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血月初始


  在那皮帐外等了很久,他才被告知可以踏入,这才带着恭敬之色,走入那皮帐中,直至半个时辰后,他带着一脸狂喜之色,恭敬的离开了这里。

  那紫色的皮帐内坐着两个人,这二人均都是老者,头花白,但双目却是炯炯yǒu神,在他们的面前,放着一个很是寻常的小瓶,里面空空。

  其中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老者,他的双指夹着一粒药石,凝神看了半响后,目中yǒu精光一闪,更yǒu诧异与迟疑。

  他沉思片刻,把这药石放在鼻间闻了一下,微微闭上眼,许久猛的睁开。

  “如他所说,的确具备那种难以置信的效果!老夫在风圳部落这么多年,从未见过这种药物,且看其样子,bú像是古药,其上没yǒu岁月的痕迹,ér是刚刚炼制没yǒu太长时间!

  这到底是什么……”

  “可惜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那邪蛮更是bú好招惹,否则的话,倒也可以知晓此物的来历。”另外一个老者,缓缓开口。

  “bú要轻举妄动,能拿出此宝之人,怕bú是凝血高阶之士,就是外来的假尘境邪蛮,咒兄,此宝我取走带回部落,或许我风圳部落的蛮公,能认识此物。”那白袍老者说着,极为珍重的将那药石放入小瓶内,随手右手一挥,顿时那小瓶瞬间消失无影。

  “本该如此。”那对面的老者点了点头。

  “此物太过重要,老夫先行离去,若yǒu了结果,再来相告。”那白袍老者起身,向着那咒姓之人抱拳一拜,匆匆走出紫色皮帐,脚步一踏,顿时其身影扭曲,化作了一片白雾直奔天空ér去,很快就消失无影。

  当天色渐明之时,在距离这部坊yǒu些路程的一片辽阔的草原内,yǒu一处极为磅礴的部落,这部落之大,如同城池一般,四周环绕着六个如乌山部一样的部落,正中心的位置,则是一座巨大的泥石城!

  此城雄壮,如巨兽幕临在大地,仅仅是城内的族人,更是过了数千之多,根本就bú是乌山部可以比拟。

  至于那泥城外的☆六个部落,则是直接的附属,其中yǒu被风圳部落直接征服的,也yǒu因一些意外,来此寻求庇护,最终成为了风圳部落的一部分。

  风圳部落属于是中型部落,但却是中型部落里较弱的存在,毕竟这乌山附近在□整个蛮族来说也是偏僻的角落,但也正是因为这样,使得风圳部落成为了这附近的霸主,统领八方,接受无数小部落的供奉,更是唯一的一个具备向上阶联系的部落成员。

  此刻,在这远处的天边初阳略yǒu抬头之☆时,一片白雾疾驰ér来,在那泥城外雾气凝聚,化作了那穿着白袍的老者。

  这老者神色凝重,立刻走进这泥城,途中但凡遇到风圳部落族人,一个个均都是恭恭敬敬,停身一拜。

  在那泥城中心之处y○ǒu一座通体漆黑的祭坛,这祭坛五角形状,足yǒu十丈之高,上面雕刻着一些鸟兽图腾,充满了一股原始的感觉。

  这白袍老者在那祭坛下恭身站着,片刻后,一个柔和的声音从那祭坛上传了下来。

  □“石海,何事?”

  “禀告蛮公,石海在咒冉的部坊内,现了一样从未见过的药物,此药具备难以置信的效果……”那白袍老者深吸口气,沉声开口。

  “哦?拿来看看。”祭坛上那柔和的声音悠悠ér起□

  白袍老者右手抬起,却见其手上光芒一闪,顿时一个小瓶幻化ér出,这小瓶似被某种奇异的力量牵引,缓缓飘升,飞向那祭坛之上。

  四周一片寂静,唯yǒu那呜咽的风时ér吹过,将那白袍老者的衣衫吹打,他站在那里一动bú动,默默的等待。

  半晌,那柔和的声音再起,只bú过这一次,却是带着一丝惊疑!

  “此物只yǒu一粒?”

  “只yǒu一粒。”那白袍老者立刻开口。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药物……此药内蕴含了我bú了解的结构……ér且明显是刚刚炼制出来bú久……是何人去部坊所换?”那柔和的声音透出一丝凝重。

  “是一位邪蛮。”那白袍老者低声说道。

  “找到他,动一切力量,找到此人!告诉他,加入我风圳部落,我给他客家身份!”那柔和之音蓦然ér起。

  白袍老者深吸口气,恭敬称是。他尽管判断出这药物bú凡,可却没yǒu想到蛮公竟欲招此人为风圳客家,这客家的身份,极为尊高,除了族长与蛮公等数人外,足以与各职领平起平坐。

  随着白袍老者的退下,这道封命被整个风圳部落开始了执行,如同散开了一张大网,去寻找那他们认为的邪蛮!

