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幽州乱 第四百五十九章 林轩的计划(二


  口气如此之大,让两女yǒu些愕然,脸上微露不信倒也没yǒu解释,时间久了,她们自然知道自jǐsuǒ言非虚。

  略一沉吟:“俩可曾拜师?”

  “没yǒu。”两女摇了摇头。
  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这倒也在意料之中。

  一般来说,各宗门招收弟子,除非灵根特别优异,可能被某些前辈看中,收为记名子弟,特别加以照顾,其他的,可没yǒu这样的好运气,都是由普通的传功长老,授予一些粗浅的入门法术。

  然后就不管不问,任由各人私下练习。

  yǒu一定机缘,又肯刻kǔ努力,十余年后,或许会渐渐的脱颖而出,但大部分,终身都只能在灵动期徘徊而已。

  百年以后,变为一杯黄土,不得不说,这是低阶修仙者的悲哀了。

  林轩伸出手来,在储物袋上一拍,已取出了两个玉筒简,递到两女的身前。

  “少爷,这是……”

  陆盈儿一怔。随即若yǒusuǒ思地沉入神识。片刻后抬起臻首。脸上已全是震惊之色。

  里面竟是一名为“柔水诀”地顶尖功法。

  要知道。在修仙界。功法虽然不计其数。但却以普通地居多。好一点已是十分稀yǒu。顶▲阶地就更加凤毛麟角了。

  通常被各大门派视为镇宗之宝。只yǒu万里挑一地优秀弟子才yǒu可能得到。像她们这种资质。想也别想。

  刘芯也抬起了头。她手中地玉筒名叫“玉金功”。同样是一门适□jiēdìjiùgèngjiāfèngmáolínjiǎole。

  tōngchángbèigèdàménpàishìwéizhènzōngzhībǎo。zhīyǒuwànlǐtiāoyīdìyōuxiùdìzǐcáiyǒukěnéngdédào。xiàngtāmenzhèzhǒngzīzhì。xiǎngyěbiéxiǎng。

  liúxīnyětáiqǐletóu。tāshǒuzhōngdìyùtǒngmíngjiào“yùjīngōng”。tóngyàngshìyīménshì合女子修炼地顶阶功法。

  而且分别与两人地灵根属性相吻合。

  两女互望了一眼,都大感震撼,虽然少主修为高深,身份尊崇,但出手之大方,也太过令人咋舌。

  顶阶功法居然这样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

  两女哪里知道,元婴期老怪与林轩相比,身家也yǒusuǒ不及,陨落在他手里的修士,不知凡几,加上各种奇遇,顶阶功法对林轩来说,实在算不上什么,他手里就yǒu好多。

  当然,即使是顶阶功法,同样可以分作三六九等,且相互之间,yǒu着极大地差距。

  比如说这“玉金功”和“柔水诀”只能算顶阶功法中较为普通的两种,远远无法和林轩本身的“九天玄功”还yǒu“玄魔真经”相比,但对两女而言,已经是她们做梦也不敢奢求的奇遇。

  好人做到底,对于自jǐ人,林轩从不吝啬,两女地修为太低,需要尽快为她们提高实力。

  林轩手一翻,又取出两个小巧的玉瓶来,分别抛到两◇个丫头手边。

  “这两瓶灵药,对于们现在的境界,应该作用不小。”

  “谢谢少爷。”陆盈儿与刘芯喜滋滋的接过,打开瓶塞,一股清香扑鼻而来,看着手中蚕豆大小的药丸,两个丫头目瞪口呆:“这…☆…这是中品洗髓dān?”

  众suǒ周知,在修仙界,平日里大家接触的灵dān妙药,几乎都是指下品的那种,中品dān虽然在药效方面要胜过许多,但炼制时suǒ增加地难度可不是一点半点。

  一旦失败,好不容易才收集到的珍稀药材也就付之流水。

  suǒ以若非万不得已,一般很少yǒu人会去追求中品dān。

  灵药山做为幽州最擅长此道的门派,当然yǒu几位长老炼dān术造诣不凡,中等洗髓dān不是炼制不出来,但也不敢说成功率是百分之百。

  何况他们也懒得为低阶弟子费那么多精力。

  suǒ以即便是灵药山的低阶修士,每次领到的月供也不过是寥寥几枚下品dān。

  当然,毕竟是名门大派的弟子,两女的眼光还是远胜那些小门小派的修士,也不是没yǒu见过中品dān。

  那是在大约一年前,与她们同时入门的某位师姐,因为在一次行动中立了大功,门派奖励了她两枚中品dān。

  结果,在服用以后,这位师姐的修为,在短短数月之间,就狂涨了一大截,将原先与她差不多地同门,远远甩在了后面,中品dān的神效,可见一般。

  可那位师姐出生入死,历经种种艰难,也不过得到两粒中品dān的奖励,而少爷一出手,就是每人一瓶。

  这是不是也太……

  两女高兴得说不出话,要知道一瓶可是一百枚啊!

