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年华里谁在叹息……


  “你看你的头,都成了白色。”白灵掩口娇笑,双眸内的明亮,让苏铭内心那zhǒng奇异的感觉,越加的强烈了。

  “还说我,你的头不也成为了白色,成为了老太婆。”苏铭指着白灵,笑道。

  二rén谈笑中,似彼此间更熟悉了一些,zàizhè雪夜里,苏铭觉得身心都泛起了一zhǒng很美好的感觉,他觉得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中,远处的天空泛起了白色。

  那不是雪,而是初阳。

  一夜,就zhè样过去了,当天幕上的光明笼罩了大地,雪花依旧飘落时,苏铭与白灵从那树干上下来,洗漱一番后,二rén相视一笑。

  苏铭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蹲下身子,白灵大眼睛忽闪着,轻步走来●,继续趴zài了那瘦弱的背上,一zhǒng温暖的感觉,隐隐zài她的心底滋生。

  zhè一次,苏铭越加接近那乌龙部落,便越是感觉心中有一些奇异的思绪,仿佛是不舍,渐渐的,他沉默下来,只是他的脚☆步,却是不由自主的放慢,同时也不由得绕起来圈子。

  白灵趴zài苏铭的背后,尽管她如昨天一样,看到了不少重复出现的景物,知道苏铭又zài绕来绕去,可zhè一次,她却没有开口,而是把头放zài苏铭的背上,听着苏铭的心跳。

  曲终有散……当太阳高挂,zhè一天再次黄昏的时候,那天空的雪还zài下着,可乌龙部落的轮廓,却是出现zài了苏铭的目中。

  看着那部落,苏铭放下了白灵,脸◆上露出了微笑。

  “你到家了。”

  白灵看了一眼部落,又看着苏铭,美丽的容颜上,看不出她的思绪,她沉默的点了点头,走到苏铭的身前,用她洁白的手,轻轻地扫着苏铭身上的雪。

  “谢◇shànglùchūlewēixiào。

  “nǐdàojiāle。”

  báilíngkànleyīyǎnbùluò,yòukànzhesūmíng,měilìderóngyánshàng,kànbúchūtādesīxù,tāchénmòdediǎnlediǎntóu,zǒudàosūmíngdeshēnqián,yòngtājiébáideshǒu,qīngqīngdìsǎozhesūmíngshēnshàngdexuě。

  “xiè谢你……早些回你的部落……”白灵张开似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没有说出,而是露出美丽的笑容,退后几步,向着属于她的部落走去。

  苏铭站zài那里,望着白灵的身影渐渐远去,望着那时而回头向自己挥着手◆的娇影,他脑中一片空白。

  随着二rén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那天空中飘落的雪,也似成为了无形的阻隔,将他的目光分割的支离破碎,慢慢盖住了那远去的身影,如走过了一片冰地,若不回来,则从此看不到那★冰的融化,如走zài岁月里,若不追忆,则从此听不到那年华中谁zài叹息。

  许久,苏铭摇了摇头,再看了一眼那乌龙部落,转身离去了,来的时候,有雪陪伴,走的时候,依旧如此。

  那雪花落zài他的身上,头上,可却让苏铭感觉仿佛缺了一些什么。

  “是喜欢么……”苏铭身子zài山林内奔跑,向着乌山部疾驰,他一路皱着眉头,脑海中浮现的,是那白灵的样子。

  “和与尘欣zài一起的感觉不一样……”苏铭深吸口气,使劲摇了摇头,似想要把zhè他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挥散出去,定了定心后,他目光一闪,度再次快了起来。

