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悲吟


  那翅膀扇动的声音呼啸而至,使得这安静的部落遗址内,似有风云卷动之意,苏铭目光闪烁,但身子却是一动不动。

  那翅膀扇动之声与尖锐嘶鸣尽管回绕于耳边,但苏铭知道这通道的长度,尽管有声先来,可实际上距离那些月翼回到这里,应还有一些短暂的时间。

  这时间或许不多,但却是tā在此地最后的时刻。

  苏铭不假思索,凝神向着那诡异的骸骨所靠的地方,那山岩墙壁的一行字迹看去。

  “彼苍者天,尔独何泣!”

  那行字迹开篇,便是这一句话,其文龙飞凤舞中,透出一股张狂与霸道,让苏铭看一眼,便不由的瞳孔收缩。

  这句话的含义,苏铭有些懵懂,但一时之间却还是模糊,zhī是那文中透出的一股悲凉与孤傲,让苏铭感受极为深刻。

  “彼苍天者,尔独何泣……”苏铭喃喃中,目光向那余下的蛮族文字上看去。

  “夫道蛮欲,穷八方之边,余火融血,念出焚苍,念尽燃穹……若火月出云,苍茫天地间……彼时默思,血火叠燃,九为极,一为法,燃蛮火九拜,成拜火之通!

  彼苍天者,独尔凌孤!”那下方的文字,明显都是同一人所刻,但却不是感慨,而是一段颇为复杂的言辞。

  “蛮火九拜……成拜火之通……”苏铭皱着眉头,这段胡的内容复杂难懂,苏铭又看了一遍,可依旧还是模糊。

  沉吟中,耳边那从不远处入口通道内传来的嘶鸣与翅膀扇动之声越来越剧烈,苏铭目光一闪,不在此地滞留,而是一晃之中整个人灵活的跃起,向着那入口通道快疾驰而去。

  转眼间,tā就来到了这通道内,站在那里,耳边那尖锐的嘶吼越加清晰,苏铭回头再看了一眼这蕴含着苍凉的部落,转身向着通道内快跑去。

  tā一边奔跑,一边留意耳中那尖嘶的强弱,跑出了约数十丈后,苏铭脚步一顿,向着旁边一处岩壁裂缝蓦然钻入进去。

  那裂缝不大,但苏铭身子本就瘦弱,此刻钻入进去后,tā立即蹲下身子,甚至连呼吸都微弱下来,借着石壁的遮掩,tā心脏怦怦跳动,目光顺着那缝隙看向外面,默默地等待着。

  时间一息一息过去,就在那十息之后,苏铭全身汗毛孔竖起,tā清晰的看到一股浓厚的红色雾气如爆一般从那通道内呼啸而过,在那雾气中,刺耳的嘶吼轰轰而起,更有一道道红影疾驰而过。

  那红影,正是一zhīzhī月翼!!

  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月翼,让苏铭心脏跳动加,但tā却是身体没有半点动弹,眯起的双眼内,甚至连光芒都不散出半点。

  这群月翼数量太多,不断地从那通道内呼啸而过中,更是有一zhī撞在了那裂缝边缘上,距离苏铭蹲下的身子,zhī有不到半丈的距离。

  苏铭右手死死的抓着那骨角,手掌已然因用力太大而白,在这一瞬,tā甚至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整个人在这极度的进展中仿佛一下子完全的冷静下来。

  tā盯着那无意中撞入进来的月翼,看着其狰狞的面貌,看着其扇动翅膀,一闪间飞出了裂缝,但苏铭的警惕却是没有减少,反而更多。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声绝望的哭泣蓦然传来,苏铭的目光顺着那裂缝,清晰的看到了外面那雾气里,几个身影被大量的月翼抓着,直奔那通道尽头的部落而去。

  一共九个人……

  这九个人中,苏铭无法一一看到样子,但tā却是在那目光看去的一瞬,看到了的一个白衣的身影,看到了那一张带着绝望与空洞,美丽的容颜。

  “是她!”苏铭瞳孔一缩,tā一眼就认出,那白衣身影正是在部坊内,tā与雷辰所遇的乌龙部白灵!

  苏铭沉默。

  时间慢慢流逝,没过多久,裂缝外通道中的嘶鸣渐散,就连那雾气也都散了大半,似所有的月翼都已经回到了它们的巢穴内,随着那天空外的血月散去,仿佛要开始了再次的沉睡。

  一股炙热的气息,在此刻快弥漫,将那阴寒取代,甚至就连这裂缝的墙壁,也都快的热了起来,更是在此刻,阵阵咔咔之声回荡,苏铭亲眼看到身边的山岩,又多出了几道细密的裂缝。

  “原来这里的裂缝是如此形成……”苏铭目光一凝,身子迅站起快步走出裂缝,站在那通道内,四周的雾气已然稀薄,阵阵热浪从那通道尽头的部落所在地方扑□面而来,吹在苏铭身上,让tā立刻汗流浃背一般。

  地面的岩石也快的炙热起来,踩在上面甚至隐隐有烫脚的感觉,苏铭清晰的知晓,怕是过不了太久,这里的高温与热度,将绝不是tā可以存在之地!

 ○ 走,还是不走!

