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六章 芭蕉宝扇


  光头修士点了点头正准备加力突然一道厉芒向着他斜斜斩去。:;文字版

  变起仓促但光头修士毕竟已到凝丹期自然不可能束手待毙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双手一掐一道魔气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化为一条黑蟒翻身★■迎上。

  刺啦……

  魔气吞吐灵芒闪烁光头修士脸上毫无血色显然这一次交手他已吃了不小的苦头。

  老者一呆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犹豫来但最终还是遁光一缓停在了光头修士的旁边。
  当然他之所以如此并非是讲什么义气而是如今这种情形两人分开逃命只能必死无疑反之若能联手对敌说不定还会yǒu一线生机。

  此人不愧是凝丹中期修士顷刻之间不已权衡好了利弊。

  伸出手来在储wù袋上一拍一道霞光飞了出来盘旋之后光芒收敛露出来的却居然是一乌黑铁拐。

  光头修士更不含糊捶了捶胸口从他嘴里喷出一芭蕉小扇。

  扇面之上符文流转此宝竟似颇为不凡。

  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同时启动了护身光罩这才yǒu闲暇放出神识寻找敌人的踪迹。

  从刚才攻击的强度来看虽然可怖但显然并非元婴老怪至少不是本体出的故而他们并非没yǒu生机。

  只是敌人究竟隐藏在哪○里?

  在这毒雾尸气之中神识大受限制两人不得不转头四顾生怕不一小心就被对方给偷袭。

  “咦那……那是什么?”光头修士突然瞪大了双目脸露惊恐的说。

  老者一呆连忙顺着望了过来。

  原本他们的脚底是一片柔软的沼泽然而此刻却仿佛煮沸的汤锅咕咕的向上冒着气泡了。

  一股腐尸的味道弥漫在空气里两人的表情变得难看以极。

  此刻他们已经清楚偷袭他们的乃是尸魔这个可怕的家伙难道是想各个击破?

  老者眼珠一转脸上就露出了几分献媚的表情来:“前辈明鉴wǎn辈乃无意闯入您的领地绝不敢与阁下为敌还请高抬贵手放我们离去。”

  “是啊前辈我们只是小杂鱼现在可是yǒu一们元婴老怪意图对您不利。”光头修士眼珠一转更想出了祸水东引的毒计来至于林轩刚才的援手之德早已被他抛至了九霄云外。

  只要能够活下去无耻一点yǒu什么关系?

  可惜这番费尽心机□死对头来也只是白费力气。

  尸魔是想要吞噬两人的金丹用来增进法力岂会因为一番花言巧语就傻傻的放他们过去?

  那沼泽中沸腾的尸气不仅没yǒu削弱反而越的剧烈了。

  嗖!

 ▲ 一wù冲天而起悬浮到了半空两人定睛望去却是一斗大的鬼头眼如铜铃血盆大口额上的独角足yǒu半尺长牙齿如同锋锐的刀片一样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

  正是尸魔的分身魔头。

  然而与林轩灭掉的□尸兽不同这鬼头乃是他用三分之一的分神修炼而出神通之强远不是普通的凝丹期修士可以抵挡!

  感受到对方所释放出来的可怕威压两人的脸色是越苍白了。

  “前辈……”那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畏惧还想要◎■花言巧语鬼头却不想与他在这里慢慢耽搁下去。

  眼眶之中红芒闪烁大嘴一张从里面喷出一道血芒。

  长约半尺滑溜异常仿佛活wù一样。

  老者大惊失色自然不敢再逞口舌之利了忙双手掐诀点■向前方的龙头拐杖。

  呜……

  从那拐杖之上飞出了一条乌黑风龙此乃老者苦修了多年的拿手神通以前对敌总是无往不利这一回面对的虽是变异邪魔但自保应该还是没yǒu问题的。

  正这样想风龙与血芒已轰然相撞。

  先是一声巨响接着绵密如同炒豆子般的爆裂声开始不停传来。

  老者瞪大了眼面对血芒的节节进逼自jǐ所祭出的风龙居然毫无还手之力被一点一点吞噬。

  这是什么魔功?

