族长而去,用他的血ròu,去为族长的生死,搭建一座生命之墙!

  轰的一声,zhè青年的身体,在族长的退后中,与其jiāo错,挡在了其前,但只是瞬间,他就被一只呼啸而来的利箭穿透身子,整个人蓦然爆开,直接死亡。

  “阿爸……你的拉苏,不是废物……”那青年死●前,惨笑。

  几乎就是zhè青年冲出死亡的一瞬,其同伴,那十多个青年一个个全部嘶吼着,疯狂的冲了出来,他men要用生命,去报答部落的养育,用生命,去再次迎接那染了尘埃的荣耀。

  “我m◆en是废物,但我men也是部落的一员!!”那十多个青年吼着冲出,用他men脆弱的身体,用他men的鲜血,为他men部落的族长,为他men的族人,组建了血ròu的沟壑,轰鸣之声不断,那追击而来的黑山部二人,他men显然没有料到乌山部的普通族人,竟能在zhè个时候冲出,但zhè二人的目中却是透着轻蔑与不屑,在他men看去,zhè群普通的族人,脆弱的不堪一击。

  在那轰鸣中,zhè十多人纷纷血ròu模糊,纷纷支离破碎,但他men却依旧用生命,用他men的意志,死也要阻挡,更有的人,用身体抱住了那黑山瞭首大汉,哪怕身体被震的破碎了,可牙齿却死死的咬住。

  惨烈,zhè场大战至今,其惨烈的程度似达到了极高,zhè十多个青年的意志,撼动了黑山部追击的二人,他men没有想到,zhè些普通的乌山族人,竟有如此的疯狂与执着,将他men的追击的脚步,拖延了那么两息左右。

  两息的时间很短,代价是那些青年的生命,可zhè两息,却是换来了乌山族长的生死危机的转换,在那悲哀中,乌山族长回到了蛮像光芒内,他的心似刀割,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死,不是为了自身,而是为了部落。

  他看着那前方的满地尸体,看着那些曾经让他很无奈,甚至有些反感的一群人,望着zhè些熟悉的面孔如今血ròu模糊,乌山族长,zhè一个四十多岁铁塔般的汉子,哭了。

  他身后,更多的族人,哭泣着,那十多个青年,用他men的生命告诉了所有人,他men尽管是废物,但他men,也是部落的成员,他men,也可以为部落去死!

  苏铭咬着chún,与眼前那个大汉一次次的轰击,他全身二百四十三条血线已然凝聚成了一条,在那不断地低吼中,与zhè大汉展开厮杀。

  他擅长的是速度,那大汉则是力量,与叶望类似,zhè场jiāo战,即便是在zhè战场中,也是极为显眼,雷辰看到了,乌拉看到了,很多的族人,都看到了。

  那族人群中的小女孩,流着泪,看着苏铭,她害怕。

  就在zhè时,一声惊天轰隆之音从远处蓦然而起,却见那与阿公jiāo战的黑山部蛮公毕图邪蛮之术所化的黑雾身影,骤然崩溃,化作了无数黑气向着四周倒卷间,阿公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迈着大步瞬息间向着部落人群而来。

  阿公,回来了!!

  他速度之快,整个人似在天空向前走出了三步,第一步落下,阿公赫然站在了苏铭的身边,在那黑山粗麻衣衫的大汉骇然中,阿公一指点在了此人的眉心,zhè大汉身子一颤,喷出鲜血倒退中,眉心出现了一个深深的血dòng,其神sè黯淡,◇直接倒下,就此死亡。

  阿公没有停顿,走出了第二步,zhè第二步,他出现在了那最前方,与南松jiāo战的那黑衣汉子身边,带着森然猛的右手一挥,那汉子立刻身躯剧震,轰然崩溃。

  一股惊天■动地的气势,在阿公的身上冲天弥漫,一步一杀人,其身影,让四周的所有黑山部族人,一个个lù出恐惧,纷纷退后。

  苏铭目中lù出鸡动,不仅是他,所有的乌山族人,此刻全部都是鸡动的嘶吼起来,却见阿公此刻,迈出了第三步,zhè第三步,正是踏向那阻挡在前方的巨木围栏,一脚落下,那围栏轰的一声,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碎片正要扩散,但却在阿公的大袖一甩间,zhè些碎片如同利箭,穿梭在乌山部族人身旁,直奔那些后退的黑山部蛮士。

  一时之间,惨叫之声回旋。

  三步落下,阿公的面sè起了病态的红润,但很快就消散,他回头一声平静开口。

  “不要停留,走!!”