  然而事情并没yǒu完,林轩奉送的大礼包□才仅仅拿出一半。

  再次在储物袋上一拍,两堆宝物出现在了盈儿和芯儿的面前。

  闪闪发光,灵气盎然,分别是两堆五颜六色的晶石。

  “少爷,你这是……”

  “除了dān药,●修炼也离不开晶石,以们现在的修为,每人一千块,应该够用。”林轩摸了摸下巴,表情温和的开口。

  一连串的震撼,刘芯不用说,便是很yǒu心机的陆盈儿,也被震得晕头转向,彻底迷糊。

  “一千晶石……应该够用?”如果其他同门师兄们听见,不吐血才怪。

  像他们这样地低阶弟子,每年辛辛kǔkǔ为门派做事,倒头来,每年也不过分发到十几块晶石。

  练功,以及其他修仙物品的消

  以说捉襟见肘,因此即便是再会精打细算之人,身为低阶修士,手中能yǒu二三十块晶石,就已经是大富翁。

  一千块,别说师兄妹了,便是那些筑基期的师叔伯,相信大部分人,也没yǒu这么富yǒu。

  原本奉林轩为主就已经是精心考虑过,觉得不会吃亏,现在看来,简直是被天上掉下的大馅饼砸中。

  两女都欢喜得yǒu些懵了。

  显然,林轩这么做不是为了收买人心,因为对她们这种境界地低阶修士而言,就算要收买,也根本无需下这么大的本钱。

  “少爷,我和师妹用不了这么多。”过了半响,陆盈儿才呐呐地说,人贵在知足,她虽然yǒu些心机,却并非贪得无厌的女子,少爷对自jǐ这么好,将心比心,自jǐ也应该为他考虑。

  林轩是何等聪明地人物,一眼看出陆盈儿说这话乃是真心,没yǒu丝毫做作,满意的点了点头,温言笑道:“给就拿着,这点晶石,少爷我还是出得起。”

  “谢谢。”两女万分感激,一起盈盈拜了下去。

  两千晶石,在其他凝dān期修士看来,或许算是一个不小地数目,但对林轩而言,不过小意思。

  他囊中的晶石,足yǒu数十万之巨。

  功法,dān药,晶石都yǒu了,林轩干脆好人做到底,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两件灵器。

  “这也给们。”

  盈儿喜滋滋地看着手中的宝物,这是一条白色的丝绸,用不知名的蚕丝编织而成,灵器盎然,乃是一件上品灵器。

  芯儿得到的则是一柄短剑,长约一尺,虽然短了点,但威力却是非凡,同样是灵器中的上品。

  林轩当然还yǒu更好的东西,但人不可好高骛远,以两女现在地修为,给她们极品的,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威力,反而会成为累赘。

  上品的,则正好合适。

  “们要明白,外物虽然可以提高实力,但修仙之路,本身还是要靠刻kǔ,如果想要偷懒,一心倚靠外部的yǒu利条件,只会是本末倒置,最终害了自jǐ。”两女毕竟年轻,一下子yǒu了这么大的机缘,林轩也怕她们忘乎suǒ以,故而不得不沉下表情提醒几句。

  “谢谢少爷教诲,奴婢谨记。”两女束手而立,恭敬的回到。

  林轩点□了点头,左手一翻,又取出了两张符来。

  “少爷,这是什么东西?”刘芯满脸的好奇,她和师姐入门虽然不久,但符乃是修仙界最普通,最基础的几种东西,自然也接触过,机会虽然不多,但印象却十分深刻,然而☆少爷手中这两张符,却与自jǐ以前见过的完全不同,不仅要稍大一点,而且银光闪闪,里面suǒ含蕴地法力,更是浩瀚得yǒu如大海一般。

  “这是地阶灵符。”

  “什么,地阶灵符?”两女惊呆了,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美目,她们当然知道修仙界符的分级,天地人三种。

  但别说地阶符,便是人阶的,两女也只接触过最初级的寥寥数种。

  少爷拿这么珍贵的东西出来干嘛,自jǐ根本就用不是上啊!

  “若是平常,这样的东西我自然无需赐予俩,但如今情况不一样,分坛里的怪事尚未水落石出,我自然不能让你们遭了毒手,这张地阶灵符之中,封印的乃是防御护罩,即便遇上凝dān级别的对手,应该也可以坚持数分钟,到时候我自然会赶到。”

  “谢谢少爷!”

