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蜕变(第一更)


  新de一周,耳根拜求推荐票!!!看看这一周,能杀上第几!!!道友们,推荐票对于耳根极为重要,拜求!!

  -----------------------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歇,三而灭,便是这gè道理,苏铭从小就跟随阿公,阿公那里de诸多兽皮书卷,tā几乎每一部都看了无数遍之多,那里有很多让tā痴迷de智慧。

  这些前人de智慧,在潜移默化中,随着时间de流逝,慢慢刻入到了苏铭de脑海中,可却始终如沉睡一般没有苏醒,但如今,苏铭在这杀人之后de追击中,却是慢慢de将潜移默化存在de智慧,一点点de唤醒。

  郁齿此刻内心颇为焦虑,tā本以为无法逃遁,之前好不容易豁出一切准备回头与对方生死一战,但却在看到对方与自己de距离又远了后,无形中熄灭,当其再次红眼时,却又是如此。

  几次之后,tā已然没有了那股豁出去de感觉,很难如之前那样了。

  在苏铭看来,前方这gè黑山部de蛮士,只是自己de猎物而已,而且还是一只受到了惊吓de猎物,只要让对方觉得还有希望,便可以慢慢将其斩杀。

  苏铭便是按照这样de方法,在追击中不断地磨灭了那郁齿de信心与勇气,随着追杀de延续,tā更是时而故意拉开了距离,让对方在高度紧张中有了松缓de感觉。

  苏铭隐隐记得有一卷兽皮书上曾大致说过,持续de紧张之后一旦放松,则疲惫与痛苦将会从隐藏中放大无数倍de扩散出来,那种感觉,足以将生灵淹没。

  这些事情苏铭以前只是了解,可如今在这追击下,慢慢de从了解,渐渐过渡成了其本能de念头,甚至不需故意去这么做,便自然而然de达到了tā想要de效果。

  对于tā来说,今天是tā第一次杀人,第一次追杀别人,更是tā人生中,第一次无形de蜕变,可惜这种蜕变de过程,只有郁齿一gè人可以亲自来感受。

  郁齿de感受极为深刻,只不过tā并不清楚这一切是什么原因造成,tā只是感觉自己de信心与勇气在之前看到那诡异de杀人一幕后被减少了一些,但在这被追杀de过程中,却是渐渐地全部消失。

  甚至tā此刻在不知不觉中,再没有●了回头拼命de念头,尽管对方在tā看去同样也是凝血第二层,可tā就是觉得一旦回头,那么就必死无疑,而若继续逃遁,则有不少生机。

  更是让tā没有意识到de,是其疲惫de感觉无形增加,尤其是在察◎觉身后de那少年被拉开de不见踪影时,那种疲惫之感几乎让tā双腿酸软,摇摇欲坠一样,但tā却无法休息,而是咬牙坚持。

  只不过这种坚持在不久之后,当对方de身影再次出现其身后目光尽头时,立刻化■作了更大de疲惫,让郁齿有种要狂de感觉。

  “邪蛮!!tā必定是邪蛮!!”郁齿心惊胆颤,逃遁中在tāde前方出现了一gè分叉口,其中向左为山林深处,离开黑炎峰范围de道路,向右则是环绕黑炎峰□,能通往其黑山部所在之路。

  追击在后de苏铭早就知晓这里有这么一条岔口,此刻双目一闪,压着疲惫度蓦然爆,并非向前追击,而是穿梭丛林间,向前方右侧道路靠近。

  看其样子,仿若是断定那郁●齿会走右侧道路,故而tā提前向右,以便拉近彼此距离。起跃中,苏铭更是拿出了弓箭,向着那右侧de岔口连续射出了数箭,嗖嗖之声呼吸间,全部射中在了右侧道路de树木上,深深穿透,箭支尾部更是嗡嗡颤。

◆●齿会走右侧道路,故而tā提前向右,以便拉近彼此距离。起跃中,苏铭更是拿出了弓箭,向着那右侧de岔口连续射出了数箭,嗖嗖之声呼吸间,全部chǐhuìzǒuyòucèdàolù,gùértātíqiánxiàngyòu,yǐbiànlājìnbǐcǐjùlí。qǐyuèzhōng,sūmínggèngshìnáchūlegōngjiàn,xiàngzhenàyòucèdechàkǒuliánxùshèchūleshùjiàn,sōusōuzhīshēnghūxījiān,quánbùshèzhōngzàileyòucèdàolùdeshùmùshàng,shēnshēnchuāntòu,jiànzhīwěibùgèngshìwēngwēngchàn。

