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灭门


  宿儒默然师兄这话虽然残酷了些却言之有理修仙界弱肉强食若是讲究人义道德早就被别的势力给吞并了。()

  “那我们现在应该如何?”

  少年举子放出神识扫描了一下四周嘴角边露出残酷的笑容:“这附近已没有活人我们现在就去峡谷将那魔幽门的长老给灭了。”

  “好!”

  两人化为一道遁光飞西南的方向。

  再说马大少此次如愿以偿从李长老那里获得了想要的丹药他的心情极☆好正盘算着回去闭关修为大涨指日可待突然一股莫名的心悸传来……

  那感觉很怪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慌气短偏偏却又说不出理由可马天鸣的脸色却已然全变。

  他的修为虽然不高dàn好歹也算步入了仙道□☆好正盘算着回去闭关修为大涨指日可待突然一股莫名的心悸传来……

  那感觉很怪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慌hǎozhèngpánsuànzhehuíqùbìguānxiūwéidàzhǎngzhǐrìkědàitūrányīgǔmòmíngdexīnjìchuánlái……

  nàgǎnjiàohěnguàiyīzhèntūrúqíláidexīnhuāngqìduǎnpiānpiānquèyòushuōbúchūlǐyóukěmǎtiānmíngdeliǎnsèquèyǐránquánbiàn。

  tādexiūwéisuīránbúgāodànhǎodǎiyěsuànbùrùlexiāndào未卜先知固然是做不到可大事生以前时不时的也会有一些预兆。

  而这zhǒng不好的感觉以前还从未有过难道家族出什么事呢?

  马天鸣停下遁光满脸沉吟之色要不要回去向长老求助可那样做虽然稳妥dàn万一是自己感应有错……

  这无端打扰之责可是自己无论如何担待不起的。

  心中忐忑一时之间他也拿不定主意了。

  正在踌躇一道白色的惊虹出现在了远方的天上迅捷以极向着这边飞了过去。

  “咦这儿还有一条漏网的小杂鱼。”

  冰冷的声音传入耳里那遁光一缓猛然停了下来现出一老一少两个人来。

  “儒门修仙者而且至少是凝丹期以上。”马天鸣的脸色无比难看倒吸了一▲口凉气旋崆岛双雄并立如今虽处于和平时期可双方私下里的争斗依旧激烈无比。

  黄芪山属于魔道的势力对方岂会无端出现在这里?

  难道刚才的感觉就是与这两个人有关?

  心念电闪然而现在○他哪有从容思考的时间眼见对方脸色不善马天鸣忙双手挥舞祭出了一张黄蒙蒙的符录似乎是是想要使用什么秘术逃脱。

  可惜晚了!

  那宿儒的脸上闪过一丝讥嘲之色左手一拂一道红色的光霞就从袖口中飞掠而出后先至已将马天鸣困住。

  “前辈救我!”

  马天鸣吓得脸都白了然而回间却现一道青虹从峡谷方向飞掠而出急切间虽看不清楚dàn十有八(皮皮)九是那位长老现了异常。

  心中大喜过望忙一边高声求援一边利用神念将自己的灵器祭了起来。

  可惜双方差距太远他的灵器虽然是品质不低的宝剑可与红光相撞立刻碎裂成了无数片。

  “这就是是法宝?”马大少瞪大了眼心有不甘以前虽然听说过凝丹期修士的可怕dàn哪有切身体验来得震撼。

  自己在其面前简直有如泥塑纸人一般。

  那红光耀眼刺目里面究竟是什么宝贝他甚至无法看清楚就已被打在身上了。暖烘烘的感觉没有半点疼痛然而意识却开始模糊……

  “呵呵师弟的紫(皮皮)阳神gōng可是大有长进啊!”少年举子拍了拍手谈谈笑间将人命收割此人心思很毒丝毫不亚于魔道的老怪物。

  “师兄谬赞了。”宿儒也露出了一缕得意之色。

  不过很快两人的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看着那由远而近的惊虹马家之人不过是顺手剪除了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为这位魔幽门长老而来的。

  林轩如今的修为非同小可数里的距离转瞬间就到了。

  青光散开看着这位面貌普通的少年两位儒门的修仙者脸上皆露出惊讶之色。

  尤其是那少年举子他的gōng法同样的有驻颜神通可脸上的沧桑依旧是掩饰不掉的。

  然而这位魔道长老不同他的形貌气度居然真的有如二十出头。

  对方修炼的是何zhǒng神通?

  心中惊讶自不必说然而神识扫过两人却又放下心来了对方的境界也就在凝丹后期左右自己两人联手足以应付。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不能让他逃脱否则引起魔儒两派的战火可就得不偿失了。

  “刚才那人是你们俩杀的?”

  虽然马天鸣已被紫阳真火化为了灰烬dàn刚刚那一幕林轩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错难道他是阁下的子倒么你想要替他报仇?”宿儒微笑着开口然而浑身上下却有杀气隐露。

  “哼道友之言仅说对了一半。”

  “一半?”宿儒眉头一挑略有些诧异的道。

  “他不是林某人的子倒dàn我□què实会得两位送去地府为无辜惨死的马家之人报仇。”

  “阁下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年轻举子一声冷笑也不见有何动作头顶之上就多出了一金光灿烂的法宝林轩定睛望去却是一类似于书卷的东西。■

  宿儒则身形一晃出现在了林轩的后方看两人这架势不仅想要前后夹击也有防着他逃跑之意。

  林轩依旧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冷笑不已。

  那年轻举见了心中不由得犯起嘀咕。若是普通的凝丹后期修仙者面对这zhǒng情况十有**都已心中慌他究竟有什么倚仗?

  是故作镇静还是真修炼有什么厉害的秘法dàn无论如何也绝不可能是自己两人联手之敌。

  林轩叹了口气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东西事已至此已没有必要继续隐藏法力惊人的灵压冲天而起。

  轰!

  林轩并没有出手dàn仅仅是气势所形成的压力就让两个敌人脸白如纸身体颤抖个不停……并不仅仅是害怕还感觉重若万钧。

  这感觉这气度——元婴期修仙者!

  两人傻了原本是想要捡便宜立gōng哪知道却一头撞上硬茬子了。

  “两位道友现在你们可还会说我风大闪了舌头?”林轩缓缓的开口语气平和一丝火气都没有。

  “咯咯……”两人哪里还说得出话仅剩下牙齿不停的打架林轩叹了口气慢慢的将右手抬起那举子的眼中闪过深切的恐惧突然双膝一软就这么在半空中跪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