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葬歌


  “他是谁!!乌山部没有这个年纪就具备如此修为者!!”那大汉喷着鲜血,神色带着震撼,他脑中轰鸣,内心在咆哮。

  但苏铭的速度太快,几乎就是这大汉撞到了那巨木围栏的同时,苏铭再次临近,带着疯狂,带着杀戮,yī拳轰来的同时,咬破舌尖喷出yī口血,那鲜血刚yī出现,就立刻轰然化作了血雾,赫然就是乌血尘之术。

  此术yī出,直奔那大汉而去,在这大汉无置信的神色中,扑面而来的同时,苏铭的右手,以其最快的速度,直接穿透了那血雾,轰在了这大汉的胸口。

  碰的yī声,那巨木围栏都为yī震,那大汉双目猛的zhēng大,失去了色泽,鲜血从嘴角大量的益处,其胸口,被苏铭yī拳轰透。

  “杀!!”苏铭红着眼,杀了yī人其身没有丝毫停顿,转身直奔身旁的其余黑山部蛮士而去,他之前与这大汉的yī战尽管很快,但却被附近这个方向的黑山部其余之人全部看在眼里,他们难以置信,眼zhēngzhēng的看着他们的猎队副魁首被生生轰死,甚至他们都看不到苏铭的身躯,只看到yī片残影闪烁。

  不仅是他们,苏铭身边的那几个同族蛮士,也是全部震撼,他们知道苏铭,认识苏铭,在他们的记忆里,苏铭只是yī个普通的族人,他们之前无暇去思索为何苏铭也在蛮士队伍中,但此刻,苏铭的爆发,却是让他们在震撼的同时,有了强烈的振奋!!

  随着苏铭yī声低吼,这七八个同族蛮士全部吼了起来。

  “杀!!”

  “毁我家园者,杀!!”苏铭红着眼,全身气血磅礴,yī拳轰去!

  “屠我族人者,杀!!”再次yī拳。

  “戮我族群者,杀!!”又是yī拳。

  苏铭身影闪烁,在这十多个黑山部大汉的恐惧中,展开了疯狂,他从未如此杀戮,从未如此仇恨,此刻的他似不再是yī个不到十七岁的少年,而是yī个疯狂的杀戮者。

  鲜血四溅中,苏铭的耳边传来了yī声轰鸣,他的心在滴血,那是yī个族人在重伤之际,选择了血线自爆!

  这是yī场战争,这是yī场入侵者与守护者的厮杀,这是部落与部落的疯狂,这是乌山部与黑山部,似不死不休的数百年宿仇!

  黑山部突然多出的蛮士,使得这场战争,越加的惨烈,乌山部的蛮士不多,在数量上要少于黑山,但此刻,每yī个乌山部的族人,都在那执着中,为了守护家园,为了保护族人,为了他们的部落,可以付出yī切!

  死亡,算得了什么!为家园而战,为部落而战,为子女而战,为了父母而战,这,就是人生中最璀璨的yī刻!

  被蛮像光芒保护的人群,在那沉默中,传来了哭泣,那哭泣之声回荡,更夹杂了yī声声呼唤。他们在哭,为了那保护他们的儿郎,为了那保护他们的父亲,为了那保护他们的蛮士,哭泣……

  “阿妈,天为什么是蓝的……是不是因为在那里,是阿爸在望着我们……”

  “阿爸,夜里的星为什么眨眼……是不是阿妈在那里,望着我们……”不知是谁第yī个轻声的呢喃,慢慢的,几乎所有被蛮像光芒保护的族人们,在那哭泣中,喃喃起来。

  他们的声音融合在yī起,渐渐地化作了低沉的音浪,透出yī股柔和,透出yī股悲哀,但在那柔和与悲哀中,却是蕴含了yī股说不出的思绪。

  这几句话,独属于乌山部,是乌山部里,每当有族人死亡之时,全族之人围绕在火堆旁,看着那死去的族人,吟唱着悲哀之词。

  “拉苏,你在天上不要孤独,不要难过,不要哭泣,阿妈阿爸在大地上看着你……每yī年,每yī天……都在看着你……”

  “我不会哭泣,不会难过,不会孤独,我知道你们在那里,在那里看着我……我很快乐……”

  那yī声声话语,在哭泣中,渐渐越来越大,那些奋战不畏死亡的乌山蛮士,听着族人们的声音,听着那熟悉的话语,神色悲哀,发出了压抑的嘶吼,他们要战,要死战到底!!

  苏铭身子颤抖,眼中流着泪水,他的身体上弥漫了鲜血,有自己的,但更多的,是属于敌人。

  他不知道疲惫,他不知道恐惧,他知道的,就是要死战,当自己再也不能动弹时,当自己重伤之时,他要做的,就是血线自爆!!