  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元婴期的尸魔固然非同小可但万万不曾想一个小小的分神也厉害到这种程度。

  心中隐隐yǒu些后悔也许留下来与那位李前辈在一起还较为安全。

  但当初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如今也只能吞下苦果。

  一声大喝浑身的法力注入到拐杖之中魔气翻涌为了活命老者也只能尽力一搏。

  那光头修士也没yǒu闲着虽然他很想抽身离去但也明白那样做只能是死得更快一▲些。

  咬了咬牙此人冲身前的法宝喷出一口精气。

  说起来他修为不高然而这芭蕉扇却是一件异宝。

  论起缘由yǒu一番故事。

  众所周知修仙者金丹大成以后就会四处云游收集材料炼制自jǐ想要的法宝。

  这个过程十分辛苦法宝比灵器珍贵的多因而炼制的材料也非常苛刻想要收集齐通常需要花费数十年的功夫。

  这还是大门大派的修仙者!

  而一些散修或者小家族即使yǒu人侥幸凝丹成功可由于根基浅薄穷其一生也未必就能够将炼制法宝的材料收集齐。

  仙道艰难可不仅仅是体现在修炼还yǒu各种必需的资源特别是草根修仙者可以说步步维艰。

  想当初光头修士就是如此他用孤家寡人一个虽然凭借着机缘巧合加上本身资质不错又舍得吃苦幸运的凝成金丹了。

  然而囊中羞涩接下来想要炼制趁手的法宝可让其吃足了苦头。

  先是在云海的各处岛屿上遨游寻找所需要的材料。

  然而不论矿石也好还是各种珍贵的xuán晶也罢已知的矿脉早就被各门各派瓜分掉。

  自jǐ虽然是凝丹期修仙者但孤家寡人一个势单力薄自然没yǒu办法与其相争的。

  别说是yǒu着特殊属性的珍贵材料就算是炼制普通法定的千年铜精他寻找了十余年也才得到了婴儿拳头大小的一块。

  心中悲苦自不必说。

  其实他若yǒu足够的晶石很多材料都可求购于坊市即使普通店铺无所得拍卖会上肯定会yǒu不小的收获然而还是那句话……囊中羞涩。

  郁闷是唯一的形容然而让其堂堂凝丹期高手使用灵器肯定是心yǒu不甘。

  所以尽管希望渺茫他也只能继续寻找每天来回于各大岛屿yǒu时候甚至不得不深入险地猎杀云兽以换取必须的晶石。

  数年如一日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甲子。

  收获依然不大光头修士几乎已经绝望了然而修仙界的事情本就充满了未知yǒu时候一个不经意的决定就会带来奇遇。

  那日他追杀一头二阶的妖兽却无意间来到了一废弃的古洞里并在其深处现了一具骸骨。

  骸骨的主人是谁已无从考证光头修士也没yǒu兴趣探究然而旁边散落在地上的储wù袋却让他欣喜若狂。

  里面除了yǒu近万晶石以及一些瓶瓶罐罐居然还yǒu一柄芭蕉宝扇。

  从它所散出来的灵光来看显然是等级不低的法宝老天垂怜自jǐ这回可是大赚特赚。

  骸骨轻轻一碰就化为了灰烟显然距今已不知道yǒu多少万年光头修士将宝扇取过细细查看起来了。

  得此古宝他心满意足虽然不能用自jǐ的丹火培炼但遵循鬼道神通拿精血祭养之后同样能够挥其大半威力的。

  再加上那笔意外的晶石收获光头修士虽不能说财大气粗但就散修而言日子也过的非常滋润了。

  自jǐ还yǒu着大好前途怎么能在这里陨落?

  光头修士的眼中闪过一缕厉色双手不停挥舞一道一道的法诀打出。

  而吸收了他所喷出的精气以后那宝扇迎风狂涨了起来直径丈余表面的符文变得越清晰。

  “咦?”那鬼头被吸引了注意狰狞的面容上露出了几分惊异。

  对方的修为不值一提然而这宝扇却像威力不小的样子。

  “疾!”

  面对强敌光头修士可不敢留力浑身的法力汹涌而去那宝wù轻轻一扇两股怪风顿时飞出了扇面。

  皆yǒu碗口粗一道漆黑如墨距离尚远就隐隐散出一股腥臭之气。

  还yǒu一股则是惨白的那颜色仿如尸火让人一看就极不舒服。

  不用说威力自是非同小可。

  那鬼头也流露出一丝凝重但很快嘴角就隐现讥讽这宝wù确yǒu不凡之处可惜使用者的修为太低不足为虑。

  只见他眼中红芒闪烁不已大嘴更是乱嚼个不停隐隐yǒu晦涩难懂的咒语时断时续……

  接着张开血盆大口从里面喷出一团紫雾里面yǒu忽闪忽闪的尸火向着那阴阳怪风撞去了。

  无声无息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争斗得不停势均力敌然而这仅仅是表面而已。

  神通的威能虽然相似然而双方的法力差距却不知凡几很快那光头修就呈现出了不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