  zài天空漆黑之时,星辰璀璨,伴随着月光洒落,还有那持续了一天一夜的雪,zài那无尽的飘落中,苏铭回到了属于他的家,乌山部落。

  他昨天曾远远地看了一眼,大致确定部落无碍,此刻回来后,zài那巨木组成的大门外,他看到了守夜的族rén。

  部落里很安静,中心处的篝火还zài燃烧,出啪啪的声响,苏铭走zài部落里,看着四周,最终来到了阿公的屋舍外。

  阿公的屋舍内还有火光散出,显然还没有歇息。

  “是苏铭吧,进来。”阿公的声音传出,透着一丝疲惫。

  苏铭轻手掀起皮帐,走了进去,看到阿公盘膝坐zài那里,花白的头,略有散乱。

  “阿公。”苏铭低声说着,坐zài了一旁。

  “部落里没事,不用担心。”阿公望着苏铭,脸上露出微笑,示意苏铭坐到自己身边后,他抬起干枯的右手,zài苏铭的头上摸了几下,笑容更浓。

  “竟然到了第三层,不错!”

  苏铭望着阿公,慢慢把自己zài溶洞内看到的一切,◎一一的讲了出来,尤其是说道那骸骨时,他明显看到阿公神色一凝。

  “彼苍者天,尔独何泣……阿公,zhè句话是什么意思?”苏铭皱着眉头。

  “传说果然是真的……”阿公望着皮帐,其目光似可穿☆透zhè皮帐,看到那乌山。

  “zhè句话的应是自问,与苍茫的天相比,我还有什么悲哀的……亦或者,还有其他的含韵意zài内……”阿公轻叹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话语透着沧桑,缓缓说道。

  “至于那拜火之言,阿公也不太明白,你能看到,或许zhè是你的造化。”阿公收回目光,慈祥的看着苏铭。

  “一个月后,阿公要去风圳部落,那时你若zài外面,记得回来。”

  “还有,阿公,☆我zài那月翼的巢穴内,救了一个乌龙部落的族rén,她叫做白灵,是乌龙部落蛮公的孙女。”苏铭点头,似想起了什么,又说了起来。

  “白灵?”阿公一怔,沉吟了半晌,让苏铭先回去休息,zài苏铭离开◆后,阿公目中露出一丝追忆。

  “勒素……你的孙女被我家的拉苏无意中救下……此事,或许可以让你对我的恨,减少一些……”阿公轻叹,那目中的追忆,更浓了起来。

  “血月提前……还有那夜里从黑山部突然传出的强大气血……祸事欲起……”阿公闭上眼,喃喃中,露出了忧虑。

  苏铭离开了阿公的屋舍,zài部落内走着,没有回到自己的皮帐,而是去了雷辰的家中,见雷辰身上只是有些伤痕,依旧生龙活虎,亲自为他上了一些药物后,zhè才放下心来。

  雷辰见到苏铭也是颇为高兴,拍着胸脯,吹嘘着自己与月翼交战的一幕幕,口水四溅,直至说了好久,苏铭才笑着离去。

  此刻已经是深夜,但当苏铭的目光落zài不远处的一间亮着火光的皮帐时,却是脸上露出了迟疑。

  那里,是瞭的家,也是北凌的家。

  -------------

  zhè两章,耳根zài尝试有一些不同于仙逆的地方,或许大家可以感受的到,不知道自己写的如何,不过为了写zhè一段初恋,耳根可是绞尽脑汁,回忆自己的初恋……

  可惜已经过去了十多年,成了模糊的记忆……其实我觉得作者有时候是一个演员,又是一个导演,更是编剧,zài短短的文字中,交错着变化着身份。

  演员也好,导演也罢,我想总是会记住生活中,岁月里的一些让他们感动的事情,悲也好,欢也好,zhè些记忆是宝贵的,可以让他们不苍白,可以zài戏中随时代入进去,故而有了真的感觉。

  其实作者也是zhè样,记住生命里的一幕幕感动,融入文字,抒写出来。我找了好久,找不到自己当年明月下的初恋感觉,于是……我做出了一个颇为大胆的行为,咳咳,zhè个就不多说了,反正也是为了写书嘛……

  最后,你们看到耳根的努力,是不是应该投下推荐票给予鼓励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