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真假难辨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怪不得此处会被安置了一口灵泉。(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原来是为了滋养此木。万年灵乳我想要,但是对这养魂木在下同样也很好奇。”韩立望着元瑶。慢悠悠的说道。

  此言一出。元瑶神色“唰”地一下冰寒起来。

  “放心,经过这么多年的滋养,此木的个头一定不小地,我只要一小节根部即可,不会和元姑娘争抢最重要地主干。”韩立见此女这般神情,微微一笑地说道。

  “只要根部?”元瑶先是一怔,接着神色缓和了下来,但美目中还是露出一丝怀疑之色。

  “当然,作为补偿,元姑娘刚才答应◆的万年灵乳。在下还是要拿dào的。”韩立脸孔又一板的讲道。

  “嘻嘻!韩道友真是好算计。想那养魂木地根,肯定有许多宗门愿意出大钱向韩兄收购吧,不过,这件事本姑娘答应了。”元瑶眼珠微微一转后,就◇●自yǐ为猜中了韩立心思,一阵花枝颤抖的娇笑起来。

  不过如此一来。她似乎反而放心了下来。

  韩立淡淡一笑,并没有再解释什么。

  “那好。我们破阵吧。我先给道友讲下先前地一些破阵■●自yǐ为猜中了韩立心思,一阵花枝颤抖的娇笑起来。

  不过如此一来。她似乎反而放心了下来。

  韩立淡淡一笑,并没有再解释zìyǐwéicāizhōnglehánlìxīnsī,yīzhènhuāzhīchàndǒudejiāoxiàoqǐlái。

  búguòrúcǐyīlái。tāsìhūfǎnérfàngxīnlexiàlái。

  hánlìdàndànyīxiào,bìngméiyǒuzàijiěshìshíme。

  “nàhǎo。wǒmenpòzhènba。wǒxiāngěidàoyǒujiǎngxiàxiānqiándìyīxiēpòzhèn心得。”元瑶精马上笑吟吟地说道,看起来。似乎比韩立还要心急的样子。

  “先别忙,这口灵泉,元姑娘不想收走吗?”韩立一指shuǐ池。似笑非笑地问道。

  “韩兄说笑了?此灵泉早就被虚天殿主人,用高深禁制和整座内殿连成了一体,我若是有这么大的神通。早就直接去收取那虚天鼎了,何必窝在这里了。”元瑶娇嗔地说道。

  听了这话,韩立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但转念一想。又哑然失笑起来。

  他变得似乎有些太贪心了。一见dào宝物就马上起了占为己有地念头。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可不想落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下场

  想dào这里。韩立暗自警戒自己一番后。就不再提及此事反而沉声的说道:

  “元道友先将灵乳交给我,再讲一下阵法。我二人合力地话。不出两三日。必定能破除此阵。”

  元瑶听了这话。冲韩立嫣然一笑。顿时容光慑人。媚意盎然!

  两日后,虚天殿数十里外的海面上一阵白光闪动。

  接着一对男女地身影。在光芒簇拥下凭空出现在了那里。

  男地相貌普通。除了一双眼睛较清澈外。没有任何过人之处,而女地身材修长,娇艳如花。明眸流转之间,隐有无限地风情暗含qí中。

  这二人一出现在海面之上,都警惕异常地四处打量了一下,见没有qí他修士在此,才都松了一口气地样子。

  他们正是在密室中破阵后,被传送出来地韩立和元瑶。

  “看来qí他人还被困在虚天殿之内,不dào时间,是无法出来地。”元瑶瞅了瞅虚天鼎所在的方向。美目中异光闪动的说道。

  “那些元婴期老怪。会不会和我们一样取宝后被传送出来。”韩立却没有掉yǐ轻心,眉头一皱的说道。

  “放心好了。取宝后被传送出来地地方是随机地。有可能就在虚天殿附近。也有可能远在数百里之外地地方。任谁也没可能同时监控这么广大的范围。”元瑶不经意的一掠青丝,轻轻地说道。

  “这就好!”韩立心里一安的点点头。

  “怎么?难道韩兄得罪了那些老怪物。若是这样地话,韩道友真要小心点了。”元瑶美目中秋波流转。带有一丝试探口气的问道。

  “这个不劳元道友操心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一步了。”韩立神色淡淡地冲元瑶一抱拳,然后不等对方说些什么。就毫不迟疑的化为一道青虹飞遁而去,竟没有丝毫留恋之意。

  元瑶看着韩立远去地遁光,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半晌之后她才轻摇了摇头。手上一阵黑光闪动后。多出了一截尺许长的怪木。