  随着其话语,在那些黑山部之人死伤众多,纷纷不敢阻拦中,乌山部的人群,在那族长的带领下,向着前方快速的移动起来,那靠在大树旁,处于弥留之极的柳笛,也被人扶起离去。

  很快,zhè之前的战场,出现了寂静,只有那满地的尸体与血腥,久久不散。

  苏铭在那人群里,满身鲜血,默默的快速走着,他旁边那被族人抱着的小女孩,此刻也不再哭泣,而是懵懂的双眸内,有了坚强。

  她还小,她不懂很多事情,但在zhè个夜里,她似也长大了。

  月光洒落在大地上,似为zhè没有了家园的乌山族人,照亮了前方的路,让他men不再mí茫,不再无助。

  “族长,蛮公……我men几个老头子,就留下吧,不要让族人为了照顾我men,影响了迁移的速度……”

  迁移中,忽然从人群里传出了带着咳嗽的苍老声音,那是部落人的一个普通老人,他的年纪已经很大,跟不上部落的队伍,在他想来,与其让人搀扶从而影响了族人的速度,不如自己留下。

  “让年轻的族人men走吧,我也留下……其实我men本该在部落里就选择留下……唉。”又一个老者,停下了脚步。

  很快,zhè部落的几乎所有的老人,全部在沉默了片刻后,一一的从人群里走出,大约有四十多人,他men固执的选择了留下,他men残余的生命无法对部落产生帮助,但他men可以不去让自己拖延了部落的前进。

  “你men……”乌山族长一愣,闭上了眼,但他很快就睁开,向着zhè群部落的老人,深深地一拜。

  “走吧……我men累了……”那些老人带着微笑,向着部落的族人挥手,他men的亲人在人群里,眼泪流下,但无★法阻止,有一些壮年族人同样选择要留下,可却没有被允许。

  “蛮公,有没有一种我menzhè些老家伙可以使用,会如那些小伙子一样以血ròu爆开伤人的方法,告诉我men。”那些老人中,走◇出一人,带着微笑,看向阿公。

  阿公沉默片刻,走上前,在那老者手中放了一物后,轻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知道此刻不是软弱之时,更多的族人,需要快速的迁移,他猛的转身。

  “余下族人,继续迁移!”

  在那沉默的泪水与频频回头中,zhè些老人看着族人远去,他menlù出慈祥的微笑,彼此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相互谈着他men年轻时的往事,在zhè月夜里,似说着过往的辉煌。

  人群,因没有了zhè些老人,迁移的速度一下子快了很多……

  许久过后,当天边有了明亮之时,在乌山部人群的后面,越来越远的乌山部落里,在zhè淡淡月光下一片残破不堪,成为了废墟。

  似没有了丝毫的生机,在岁月里,会化作残骸,渐渐的或许还会有一些草木生长,慢慢的会将zhè里,重新化作了丛林的一部分,使得一切存在的美好与回忆,都将难以在找到。

  此刻有风吹来,如埙曲一样的呜咽,卷着地面的雪,在zhè大地上扫去,更是把那些族人离开前散落的很多杂物卷动,在地面上移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透出一股萧瑟。

  那些杂物里,有孩童拉苏的玩具,有族人的一些来不及带走的兽皮,熄灭的火堆,有一些散落的yào草,还有很多的锅碗与残破的兽皮帐。

  除了风声,zhè部落的废墟一片寂静,但那其中一处塌陷下来的兽皮帐,却是在此刻动了一下,一只全身máo绒绒的圆形小兽,从那皮帐内lù出了头,zhè小兽很是可爱,其máo发原本应是白sè,可此刻却是灰突突的,它的双眼lù出害怕,快速的跑出皮帐,在那风雪里,瑟瑟发抖。

  一声声嘶鸣从它的口中传出,仿佛在呼唤着它的主人,它的名字,叫做皮皮,是那小女孩的宠物。

  可是,zhè嘶鸣,它的主人听不到……它孤独的留在zhè部落的废墟里,却始终不愿离开那塌陷下来的皮帐太远,因为那里,是它的家。

  嘶鸣中,zhè小兽慢慢后退,似在那寒冷里承受不住,要回到皮帐中,但就在zhè时,阵阵脚步声从外传来,却见从那部落残破的大mén外,走来了十多人。 ◇
  带头者,是一个强壮的大汉,只不过其神sè很是yīn森,若是苏铭在此,可以认出此人,正是那黑山部的族长。

  其身后跟着一个同样yīn沉的少年,那少年tiǎn着嘴chú□;n,看着四周,lù出残忍的笑意,他,是毕肃!

  “走的倒快!追上去,阿公应也快要赶来了,zhè一次,乌山部除了女人,一个不留!”那黑山部族长缓缓开口,走出了zhè片废墟。

  毕肃收回看向四周的目光,转身正要跟随离去,但忽然其目光一闪,看到了那瑟瑟发抖不敢移动的小兽,嘴角微微一笑,右手抬起向那小兽一挥。

  立刻zhè小兽身子一颤,目中黯淡倒了下来,一缕青sè的气息从其尸体上冒出,被毕肃抓在了手中,放在眉心,片刻后其双目lù出残忍。

  “叫做皮皮么……很思念你的主人,那么我会送她与你团聚的。”

  --------------

  3月31号,求魔官方歪歪3943举办一个活动,望广大书友men踊跃参与,我应该不去了,明天会全力码字。

  ah

  ef=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