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各怀心思


  超 快 更 新:  随时享受看书的乐趣!

  怎么,难dǎo是?”年长之rén心里yī惊,低声惊呼道。(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ωωω. ( )

  ○
  chāo kuài gèng xīn:  suíshíxiǎngshòukànshūdelèqù!

  zěnme,nándǎoshì?”niánzhǎngzhīrénxīnlǐyījīng,dīshēngjīnghūdào。(quánwénzìxiǎoshuōyuèdú,jìnzàiωωω. ( )

  “不错!我是法力反噬了,急需yī名修仙者的精血来压制体内的真元。而附近的修仙者除了你老外,也就只有吴老道yīrén了。我总不能找你去吧?当时情形真是凶险之极,反噬比以往突然提前了两日,我差点就压制不住了。”年轻之rén苦笑着说道,显然还后怕不已!

  “这样啊,如此说来dǎo也怪不得你了,但是你还是要和上面好好解释yī下此事。不过据我估计,应该是你最近修炼hēi煞修罗功太急于求成了,才导致反噬提前发作。暂时就不要去血牢练功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巩固yī下根基再说吧!”年长之rén想了想后,缓缓的说道。

  “放心吧!吸了那老道的精血后,我的反噬完全退去了,只要以后留心yī些,不会再有这样的意外发生了。最近也觉得自己修炼进度太快了,正想不再去那里了呢!”年轻rén冷静的说道。

  “好,你知道就行。不过,这老道虽然灭掉了。但是在他体内种下了灵气标jì的rén,还是个大麻烦!不能就这么将此rén放置不问,还是要想办法不留后患的好!”

  “嗯,话是这么说不错!但我原以为吴老道结交的朋友肯定也是修为极低的散修。所以做好圈套后,只叫了蒙氏五友埋伏出手,可是谁知道竟引来了yī条大鱼。你认为是yī群低阶修仙者干的,还是某个筑基期修士出的手。”年轻rén忍不住向年长之rén问道。

  “嘿嘿!依我推测,多半应该是筑基期修士吧!毕竟炼气期修仙者的rén数再多,只要他们四r☆ényī心想跑的话,将他们几rényī齐擒下可不是这么容易的事。”年长的蒙面rén,不加思索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们是不是要暂避锋芒啊!等教主闭关出来后再继续其它计划,毕竟筑基期的修士,□可不是好惹的!”年轻rén听对方如此肯定了掳走了蒙山五友之rén地身份,有点迟疑的说道。

  “暂避!为什么要暂避?你还不知道吧!教主那里刚刚传来了消息。因为练功的需要,现在正要yī些筑基期修士○进行血祭呢。这个rén既然自己撞了上来,我们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了,毕竟炼气期的修士到处都好抓,但落单的筑基期修士可是难遇见的很!”年长rén冷笑了yī声,眼露杀机的说道。

  年轻的蒙面rén听此◎,微微yī怔,但随即还是为难的说道:

  “可是现在京城内,因为有教主坐镇。除了教主身边地四大血侍外,本教并没有筑基期的高手在此地。他们可都在各地主持着分坛事物,总不能通知他们专门回京yī趟吧!”

  “用不着如此的麻烦!教主现在急需筑基期修士练功,只要我往上禀告yī声,教主老rén家应该会将yī两位血侍交与我们指挥的。再加上我等在yī旁辅助,对付yī位筑基期修士,还不是手到擒来。这样yī来。我们两rén可是立了大功,说不定也能和四大血侍yī样。可以获得进入筑基期的机会呢?”年长的蒙面rén眼中露出贪婪之色。。

  年轻rén听此,精神yī振。似乎被老者此话说的彻底动心了。

  “好吧,我回去准备yī下!yī定将此rén彻底生擒了。”他恶狠狠地说道。

  然后,这两rén又在原地低声嘀咕了好大yī阵,才无生无息的离开了丘陵。不知去了何处。

  但令rén奇怪地是,这两rén始终没提到,如何在这么大的京城内,将韩立准确找出来地话题。仿佛这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个问题。

  ……

  于此同时,在离丘陵百余里远的yī座荒野之地上,韩立将神风舟降落了下来,让那四rén走下了法器。

  这四rén虽然知道接下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但丝毫起不了反抗之心,只好乖乖的听命走出了小舟。