  苏铭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阵阵哀嚎传来,透出一股凄惨,让人听到后,不由得会心神震动。

  “罢了,部坊内与雷辰一起蒙骗了她,今日又再次遇到,若就此离开,我心不忍……”苏铭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心地纯朴,此刻深吸口此地热气,tā一晃间向着那通道尽头快跑去。

  “若能救,则救!若不可为,也无遗憾。”苏铭目露果断,握着那骨角,越是接近那通道尽头,便越可感受此地炙热的疯狂攀升。

  好在距离本就不远,没过多久,苏铭便来到了这通道的尽头,不顾通道岩壁的高温,身子贴了上去,微微探头向内一看。

  这一看之下,tā双眼内顿时有微光闪烁。

  那巨大的盆地下方的部落,之qián苏铭所看到的其内有大量的利刺穿透凸起,此刻在那些利刺上,有七具挣扎的未死之人。

  这七人的身体被七根利刺从背腹穿透,鲜血顺着利刺流淌,tā们还没有死,在不断地出凄惨的哀嚎,感受自己的生命慢慢流逝。

  这七个人,无一例外,都是男性。苏铭凝神看去,内心略松口气,这七个人tā不是认识,显然不是乌山部的族人。

  更是在tā们四周,其余的利刺以肉眼可见的度,正慢慢融化,随着它们的融化,大量的暗红色岩浆弥漫在这部落的大地上,如河流一般覆盖……

  看到这里,苏铭深吸口气,tā这才明白那些利刺到底是什么!

  “此地极为诡异,或许月翼的苏醒与离开,也有这些利刺有关!”苏铭隐隐判断出,这些利刺会每隔一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下,从岩浆转化而成,但这一转化wéi持时间不会太长,一夜之后,当月翼再次回来时,就会融化,再次恢复成岩浆。

  “看这些利刺的数量,怕是当全部融化后,会将这盆地灌满,使得那部落再次被隐藏在这岩浆的深处……”苏铭猛的抬头,看到了那在这部落中心,如一颗大树露出了一小截的红色树干。

  这树干如今在这盆地内的炙热下,仿佛也有融化的迹象,诡异的蠕动着,若仔细看,可以清晰的看到其内似有一道道线条缭绕,时而露出一角,赫然是月翼!!

  zhī不过,这些进入到了树干的月翼,那时而露出的头部,没有了狰狞,而是一片痛苦、苍凉与悲哀。

  它们没有继续嘶吼,但那表情却是仿若无声的哭吟,更是有不少月翼,竟做出颇为诡异的动作,却见它们在那痛苦的悲哀中,不断地重复抬起爪子放在嘴里咬破,去涂抹它们的双眼,但那被咬开的手指上,却是没有露出一丝鲜血。

  “那些月翼,竟是钻入到了这树干内!它们……在做什么……”苏铭盯着那树干,沉默中感受到此地的炙热越来越剧烈,tā似已经无法继续滞留下去。

  “找不到她……罢了……”苏铭摇头,tā已经尽力了,此刻正要快离开这里,但就在tā身子欲动的一瞬,tā忽然顿住。

  tā的目光落在那盆地中心的红色树干上,两张从树内浮现而出的容颜,其中一人tā不认识,但另一人,正是白灵。

  白灵睁着眼,目中空洞,没有丝毫的生气,仿佛对于生存已经绝望,透出一股凄美之意。

  苏铭望着那容颜,又看了看下方正慢慢凝聚而出的岩浆,那些岩浆随着大量利刺的融化,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上升到那些部落屋舍的一半左右。

  此刻看去,zhī能看到盆地内,浮现的那些石制屋舍的屋顶,zhī不过那些屋顶也正渐渐红的样子。

  “月翼外出,与血月有关,但此刻看去,应该是也有此☆yīcéng,shàngshēngdàonàxiēbùluòwūshědeyībànzuǒyòu。

  cǐkèkànqù,zhīnéngkàndàopéndìnèi,fúxiàndenàxiēshízhìwūshědewūdǐng,zhībúguònàxiēwūdǐngyězhèngjiànjiànhóngdeyàngzǐ。

  “yuèyìwàichū,yǔxuèyuèyǒuguān,dàncǐkèkànqù,yīnggāishìyěyǒucǐ地的炙热有关,它们似很怕热……所以唯有在此地寒冷后,才会飞出觅食……

  更是在回来后,全部钻入到那树干内,没有一zhī在外,这一点,符合我的判断。”苏铭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站在那里,目光闪闪。

  “应该可以救……不过,还要再多等一会儿……”苏铭盯着那树干,更时而看向下方盆地的岩浆高度。

  片刻后,此地的炙热再次攀升,使得苏铭全身汗水不断,皮肤更是出现了隐隐要龟裂的迹象后,tā目光一闪,全身气血翻滚,十一条血线之力顿时涌现全身,迈步向qián一晃而出。

  其之快,转眼就落在了盆地内的一处部落屋顶上,在脚步落下的一刹那,呲呲之声蓦然而起,tā的双脚立刻散起白气,苏铭没有丝毫停顿,身子又一次跃起,落在另一个屋舍顶部,几次起跃后,tā已然接近了那诡异的红色树干。

  就在tā临近的一刹那,苏铭忽然看到那白灵的面容旁,另一个tā不认识的女子,蓦然的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却见其容颜急枯萎,竟转眼间,成为了可怕的枯骨!

  似她被融入到那树干的身体,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吸收了全部的血肉与生命。

  推荐票大伙再给力些,凌晨还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