  此木外表焦黑粗糙。坑坑洼洼,实在丑陋无比。

  可是元瑶看着此木。脸上却升起一丝感伤之色。
▲○怪之色。

  半晌之后她才轻摇了摇头。手上一阵黑光闪动后。多出了一截尺许长的怪木。

  guàizhīsè。

  bànshǎngzhīhòutācáiqīngyáoleyáotóu。shǒushàngyīzhènhēiguāngshǎndònghòu。duōchūleyījiéchǐxǔzhǎngdeguàimù。

  cǐmùwàibiǎojiāohēicūcāo。kēngkēngwāwā,shízàichǒulòuwúbǐ。

  kěshìyuányáokànzhecǐmù。liǎnshàngquèshēngqǐyīsīgǎnshāngzhīsè。

  “妍姐姐。你暂且多忍耐些时日。我这就找人用此木炼制成藏魂匣。让你彻底脱离炼魂之苦。”此女低声地说完此话。就不再迟疑地将身上黑袍迎头一盖,遮住了那惊人地艳容。

  接着元瑶也化为一团黑气。向另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转眼间,此处海面上重新寂静无声起来。

  与此同时,虚天殿内殿五层的高台上。有几人面色阴沉地站在那里。

  他们人人神情难看。正是极阴zǔ师等一干正魔元婴期修士,而蛮胡子也冷冷地站在qí中。

  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竟没有人再向qí出手了。

  “我们联手搜过了内殿三层dào五层地所有角落,光是破除的禁制和击毁地傀儡都不计qí数了。可仍没有找dào他们。极阴!失踪的三人中有两人可都和你大有关系。真不是你指使他们取宝潜逃地?”万天明铁青着脸地说道。

  “哼!万门主,你这话可问数遍了。我早已告诉过你,鸟某爱孙已遭了不测,这是在下秘术亲自探测过的,绝不会有错,要不是这‘天罡罩’遮住了在下所有地感应。小孙身死地刹那间,本zǔ师就应该能知道的。也不会让那两个小子趁机携宝潜逃了。”极阴zǔ师脸皮抽蓄了一下,面容扭曲地说道。

  “说起来,在下倒觉得蛮兄最可疑了,为什么偏偏在蛮兄将我们都引出的这段时间内,虚天鼎被人取走,蛮兄还一直不肯将那位后辈地来历交待清楚,难道和那位小子事先勾结好了。”极阴zǔ师话音一转。忽盯着蛮胡子声音阴森的说道。

  “笑话,蛮某要向你交待什么?就是虚天鼎被取真和那小子有什么关系。和我又有何干。我当时和正被诸位追的落荒而逃。总不至于宝鼎落dào了在下手中吧!倒是你自称鸟丑那小子挂了,谁知道是真是假?说不定正满心欢喜呢!”蛮胡子两眼一瞪。毫不客气地反讥道。

  “你……”极阴zǔ师一听这话,气的七窍生烟。

  爱孙已经身死惨遭不测!自己还要背上这样一个大黑锅。这是极阴zǔ师说什么也不能接受的。

  顿时他脸现怒容地一张口,就要再行争论什么。

  但一旁地儒衫老者。却在此时开口劝解起来。

  “蛮兄和鸟兄不必起什么争执?取走宝的不在乎就是这三人,至于他们中的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都是次要的。现在最重要地。是不管这三人是生是死。都要将他们找出来才是,我们追逐蛮兄的时候。一直追dào了第三层地入口处,他们地动作就是再快,也不可能逃出三层yǐ下的,而如今。我们合力在三层入口处布下了数个阵法,他们想要趁机逃走是不可能地,至于从密室中传送出去。那是更不可能地事情。要知道他们都只是结丹初期的修士。就是三人联手的话,也绝不能通过三层yǐ上地任一间密室,除非他们真昏了头,想要自杀例外。”懦衫老者神色冷静的分析道。

  “可是,我们全都搜遍了三层dào五层。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万天明冷冷的说道。脸上满是怀疑之色。

  qí实何止是他,正道三人都是半★信半疑之间。

  他们早就通过传音暗自商讨了数次,都觉得很可能是三个老魔联手演得一出好戏,故意将他们引开。然后再让后辈取出的虚天鼎。

  因此万天明三人一方面心里懊悔不已。一方面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极阴等人地举动。绝不肯在虚天殿中离开老魔几人半步。

  极阴、儒衫老者自然看出了万天明正道之人的心思,可是他们同样心急如焚,也顾不得此事了。

  他们只想快点找出韩立和玄骨诸人。拿回虚天鼎。

  一干元婴期修士在这内殿大大出手争斗了一番,结果宝物却让结丹期修士浑shuǐ摸鱼的偷走了,传闻出去,他们这些人地乐子可就大了!

  况且他们怎甘心。让虚天鼎真的落入韩立等人地手中。

  蛮胡子同样心中诧异,因为玄骨的举动似乎和事先约定好地有些不太一样。

  难道真的卷鼎逃遁了!

  要是普通的结丹期修士。也许无法过得三层密室的禁制,但是若是改修鬼道的玄骨。这可就真不好说了。

  虽然心里疑惑丛生。蛮胡子面上倒也不漏半分,反而因为qí他的心思。他心中存了一定要把shuǐ搅浑的念头。

  于是蛮胡子也冷声的开口道:

  “你们说,会不会是星宫地两个老家伙并没有走。一直隐匿在附近。见我们都追逐出去了,才又都出来灭了那三人。然后把虚天鼎取走了!”

  一听蛮胡子这话。qí他人一阵的面面相觑。但随后都露出几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