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骇人听闻的上古大隐秘


  “是de”周血痕脸上露出略带尴尬de笑容缓缓开口:“我知道这件事情听起来离谱了些,不过却是事实,本派祖师,乃是由妖禽养大de女子……”

  林轩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
  “这与道友所说de凤脉之体,有何关系,你说这种体制并非tiān生,而是后tiān奇遇,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呵呵,qián辈不用着急,就算您不问,我也会清楚de告诉你”周血痕挠了◆挠头,脸上满是恭敬讨好之色:“不知道qián辈可听说过本命灵光么?”

  林轩一呆,不由得又想起了自己与孔雀仙子间de纠葛来

  见他发愣,周血痕却误会了:“原来qián辈没有听过,那就由★在下解说,这本命灵光非同小可,乃是化形期妖兽特有de一种东东,而且并非每一种化形期妖兽都有必须是tiān地灵禽,或者蛮荒奇兽,进入化形期以后,才会在体内生成,其珍贵程度,虽然不及妖丹,却也相差仿佛”

  “一来,本命灵光威力奇大,驱以攻敌,远各种玄妙de秘术功法,然而却有一个坏处,此光是一次性de,换句话说,用了之后就没有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妖修也舍不得,通常用作保命de神通”

  “而除此以外,本命灵光还有一个惊人de效果,就是可以治愈人类修士de重伤,不管伤有多重,哪怕到了元婴崩溃de地步,只要还没有陨落,就可以将人从死亡de边缘拉回来”

  “难道以贵派祖师惊才绝艳de资质,居然也受过这种伤么?”林轩略有不信de开口

  “呵呵,qián辈说笑了,仙道一途,荆棘遍地敝派祖师进入离合期以后,自然是纵横人界无敌,可她又不是一踏入修仙界,就有如此惊人de修为,还不是由一灵动期de小修士,慢慢逐步升级”

  林轩点了点头,自己刚才口快心直,所问de问题确实愚蠢了点

  “玄凤祖师自幼失去了父母,由灵禽孔雀抚养长大,然而刚刚踏入仙道之时,所修习de,却并非妖族功法”

  “哦,贵派祖师最初居然不是修妖者?”林轩眼珠一转,语气颇为古怪de说

  “是de,祖师她老人家最先修炼de乃是一无上道家真法,《九tiān玄功》……”

  “噗……”即便以林轩de狗扑,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大惊失色,心中如惊涛骇浪般翻涌,怎么与九tiān玄功又扯上关系了?

  “qián辈,你怎么了?”见林轩反应奇特,周血痕脸上露出愕然之色

  “没什么”林轩当然不会实言相告了故意拍了拍胸口:“这九tiān玄功demíng字,我曾经在某本典籍上见过,据说数千年qián,曾有人倚仗此功,横行一时”

  “哦,还有此事,那一定是九tiān玄尊那老匹夫de再传弟子”

  见对方露出愤怒之色,林轩不由得越发好奇,玄凤仙子既然修习过九tiān玄功,按理应该对九tiān玄尊颇为恭敬才是,怎么她de门人弟子……

  当然表面上,林轩却露出一副无惊无喜de表情:“九tiān玄尊,那是何人?”

  林轩之所以明知故问,就是想要从对方口里,将整个事情de来龙去脉,全部弄清楚

  周血痕不知林轩底细,说起话来自然毫无顾忌,微微叹了口气:“九tiān玄尊,说起此人,也算是一位惊才绝艳de人物,九tiān玄功就是他所创立de,还曾经与敝派祖师,生死相许,两人曾是双修伴侣”

  林轩虽然隐隐已有猜测,但听到这里,依旧是大吃一惊,不过有了心理准备,脸上自然是一副茫然de表情

  “呵呵,这些陈年旧事晚辈也不多说,那也都是几百万年qiánde恩怨了,平心来说,九tiān玄尊能够赢得祖师芳心,肯定也是一了不起de人物,只不★过他仇家极多,当年祖师与他情好爱笃,那次身受重伤,也是两人被九tiān玄尊de数míng元婴期仇家围攻,祖师为了掩护爱侣逃走……”

  “哦,照道友所说,玄凤仙子在修妖以qián就已结婴了?”林■轩突然若有所思de插口

  “是de”周血痕一呆,老老实实de点了点头:“那时,祖师是元婴初期de修士,然而为掩护爱侣离开,却以一人之力,力敌五大元婴高手de围攻,其中还有两人是中期de怪物”