  韩立dǎo背着双手,站在默不作声的几rén面前,冷眼打量着他们,半晌之后才开口说道:

  “把你们地面巾拿下来吧!现在遮住你们的面容已经没什么用了。”韩立的声音丝毫情感都没有,让这四rén身子yī震后,不禁互相对望了yī眼。

  “

  下来吧。”那位大哥长叹了yī口气,无奈的说道。

  其他三rén见此,只好垂头丧气地纷纷将hēi色面巾摘了下来,露出了他们的庐山真面目。

  韩立挨个看完了他们的面容后,脸上神色不变,可心里却叹了yī口气,果然是那蒙山五友。

  当他在上空偷听这几rén谈话时,就已经觉得他们的声音有些耳熟,在加上他们的修为功法层次,自然就联想到了两个月前,才刚刚见过的蒙山五友等几位修士。除了那个四十许岁的女子没来外,其他之rén都在这里了。

  不过,虽然这几rén的身份和他猜测的yī样,但韩立却大感头痛无比。

  现在他不用想也知道,那馨王府的小王爷和王总管应该就是让众多修士陆续失踪的hēi手成员了。如今,他们知道自己刺探他们的秘密,多半会和自己不死不休的!

  而他本意是竭力不惹此麻烦的,可是没想到,这个大麻烦还是自动的上身了。早知如此,他绝不会让那老道去监视这二位,这根本和魔道之rén毫不关系嘛,纯粹是他自己小心过头来了。

  但是话说回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吴老道竟然这么没用,仅仅监视了yī晚上,竟然就被rén家发现了,还弄得小命多半不保。

  这让韩立更加的郁闷无语!

  吴老道若是地下有灵,知道韩立如此的埋怨于他,恐怕会更加的委屈!他根本还没开始监视小王爷等rén呢,结果就被rén家闯进了屋子,无缘无故的吸干了精血,他才死得实在冤枉啊!

  韩立虽然将吴老道的死因有些想差了,也并不知道小王爷和王总管二rén,根本就不知晓吴老道即将要监视他们的举动,更丝毫不知他二rén的身份提前暴露给了韩立。

  但这并不影响双方◆同时敲响了警钟,处于了彻底敌之中!

  韩立的心思很沉重。

  毕竟最近失踪的修士,还包括了几名筑基过的修仙者。他如今招惹的对手实在可怕的很,恐怕yī不小心就会步了其他失踪者的前车之鉴啊。○

  原本按照韩立以往的想法,既然这里如此的危险,自然要远远的遁去,君子不危墙之下嘛!实在没必要和这伙rén拼个你死我活,还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的好。

  但是让他为难的是,他身上可还肩负着保护秦家的任务。

  若是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秦家之rén真的遭遇了不测。他在李化元那里,根本无法交待过去啊!

  总不能说,他觉得越京突然变得危险之极,所以就先拔腿开溜了?

  韩立如此想着,脸色就渐渐的阴晴不定起来,让身前的这四名俘虏大为的不安。

  他们本以为既然到了这无rén之处,此位肯定要对他们大大的逼供yī番。可没想到,此位年轻的筑基期修士在看了他们几rén的面容后,竟陷入了沉吟之中,神色也慢慢的古怪起来,难道在想什么恶毒的逼供手段不成?

  有了这种胡乱猜想后,这几位更觉得背后的寒气直冒,越发的心神不宁了。

  “阁下到底打算怎么处置我们?”那二十许岁的年轻女子,沉不住气的突然开口大声问道。

  韩立听了此言,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望了这女子yī眼后,冷冷的说了yī句:

  “处置你们还用的着我吗?只要将你们交给那些失踪修士的家族,说你们就是让他们亲rén失踪的背后hēi手之yī,相信yī定会好好款待你们yī番的?”

  韩立说此话时面无表情,让这四rén绝对相信对方会如此去做,都不禁脸色大变的面露恐惧之色。

  “我们可从没有绑架过那些修士,yī次也没有!只是做了几次……?”

  “住口,五妹!他在套你的话呢!

  hēi脸老者忽然厉声喝道,硬生生的打断了女子后面的话语。让这位五妹心里yī惊,不由得狠狠瞪了yī眼韩立。

  “套你们的话?你们也太高看自己了吧!”韩立淡淡的yī笑,嘴角挂上了yī丝讥讽之色。

  【 我要小说网:超快更新 51O.NE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