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心炼之阶!


  明月在那天空高高挂qǐ,这一天的月,似与往常有些不合,那天空无云,使得月看qǐ来很是明亮,月光洒落大地,似在天与地之间,掀出了一幕柔软的帘。

  远远一看,似很是美妙,但在这高耸入云,不见颠峰的巨山,这月,却化作了可怕!

  月光xià,此山的威压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不竭地爆发出来,形成了一股无形的风暴,扭曲了整个山峰,使人就算是在山内抬头,会看dào四周一片目光的扭曲。
▲   如今,是深夜,是一天中,月光最强烈之时,也是一天中,此山威压达dào了巅峰之时!站在五百多出台阶的苏铭三人,此刻若是此山没有雾气,若是有人从xià方抬头遥遥一望,可以隐隐看dào,他们三人,几乎★   rújīn,shìshēnyè,shìyītiānzhōng,yuèguāngzuìqiánglièzhīshí,yěshìyītiānzhōng,cǐshānwēiyādádàolediānfēngzhīshí!zhànzàiwǔbǎiduōchūtáijiēdesūmíngsānrén,cǐkèruòshìcǐshānméiyǒuwùqì,ruòshìyǒuréncóngxiàfāngtáitóuyáoyáoyīwàng,kěyǐyǐnyǐnkàndào,tāmensānrén,jǐhū是站在了天空的尽头,恍如抬qǐ手,就是触摸dào天!

  从五百多处台阶再往,已然似进入dào了天之内,如今的叶望,即是如此,他不知道外界产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身后正拼搏的三人,他只是在走自己的路,一步步,喘着粗气,慢慢走去。

  “今天,要走dào八百零三阶!!”叶望咬牙,带着一股能灼伤旁人双眼的骄傲,走去。

  在这样的威压xià,若没有那股坚定地执着,无人可以走出几十步台阶,毕肃有坚持,只是其坚持中存在的却是不自信,否则的话,他岂能每走出一步,就要去看一眼手里的令牌内排名。

  “五百五十六、五百五十七……该死的,宸冲竟超来了,他是五百五十八!!”毕肃神色中途透出不甘,咬牙之xià再次迈出一步,但这一步落xià,他却是全身一震,隐隐的,似听dào了从那山顶的最高处,传来了一声若隐若现的咆哮。

  那咆哮,绝非人可以发出,而是属于兽!

  在这咆哮回荡中,毕肃整个人颤抖xià,胸口一阵刺痛,喷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晃动间,险些一头栽xià。

  他面色惨白,刚刚那一瞬间,他有种恍如整个山峰化作了一只看不dào样子的奇兽,张开血盆大口扑面而来一样。

  同样感受dào这一幕的,还有宸冲,宸冲站在五百五十八处台阶,正要迈步,立刻身体剧震,猛的抬头间,双目内弥漫了血丝,鲜血从嘴角溢出。

  苏铭,全身被汗水浸透,但他目中的执着,却是不单没有减少,反而更浓,一步步走着,五百四十、五百四十九……直至站在了五百五十七处台阶时,他同样听dào了那若隐若现的咆哮。

  这咆哮,透出一股滔天怨气,轰然而来,落在苏铭身的一瞬,苏铭全身一僵,胸口马剧痛,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出,那咆哮蕴含了威压,似要让所有感受dào之人,在这咆哮中屈服。

  但就在其鲜血在眼前似把前方染hóng的刹那,苏铭的双目内,那血hóng的月,爆发出了强烈至极□的光芒,蓦然燃烧!

  他不会屈服!

  苏铭xià意识的抬头,向着那山顶,猛的发出了一声大吼,其吼声如雷,轰轰而qǐ,向着四周回荡间,苏铭一头长发飘动,双目内那燃烧的火似要宣泄而出,抬q◎ǐ右脚,狠狠的踏在了第五百五十八处台阶。

  在他脚步落xià的一刹,苏铭身子颤抖,全身青筋鼓qǐ,血线弥漫,在那青hóng之间,蕴含了无法形容他的痛楚,但苏铭,还是没有抛却!

  他要走dào五百六十三处台阶,他要在那里继续入微操控,他不肯抛却这个机会,更不肯让阿公失望,他苏铭若不动则以,一动,就要让自己以后无悔!!

  他要做的,就是无悔,彻完全底的去拼一次,拼一个不后悔!

  五百五十九、五百六十、五百六十一!苏铭再次走出了三步,每一步走出,他的身体城市剧烈的颤抖,身体内发出无法承受的声音,似血肉骨头都要被生生碾碎一样,那种痛楚,身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几乎无法承受。

  “还差两步,还差两步!!”苏铭内心在咆哮,他不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走dào五百六十三处台阶!!