  遥想当年,玄凤仙子一弱质女流,白裙飘飘,一人一剑,力敌五大元婴老怪de围攻

  那是何等风采,又是何等惨烈de战斗

  “少爷九tiān玄尊真不是东西”脑海中传来月儿de娇呼,俏脸上满是忿忿之色

  林轩点了点头,两人以后de恩怨暂且不说,但这一回,九tiān玄尊撇下爱侣逃走,让一弱质女子,为自己抵挡强敌,未免也太不男人了些

  虽说修仙界寡情薄义,林轩做事情也喜◆欢冷静de计算利益得失,但人总是有血性

  即便狗扑如林轩,平时里耳濡目染做大部分事情,都可以腹黑心狠,可对有些人,却也是例外

  比如说如果自己遇到同样de危险,月儿愿意主动牺牲抵挡强敌★◎,但林轩却绝不可能如九tiān玄尊一样,拍拍屁股离去

  肯定会选择与小丫头一起,共同面对,哪怕死在一起

  “那一战,打得tiān昏地暗,持续了整整一夜de时间,祖师使尽浑身解数,硬生生◇◎de拖住了五大高手,让九tiān玄尊安然逃脱,然而她自己,却受伤极重,不仅本命法宝被毁,肉身也濒临崩溃,眼看就要魂飞魄散,也是祖师命不该绝,恰好她de养母路过此地”

  “而那位灵禽孔雀,已经步◆入了化形后期,实力之强,甚至还在元婴后期de大修士之上,几个元婴老贼见她出手,自然吓得魂飞魄散,见爱女被打得奄奄一息,孔雀愤怒以极,不过此刻救祖师de命要紧,她也无法分身去追那几个敌人”

  将女儿带回洞府,孔雀想尽各种办法替她疗伤,然而祖师力敌五大高手,不管身体还是元神,都已到了濒于崩溃de地步,即使这位化形后期de大妖禽,也回tiān乏术……

  虽说这对母女,人妖殊途然而彼此间de感情,比之真正de母女,却也毫不逊色,孔雀不忍见爱女魂归地府,于是便将自己仅逊于妖丹de本命灵光,输入进祖师de体内了

  而此物果然有如传说般神奇,硬是将祖师从魂飞魄散de边缘,给拉了回去,随后在孔雀de精心照料下,经过数十年de修养,祖师终于恢复如初,随后她不顾养母de劝阻,又去寻访爱侣了

  可惜这次却是悲剧,三年后,祖师回到了孔雀de洞府,抱着母亲大哭

  原本风华绝代○de玄凤仙子,却像变了个人相似,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活泼de性格也变得沉默寡言了

  以为女儿又在外面被人欺负,孔雀大怒,可问她仇家是谁,仙子却只是哭,仅对母亲说了一句,她已和九tiān玄尊已反■目成仇

  “哦,为什么?”听到这里,林轩忍不住插口

  “这个,晚辈也不清楚”

  “你不清楚?”

  “是de,祖师与九tiān玄尊反目de理由,从未对任何人提起,我们这些做晚辈de,又哪敢胡乱猜疑”

  林轩点了点头,这番说辞倒也合情合理,不过玄凤仙子为了爱侣,舍死忘生,不惜力敌五位元婴修士,不用说,自然是重情重义de女子

  反观九tiān玄尊,论才智,○固然令人高山仰止,然而品德如何,恐怕就要打问号了

  至少九tiān玄功de开篇,曾经讲过他de身世来历,可对玄凤仙子,却只字未提

  林轩本就一直感到奇怪,当年九tiān玄尊,身负血债,▲按理应该没有时间考虑感情问题,可他假如没有双修伴侣,秦妍手中那本女修版de九tiān玄功又该作何解释?

  原来这中间,还藏着如此大de隐秘,qián后连贯,所有de疑点全都迎刃而解,事情已过去了几百万年,林轩当然无从推测两人间发生了什么,不过想来,十之**都是九tiān玄尊理亏de可能居多

  当然,林轩可不会内疚什么,自己只是修炼了九tiān玄功,而此功法de创始人做过什么,可是与□自己半点关系没有

  “祖师外表柔弱,然而内心却是极为刚烈de女子,此事过后,恨九tiān玄尊入骨,然而却又再三劝阻养母,不让她替自己报仇,说两人间de恩怨,总有一tiān,她要自己亲手了断” ●
  “可惜九tiān玄尊那老匹夫,虽寡情薄义,卑鄙无耻,但光就修炼资质来说,却足可用奇才来形容,九tiān玄功乃他自创,师祖所有神通,他全都一清二楚,如果继续修炼九tiān玄功,肯定难以报仇” □
  “如果换一个人,肯定另访míng师,然而师祖却是极骄傲又极执拗de性子,靠别人de帮忙打败老匹夫不算本事,他能够自创功法,自己为什么不可以,恰好那时,正是人界修妖热de兴起,于是师祖穷百年之▲★力,在人界各处游历,终于找到了传说中de神鸟,凤凰de踪迹……”

  “嗯,qián辈不用惊疑,数百万年qián,修仙界可比现在繁荣得多,那时候,人间可也有此灵禽de”周血痕微笑着开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