  “阿妈……阿爸……皮皮……”在苏铭的身后,他隐隐听到了那苏醒的小女孩,哭泣的声音。

  苏铭的心,在刺痛,在滴血,仿佛有无数根利刺穿透,让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让他的拳头越来越轰鸣,在这悲哀与杀戮中,yī缕呜咽◆的曲乐,回旋而起。

  那曲乐之声,透出yī股苍凉,透出yī股悲哀,透出yī股离别……在不远处,yī颗大树下,乌山部的柳笛靠在那里,他的双腿都模糊了,他的身上弥漫了鲜血,他的面色惨白,目中有了黯▲淡。

  他颤抖的双手,拿着yī个用骨头做出的埙,放在嘴边,吹奏着那哀伤的埙曲,那呜呜的声音,如同妈妈的哭泣,在这惨烈的战场中,与那族人们的yī句句喃喃交融,化作了让人心中揪痛的悲凉。

  哀伤的呜声,随着风飘起,融化在地面的雪中,沉浸在族人的血里,在这方战场,让每yī个听到的乌山族人,泪水不断。

  苏铭身子颤抖,这不是他第yī次听到埙曲,但却从未有yī次如现在这样,让他的泪水流下,让他的心似被穿透后失去,成了yī个无心的人,存在下来的,只是那满身的伤痕和那无尽的悲哀。

  他的耳边,除了这悲哀的埙曲外,还有时而传来的yī声声自爆的轰鸣,那每yī声轰鸣,都代表这yī个同族蛮士,选择了血线爆开。

  “黄泉路,别少我yī人!”苏铭惨笑,yī拳轰出,将前方的yī个乌山部敌人生生轰开了身躯,他同样喷出yī口鲜血,转身中,看到了那不远处大树下,在死亡前吹着埙曲的族人☆。

  那族人的双眼尽管黯淡,可却有其明亮,他吹奏着埙曲,那满手的鲜血染在了骨做的埙上,但却遮掩不住那属于他的声音,属于他的悲伤,属于他的诀别。

  这是他这yī生,最后为族人吹奏的埙曲,▲■这yī次的埙曲,是他用生命去奏出……

  苏铭闭上眼,收回目光的yī瞬,他忽然瞳kǒngyī缩,他看到了在另yī个方向,北凌身前,有三个黑山部的大汉,在那狰狞与兴奋中,逼的北凌连连退后,北凌的弓■zhèyīcìdexūnqǔ,shìtāyòngshēngmìngqùzòuchū……

  sūmíngbìshàngyǎn,shōuhuímùguāngdeyīshùn,tāhūrántóngkǒngyīsuō,tākàndàolezàilìngyīgèfāngxiàng,běilíngshēnqián,yǒusāngèhēishānbùdedàhàn,zàinàzhēngníngyǔxìngfènzhōng,bīdeběilíngliánliántuìhòu,běilíngdegōng,断了,他的身体上,有多处伤口,尤其是胸膛处,更是弥漫了大量的鲜血,其面色苍白,手里拿着yī把骨刀,带着坚毅,带着悲壮,疯狂的厮杀。

  他不能退后,在他的身后,就是族人,尽管族人被蛮像光芒笼罩,但他也同样不能退后,距离他身后最近的,是yī个女子,那女子流着泪,望着北凌,望着他颤抖的身躯,望着他那如山yī样的背。

  这女子,是尘欣,她似在凄喊着什么,似在告诉这北凌什么,苏铭距离很远,他听不到,但他能看到尘欣的目中,那看向北凌时隐藏的温柔。

  她是喜欢北凌的,在这yī刻,她更加的确定了自己的想,她喜欢……他。

  眼角的泪水流下,当她看到北凌身子yī颤,其前那三个黑山大汉狞笑中有yī人蓦然临近,手里的yī把骨刀如闪电yī般直奔北凌头部的yī刹那,尘欣发出了凄厉的悲声,她……冲了出去。

  北凌惨笑,他如今疲惫的已经承受不住,从昨天夜里,他就yī直在死战,他知道,自己无躲开了,正要自爆的瞬间,他看到了yī把抱住自己的尘欣。

  “也罢,你既来,便随我同去……”就在北凌要闭上双眼,要自爆血线的刹那,突然天地轰鸣,yī声震动四周,让所有人,包括交战的黑山★部都心神yī震的声音,蓦然间回荡天地。

  却见yī把赤色的长矛,以让人无置信的速度,轰然的直奔北凌前方而去,那长矛透出yī股强烈到了至极的萧杀,带着yī股疯狂,化作了yī只让所有人都看到的巨大■的红色之雕,瞬息间,越过了北凌,在他的前方直接穿透了那举刀要落下的黑山部大汉胸口,轰的yī声,将其身子死死的钉在了雪地上,与此同时,yī股气浪向着八方爆开,那大汉身子蓦然爆开,成为了血肉。

  其余两个黑山部大汉,身子yī颤,不由得退后数步,各自喷出鲜血,与此同时,yī道闪电般的身影,蓦然间yī跃而来,站在了北凌的身前,取代了其双目瞳kǒng中的yī切!

  这yī幕,这个背影,在出现的yī刹那,在北凌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大浪,他熟悉这yī幕,在风圳部落,他经历过这yī幕,他看到过yī个人,也是这样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尽管这两个人相貌与体型不同,但此刻,在北凌的目中,他们……重叠在了yī起。

  “苏……铭……”北凌神色露出无置信,他愣在了那里,他明白了yī切……——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过埙曲,那是很古老的yī种乐器,我记得因只有五个声音,所以听起来很哀伤,恰好书评区可以加视频,就给大家找了yī个,在书评区里。或许有更好的,可我没找到。

  最后,求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