  苏铭再次低吼,蓦然抬qǐ脚,又走出了一步!这一步落xià,他有种似地动山摇的感觉,但实际他清楚,动的不是大地,摇晃的也不是山峰,而是其身。

  这种地动山摇的感觉,让苏铭面色瞬间再无丝毫血色,他抬头看着天,那天在他看去,慢慢的恍如遥远了,似整个天都在了目中,在慢慢的移动,时间恍如在这一瞬,变的缓慢了。

  苏铭可以感受dào,自己的身体,在慢慢的倒xià,地没动,山没摇,是自己的身体无法承受,dào了极限,慢慢的,向后倒xià。

  “五百六十二,是一道坎……”苏铭嘴角露出苦涩。

  “大地不动,山峰不摇,可若身动了qǐ来,一切依旧无法改变……”

  “阿公,为什么当我奔驰的时候,看dào两旁的树木,好像在动?我有些迷糊了,不知道是自己的身体在跑,还是那些树木在后退,阿公,这是怎么回事?”苏铭的脑海中,在那苦涩里,浮现出了自己小时候,问的阿公一个问题。

  “眼睛是会骗人呢,拉苏,等你长大了就明白了,你眼睛里看dào的,不一定是真,或许,是眼睛在欺骗你呢。你看那树,真的动了么,究竟是你的身体在动,还是树木在动,还是……其他呢?”

  苏铭记得自己那时听dào这段回答,有些懵懂,不太清晰,但此刻他再次想qǐ来,却是愣了一xià。

  “改变不了大地,改变不了山峰,因身体的动,故而全部都在动了……可实际,大地没动,山也没动……动的是……”苏铭猛的睁大了眼,隐隐感觉似抓dào了什么。

  “动的是,我的心!!” ◇
  “我小时候奔驰,是身体在动,树木不动,可我的眼睛所看,却是树木在动,那也是因为我的心……我的心被双眼所骗,是我的心在动……

  大地,山峰,树木,一切都好,就算是我的身体动了,若我的心■不动……一切都不会动!甚至身体,也有可能呈现欺骗,双眼,身体,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欺骗自己的心,让自己感觉在动……”苏铭全身一震,在明悟之后脑海里马有了轰鸣,那种轰鸣的强烈,让他产生了眩晕,当那眩晕之感慢慢消失后,苏铭愣在了那里。

  他垂头看着脚xià的抬头,又看了看四周,此刻的他,依旧还是站在那台阶,右脚在第五百六十二处,左脚在五百六十一处。

  他的身体,实际从始至终都是这样,没有丝毫转变。

  缄默中,苏铭左脚抬qǐ,完全的站在了那五百六十二处后,他深吸口气,双目露出明悟之意。

  “我懂了……心若不动,万物不动!这就是入微……”苏铭喃喃,走了第五百六十三处台阶,站在那里,他惨白的脸露出了微笑,缓缓土地膝坐xià,开始了其明悟后,第一次真正的入微。

  这一次,与之前的四次将完全不合,之前是他在懵懂中去进行,所用的力气,都是在操控气血的速度,使出全力去操控,这,是外力!

  而如今,是他明悟后,他知道,真正的入微,不是依靠外力去改变气血运转的速度,而是其心!

  心动则动,心不动,气血不动!

  在苏铭盘膝坐xià的同时,毕肃发出了不甘心的嘶吼,他的右脚颤抖,悬在五百六十二处台阶,可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放xià,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这一步若是落xià,自己将无法承受,这种感觉极为强烈,逼真的让人不得不信,慢慢的,他神色痛苦中选择了停xià,他……不敢去冒险!

  宸冲,其神色之凝重,是他这一生都罕见的,他站在第五百六十一处,望着那五百六十二,缄默了许久,他曾听说过这一阶的故事……

  片刻,宸冲猛的咬牙,一步踏去,但在他脚步落xià的瞬间,他整个人如凝固一样,呆在了那里,双目空洞,时间一息息过去,七息后,宸冲喷出一大口鲜血,倒在了五百六十一与五百六十二处台阶的中间,他最终,还是无法去,没有闯过那道心炼之阶。

  但与毕肃比较,宸冲,具备了一个属于能蜕酿成强者的心!

  广场一片死寂,没有议论,没有哗然,人们此刻大都是呼吸急促,看着那雕像的名次,心中的震撼,已经取代了全部思绪。

  第一名,叶望,八百零三阶。

  第二名,墨苏,五百六十三阶。

  这两行字,凝聚了所有人的目光,墨苏,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一个在大试前无人听过,可如今,却是声名赫赫!

  时间渐渐流逝,这一天的夜,注定是不服凡的,注定是比之昨天还要让人惊心,注定是只属于那巅峰的两个人,他们的决战!

  广场,没有人不耐,他们在缄默中,默默的等着,等着二人,动的那一刹那!当深夜过去,当距离黎明还有不多的一些时间时,那九个雕像魔苏二字后面的阶位,动了!

  这一动,没有天地色变,没有风云倒卷,但却化作了风暴,在每一个凝望之人的心中,滔天而qǐ!!

  这是第四更,还有第五,第六乃至更多,夜已深,但我还在继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