  那嗡嗡de声音似具备某种奇异de力量,传入到郁齿de耳中,让tāde脚步有了那么一瞬间de犹豫。

  随着苏铭再次追击时满弓之时,那郁齿嘶吼一声,正要向右侧而去,但苏铭de度却是又增加了不少,立刻就给了郁齿一种错觉。

  tā感觉若是自己继续向右侧逃遁,那么很可能立刻就会被追上。而若是向左侧逃遁,则因对方de错误判断,自己可以再拉开一些距离。

  耳边那嗡嗡de余音还在,郁齿咬牙之下猛de转身改变方向,直奔左侧而去,其极快,转眼消失在了丛林中。

  苏铭目光一闪,疲惫中露出了一抹森然,嘴角露出冷笑。

  tā身子一晃而起,迅从哪些树干上取出了箭支,向着那黑山部大汉逃遁de地方继续追了下去。

  “控制了敌人逃走de方向,就可以让操控tāde身体。”苏铭喃喃,这句话tā记得也是某一部兽皮卷里写de,tā之前懵懂,此刻却是豁然明白。

  追击中,时间慢慢流逝,很快便是深夜,明月高挂,落在地面de雪上翻起白光,使得这山林内哪怕是黑天,也映de一片银芒清晰。

  这一路追击,苏铭已经三次改变了郁齿逃遁de方向,慢慢间接操控了对方de身体,让其按照自己所想,去自己想要tā去de地方。

  摸了摸怀里,苏铭满是血丝疲惫de双眼内有了一抹柔和,在tāde怀里躺着昏迷de小猴,这是在之前de一次tā操控郁齿改变方向时,此人向着另外de方位扔出了小猴,欲借此再拉开更多de距离。

  tāde这一举动de确起到了作用,苏铭直奔小猴而去,使得那郁齿内心松了口气,但度确实更快。

  只是没过多久,郁齿现,自己身后再次出现了一支支呼啸而来de箭支,这让郁齿几乎要狂。

  夜幕完全降临,星辰高挂在天幕上,一闪一闪,似无数眼睛在注视着下方这片丛林内正进行de追杀。

  郁齿已然精疲力竭,tā脚步踉跄,身体de感觉倒是其次,最重要是tā此刻de心,已经若千疮百孔,让tā起了无尽de悔意,tā后悔去现那gè小洞,后悔去追击那火猿,否则de话,一切都将不是这gè样子。

  在tāde前方,是一片杂草灌木诸多de丛林,虽说是冬季,但此地看起来依旧是看不到深处de样子,当郁齿不假思索踏入这片丛林后,没过多久,苏铭de身影出现在了丛林外。

  tā站在那里,喘息急促,大量de白气从tā口中散出,但其双眼却是寒意弥漫,tā没有再去追击,而是在原地默默地等着。

  “这里,就是我为你指引de葬身之地!若以你如今de疲惫,还能从这里走出,那则算你命大!”苏铭呼吸略有平缓后,喃喃低语。

  tā话语刚落,突◆然在这寂静de夜里,从那丛林内传出了一声凄厉de惨叫,那惨叫de声音回旋,可让听到者为之心惊。

  片刻后,这惨叫de声音渐渐弱了下来,隐隐可闻化作了微弱de哀嚎。

  苏铭沉默de向前走◇去,慢慢走入到这丛林内,tā行走很是小心谨慎,往往每走出几步都要仔细de看看四周,或退后,或绕开,或直接一跃迈过。

  这里,是tā们乌山部猎队为抓获野兽而准备de一处xiàn阱区域,在这片丛林内,存在了大量dexiàn阱,且除了乌山部外,其tā部落根本就不可能知晓。

  即便是苏铭也只是知道一些大概dexiàn阱,还有一些无法知道。

  若是那郁齿全盛时期,或许还有可能活着走出,但以其如今de状态,踏入这里,就等于是踏入了黄泉。

  苏铭谨慎de一步步走去,耳边那远处传来de哀嚎之声更是微弱,慢慢de,随着苏铭de前行,tā看到了在前方,被一排吊起de,以削尖了一人粗细de诸多大树如钉耙子一般钉在了树木上de郁齿。

  其全身鲜血淋淋,但却还没有死亡,而是颤抖中,传出微弱de呻吟。

  苏铭默默地走上前,在那郁齿de身旁,看着此人,许久之后取出了骨角,在其颈脖一划。

  那郁齿身体剧烈de挣扎了几下后,气绝身亡,其死前de双眼,死死de盯着苏铭,透出无尽de怨恨。

  苏铭沉默,斩断了那xiàn阱de绳索,从郁齿de尸体上翻出了一些杂物后,拿出了所剩不多de一些血散碎末,将其尸体化作了骨头,一碰之下成为了飞灰。

  默默de转身,苏铭走出了这片丛林,在那丛林外,tā看着天空de明月,目中有了茫然。这是tā第二次杀人,tā说不出什么感觉,紧张,忐忑,迷茫……

  许久,tā轻叹一声,黑山部落与tā所在de乌山部落尽管同出一脉,但无数年来,却是已然成为了世仇一样,一旦有一gè部落强大,那么对方必定会面临灭族de危险,届时所有de男丁全部都会被屠杀,唯独女人会被掳走,成为对方部落繁衍后代de存在。

  好在这样de事情从未生,很多年来,双方de阿公都处于同样de境界,不会轻易起大战。

  深吸口气,疲惫de■感觉涌现苏铭全身,tā拖着将要昏迷de身子,向着远处咬牙离去……

  时间慢慢流逝,当黎明过后,天边初阳隐隐抬头之时,苏铭回到了黑炎峰de淬散之地,tā面色蜡黄,钻入洞口,出现在火溶洞后,就一头○倒在了一旁,昏迷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