  ér此刻的苏铭,正在乌山部落内那属于其自己的屋舍中,暗自yǒu了决断,于第二天清晨之时,他独自一人离开了部落,踏入丛林后,向着黑炎峰的方向疾驰ér去。

  轻车熟路,苏铭在那丛林内起跃ér行,他修为到了凝血境第二层后,身体的灵活与度快了bú少,就算是雷辰都需全力才可勉强跟随,此刻在这熟悉的丛林中,使得苏铭度更快,在晌午的时候,他就已然来到了黑炎峰下。

  其身一跃,向着黑炎峰攀了◇上去,直至回到了那属于他的淬散溶洞后,苏铭放下了背着的编篓,那里面装着诸多的草药,都是他为了此番淬散准备。

  小红bú在溶洞内,想来应是出去玩耍,苏铭在这溶洞中四下一扫,确定没yǒu什么bú妥◎的迹象后,便盘膝坐在地面上,凝神运转体内血液,在那十条血线的闪烁中,使得其身体内外都达到了此刻最好的状态。

  甚至隐约间,苏铭yǒu种要突破的感觉,仿佛第十一条血线就要凝聚ér出的样子。

  “阿公帮我真正蛮启,曾说我很快就能达到第三层……如今时间bú长,我竟感受到了气血yǒu余……先蛮之术,果然玄妙。”苏铭睁开双眼,其目内yǒu精光一闪ér过,脑海内浮现出自己当日全身泌出黑色污垢之物的情形。

  “索性暂缓淬散,一鼓作气突破第二层!”苏铭略一沉吟,从怀里拿出一物,正是那天岩草,看了此草药一眼,苏铭先吞下一粒清尘散,随后摘取了此草一叶,咬碎吞了下去。

  闭目再次打坐,片刻后,苏铭全身泌出汗水,血光四散间,那第十一条血线隐隐欲出。

  数个时辰后,苏铭体内传出闷闷之声,那第十一条血线赫然凝聚出来,一股更强的气血之力顿时在苏铭身上爆。

  苏铭睁开双目,其内yǒu明亮光芒。

  “凝血境,第三层!”他喃喃中站起身子,脸上带着兴奋,活动了下身体后,这才拿着草药,按照记忆内的方法,开始了淬炼那山灵散的过程。

  如今的苏铭并非数月前的懵懂,对于淬散之法,他已经很是熟练,利用此地的火焰更是yǒu了经验,随着此地温度的提高,苏铭索性脱下了皮衣,**着上身,在那荒鼎石炉旁,时ér拿着草药闻一下,时ér用手碾碎扔入荒鼎中。

  时间bú知b○ú觉的流逝,外面的天色渐暗,山林里也慢慢寂静下来,就连鸟兽的声音也都微弱直至bú可察觉。

  天空随着暗下,明月高高挂起,只是这一夜的明月,却是与寻常之时大为bú同,那月亮的颜色明显红了bú少,◎乍一看,似天空上存在了血月一样。

  这奇异的现象,似化作了一股诡异的气息笼罩了大地,尤其是这片乌山附近更是如此,那鸟兽的声音几乎全部消失,就连微弱嘶鸣也都嘎然ér止,似bú敢出声息的样子。

  黑炎峰下的山林内,一道红影闪烁ér走,那红影正是小猴,它此刻神色凝重,双目透出警惕,时ér抬头看着那红色的月亮,yǒu惊慌之意从脸上闪过。

  前行中它犹豫了一下,并bú知道苏铭已经回来的它,立刻改变了方向,bú再前往黑炎峰,ér是一闪间,在丛林内bú知了去向,躲藏了起来。

  随着天空越来越黑,那月亮的颜色却是越来越鲜红起来,到了最后,放眼望去,整个乌山似都成为了红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声微弱的嘶吼,从那乌山内隐隐传出,那嘶吼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更是传出了乌山。

  那吼声似带着无尽的怨恨,传入耳中可让人心神颤抖,仿若灵魂都要被撼动一样,甚至若是听的时间长了,会yǒu种体内血液若燃烧之感,让人bú由得产生恐惧。

  那声声嘶吼回荡天地,仿佛与天空的血月辉映,使得这整个乌山,被笼罩在一片诡异的神秘之中。

  这一夜,乌山附近的三个部落,全部都处于警惕之中,乌山部,普通的族人全部在族中蛮士的守护下,早早回到了屋舍,轻易绝bú外出,ér所yǒu的蛮士更是在族长的亲自带领下,守护部落。

  阿公站在部落的最高处,那○是一个由巨木搭建的台子上,他手里拿着黑色的骨杖,遥望远处,目中yǒu一丝担忧闪过。

  他察觉到了苏铭的离去,可却没想到今天竟然是每三年一次的血月之夜,ér且这一次的血月明显比往年提前了数月之多★,这奇异的现象,让他更是惊疑起来。

  “火!”许久,阿公蓦然开口,立刻那些围绕在这巨木台子下的部落族人,纷纷拿着火把放入这巨木下,使得这台子瞬间熊熊燃烧起来,阿公在其内,如置身火海中,但他却是神色镇定,口中喃喃着奇异的咒语。

  bú仅是乌山部这样,此刻在另一个方向,乌龙部落中,也出现了同样的一幕,那乌龙部落的阿公,穿着宽大的袍子,披头散,甚至看bú出是男是女,其手里拿着一个长着独角的奇异兽之头骨,高举过头,yǒu刺耳的尖锐之音从其口中传出。

  在bú远处的乌龙部落族人中,站着一个极为美丽的少女,这少女此刻面色苍白,抬头看着天空的血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