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昔日小镇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de乐趣!

  镜州位于越国西北部,因为地处偏僻之地,大型chéng市寥寥无几,乡镇xiǎochéng却屡见不鲜。(全文字xiǎo说阅读,尽在ωωω. ( )境内多为xiǎo山丘陵,荒凉不见人烟之地更是大有存在。

  也就因此,镜州盗匪毛贼远比其余各州多出甚多,也是江湖武林人物最混杂之地。yī直没有什么大de江湖势力,可以yī统此区域。

  不过这也造成了此地民风彪悍,镖局马帮之类de涌现不止,和镜州de盗匪数量成了鲜明deduì比。

  这yī日,在yī处荒郊野外de土路边上,yī场在镜州各地经常见到deyī幕又在上演了。

  足足上百名身穿粗布衣衫de彪悍男子,个个头扎黑巾,挥舞着五花八门de兵器,正围攻着三十多名青衣人。而在青衣人de簇拥之下,数辆高蓬马车被团团护在其中。正是yī副盗匪大战镖局de激烈场面。

  这些盗匪de后面,另有三名面目相似de黑衣人,冷冷望着这yī幕,脸上不时现狠辣之色。

  而在马车附近,有几名身着家丁服饰模样de青年壮汉也各持棍棒de守在那里,面色微微有些紧张。

  后面三四辆车内,坐着几名身着华美服饰de妇孺,最前面最大deyī辆马车上,则yī位面色不惊de中年儒生端坐其内。

  此人三缕长髯乌黑发亮,虽然手无缚鸡之力de样子,却另有yī种久居上位de莫名气势,让人不敢等闲视之。

  中年儒生duì面,有yī位蓝色锦衣de虬须大汉背靠车壁de盘坐在那。

  此人两手粗大,目**光,竟是yī位罕见江湖绝顶高手。

  这二人身份显然非同yī般,神情都镇定自如。而如此大deyī辆马车,只有这二人而已,没有第三人和他们同车。

  这两人此刻默不做声,但是通过马车上半掩de窗户。仍能将外面地情形看de真真切切。外面de杀声、惨叫声不时de传入车内。

  头扎黑巾地盗匪人多势众,而青色劲衣de镖局镖师伙计,则身手较高,yī时间双方僵持了起来,难以分出胜负。

  见此情形,儒生微然yī笑,忽然冲duì面de虬须大汉说道。

  “看来不用辛苦厉兄出手,天武镖局也可足以应付过去了!”

  “嘿嘿!若是这些黑巾盗de那三位当家人不出手,天武镖局自然可以duì付这些杂鱼。若三人出手de话。这些镖师、伙计可就抵挡不了了。毕竟黑巾盗de三位首领,也是镜州道上赫赫有名de狠角色。听说三人是同胞兄弟,非常擅长联手之术。普通好手遇到远非敌手de”大汉说着,脸上竟隐隐露出兴奋之色,同时伸出粗厚手指微微yī屈,发出了“嘎嘣”“嘎嘣”de爆响声,分明是外门武功登峰造极所致。

  “厉兄啊!yī说起和人动手之事。就是这般心痒难耐地样子。简直和以前de厉伯父yī般无二。”儒生见了大汉这■般模样,哑然失笑起来,yī副拿大汉没有办法de样子。

  “韩贤弟,这个是自然之事。我们厉家可是以武传家,遇到yī些感兴趣deduì手。自然想要伸量yī下了。这就和你们韩家世代书香门第,总会有y◎ī两人入朝为官是yī样道理。不过让我纳闷de是,我们韩、厉两家如此南辕北辙,当初怎么会成了世交de?而且延续如此多年,代代都能如此交好如初!”大汉两手yī抱,有点纳闷de说道。

  “呵呵!前些日子,我无意中翻过yī些手札,倒也知道yī些昔年地往事。厉兄若想知道de话,我倒可以给你说yī二de,不过其中有几分真de。我就不知道了。”儒生轻笑de说道。

  “真地!惜我们厉家可没有记录先祖之事de习惯,除了留下了几套精绝de武学外,duì我们韩、厉两家当年如何交往de,可yī点都没有提到。”厉姓大汉闻言,露出好奇之色。看来颇感兴趣de样子。

  “不好,那三个家伙果然出手了。贤弟稍候,我将那三人大发了,回来和我说下此事。”虬须大汉目光朝外面yī扫之下。脸色微变de说道。

  然后“嗖”deyī声。人已如同强弩yī般de劲射出了马车。

  随后外面传来大汉de狂笑之声,打斗惨叫声大起。

  儒生叹了yī口气。轻摇头de将车帘放下,不再向外看去。似乎duì大汉信心十足地样子。

  yī盏茶de工夫后,外满de声音终于渐止。

  篷车门帘yī动,大汉风尘仆仆de闪进了车内,肩头上略有些殷红,似乎负了点轻伤de样子。但其却冲着儒生哈哈大笑de说道:

  “这三个家伙,还真有些手段,让我还多花了些手脚。不过这三人也被我击毙了。从此黑巾盗在镜州算是消失了。”虬须大汉yī副尽兴de样子。

  儒生见此,却面露歉然之色。

  “这yī次若不是厉兄跟来,恐怕返乡de祭祖之路,早成了我韩瑞地送死之途。看来那几位duì头真地duì我恨之入骨啊!不过,因此倒连累了厉兄。”

  “什么连累不连累de?厉家能在江湖上安然立足至今,不也是你们韩家数次出手相助吗!你我两家互相扶持,本就是份内之事。”厉姓大汉不在意地说道。

  “说de也是,倒是韩某矫情了。”儒生yī笑,神色回复了正常,倒也是yī位拿得起放得下之人。

  “不过,韩贤弟!不要忘了给我说下两家de往事,我可duì此好奇de很啊!”大汉yī边掏出yī瓶金疮药抹☆在肩上,yī边忽然想起此事de追问道。

  “这个自然。说起来,你我两家结成世交de过程,还真有些不可思议。你还记得,数十年前yī时雄霸镜州chéngde七玄门吗?我们两家先人,竟曾经在此江湖帮●☆在肩上,yī边忽然想起此事de追问道。

  “这个自然。说起来,你我两家结成世交de过程,还真zàijiānshàng,yībiānhūránxiǎngqǐcǐshìdezhuīwèndào。

  “zhègèzìrán。shuōqǐlái,nǐwǒliǎngjiājiéchéngshìjiāodeguòchéng,háizhēnyǒuxiēbúkěsīyì。nǐháijìdé,shùshíniánqiányīshíxióngbàjìngzhōuchéngdeqīxuánménma?wǒmenliǎngjiāxiānrén,jìngcéngjīngzàicǐjiānghúbāng★派门内做过师兄弟。据那手札上说,我们韩家deyī位叔祖和你们厉家de先祖,在七玄门内就亲如兄弟,互相扶持。从那开始,我们两家才开始结交de。而我们这位叔祖更是了不得之人。据说当年……”

  在中★年儒生淡淡de说话声中,青衣人将双方de尸体就地掩埋之后,几辆马车重新行驶前进,渐渐远去,从这荒凉之地不见了踪影。

  “青牛镇?”

  韩立浑身青光de浮在高空数百丈之处,看着足下dexiǎochéng,脸上流露出yī丝疑惑之意。

  这xiǎochéng虽然xiǎode可怜,只有数里大xiǎode样子,但是和他印象中de只有区区yī条街道dexiǎo镇相比,却找不出yī丝相似之处。

  可是按他记忆中de位置,这里de确是当年de青牛镇没有错。

  看来yī百多年没有回来过,当年dexiǎo镇已经繁华成了yī个真正dechéng镇韩立在空中怔怔de望了yī会儿,踌躇了yī下后,忽然施展了隐匿法术,身形yī沉de出现在yī个无人注意到dexiǎo巷中。然后才大摇大摆de走出巷口,沿着不宽de街道慢慢向前。

  “真de不同了!”韩立看着街道两旁yī个个陌生之极de房屋、阁楼,心里喃喃de自语道。

  不知为何,明知道只要再向西边飞行yī点路程,就可见到生养自己dexiǎo山村和那座黝黑de大青山。但他却迟疑起来,不由自主de就在这已大变样de青牛镇落了下来。

  此刻,韩立表面从容不迫,但心里却极希望从两侧找到yī丝记忆中de熟悉影子。

  但到目前为止,他都处于失望之中。

  突然韩立de脚步yī缓,在yī三叉路口处停了下来。

  他凝望着路口边deyī座破旧dexiǎo酒楼,在原地yī动不动。

  此酒楼又矮又旧,只有两层大xiǎo,在酒楼门上悬挂着“春香”二字de深黄牌匾。正是韩立曾经住过两日de旧□地,韩立三叔,那位“韩胖子”执掌过de春香酒楼。

  望着此酒楼,韩立往昔模糊de记忆yī下打开了闸门。

  圆脸胖乎乎de三叔,酒楼后狭xiǎo无比de院子,光线灰暗de厢房,喷香可口d☆e饭菜,插着七玄门xiǎo旗de乌黑发马车……,这等等deyī切,清晰无比de浮现在了韩立眼前。

  韩立望着酒楼,满脸de复杂之色,目光中流露出yī丝黯然之色。

  他再看了酒楼yī会儿,忽然发现yī旁de路人用古怪de神情望向他。这也难怪,yī个青年动也不动de紧盯着yī个破旧酒楼。de确是有些古怪了点。

  韩立略yī思量,神色恢复了常色,双手yī背后,慢慢向酒楼踱步而去。

  【 我要xiǎo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