  两女大喜,连忙接过这保命地东西,心中无比感激,要知道地阶灵符,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拿到坊市,动辄数百甚至上千晶石。

  “好了,该给们的我都给了,接下来还是那句话,想要在修仙路上走远,关键还在于努力。”

  “是,少爷,小婢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两女娇声回应,表情十分感激。

  “这就好,俩下去吧!”林轩说完●,重新闭上了眼睛。

  “这就让我们走?”两女对视一眼,皆十分意外,犹豫了一下,还是由陆盈儿开口:“难道您没yǒu别的吩咐。”

  “别地吩咐?”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现在俩法力还太低◆微了,不足以为我办事,时候未到,不用想别的,只要好好修炼就行了。”

  “是!”两女乖巧地点了点头,出了阁楼。

  望着她们的背影消失,白光一闪,儿苗条地身影出现在了面前,娇美的面容却满是茫然。

  “少爷,你收下她俩干嘛,那陆盈儿与刘芯地资质没yǒu任何出彩,最多只能算作一般,承如她们suǒ言,少爷就算想要建立自jǐ的势力,也应该拉拢高阶修士才对,何必对两个低阶女修,如此青眼。”

  “呵呵,儿,错了,跟了我这么久,难道还不清楚,少爷我乃是一心追求天道,对于修仙界的权势没yǒu半点兴趣。”

  “那少爷为何还要建立自jǐ的势力……”月儿依旧十分迷惑。

  “当然是为了日后的修行。”

  “为了修行?”

  “嗯,我并不是想要建

  ,也没yǒu兴趣聚集一帮打手,拉拢两个丫头,乃是想:外一项计划。”林轩淡笑着开口,儿静静地听着,她与林轩◎,才是真正的一心同体,少爷yǒu什么秘密,自然会和自jǐ分享。

  “也知道,我之suǒ以能够在仙道上走到这一步,全靠体内的蓝色星海,若不是yǒu提纯dān药材料,别说凝dān,我连筑基都办不到○,可最近以来,少爷我虽然奇遇不断,也获得了很多好处,可蓝色星海,反而在大部分时间处于荒废状态。”

  “不是我偷懒,而是一个人的能力实在yǒu限,就拿dān药来说,灵药山在幽州已是首屈一指地门派,我身为少掌门,虽然权利yǒu些名不副实,但进出本门重地还是没yǒu问题,这些年来也翻阅了很多典籍,本门的dān方表面上看很全,可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较为普通,乃修仙界人suǒ共知的那种,真正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奇dān方,只yǒu寥寥数种,可据我推测,保存下来的古dān方原本应该不少才是……”

  “那们应该在哪里?”月儿已经听入了迷。

  “这就很难说了,大小门派,散修家族,都可能yǒu。”林轩嘴角边露出了一丝讥嘲:“而且不一定是名门大派就会yǒu好的dān方,suǒ谓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这数百万年,多少门派起落沉浮,又yǒu多少曾经风光无比的家族被历史suǒ淹没,而他们地后人★,已经没落,但宝物却可能传承到了他们手中,suǒ以,即使是灵动期一二层的低阶修士拥yǒu神奇dān方也实属正常。”

  “啊,那怎么办,少爷想把们收集起来岂不是很难。”月儿秀眉一挑,yǒu些kǔ□■涩的道。

  “当然,不过事在人为,不试一下又怎么知道?”林轩微笑着道:“suǒ以我打算开一间秘店,专门负责收集散落在修仙界各地的上古dān方。”

  “可如此珍贵的东西,他们会舍得出售吗■?”

  “只要价钱高,应该还yǒu希望,要知道,不少dān方,虽然记载的灵药珍贵无比,可很多原料却已经很难找齐,与其捧着废而无用的东西,不如高价换取一些晶石。”林轩神色自若的分析:“何况我也没想过将suǒyǒu的古方都收集,只要能多少找到一些就受用不尽。”

  “毕竟我虽然服食了墨月族的圣药,淬炼出了灵根,但资质也不过普通修士稍强,若没yǒu灵药辅助,光靠刻kǔ,别说凝结元婴,光是修◎到凝dān期大圆满,就不知道要花费多长地时间,而很多上古灵dān,效果神奇得敢想象,如果能够炼制出来,对于日后的修炼,自是一大助力。”

  “原来如此。”月儿点了点头,总算明白了少爷的心思,不过◇dàoníngdānqīdàyuánmǎn,jiùbúzhīdàoyàohuāfèiduōzhǎngdìshíjiān,érhěnduōshànggǔlíngdān,xiàoguǒshénqídégǎnxiǎngxiàng,rúguǒnénggòuliànzhìchūlái,duìyúrìhòudexiūliàn,zìshìyīdàzhùlì。”

  “yuánláirúcǐ。”yuèérdiǎnlediǎntóu,zǒngsuànmíngbáileshǎoyédexīnsī,búguò低头思考了一下,还是略yǒu不解:“可陆盈儿与刘芯的法力也太低微了些,会不会误事?”

  “我不是没yǒu想过招揽高阶修士,但代价太大,相对来说,低阶弟子收服要容易得多,至于说的修为问题我也想过,灵动期确实太低,但开设秘店做生意,并不需要特别厉害的高手,筑基期就已经足够,yǒu我照拂两个丫头,她们筑基成功也用不了多久,要不然当我为何给她们那么多宝物。”

  “那是月儿多心了,原来少爷都已经思虑周全。”

  “那是自然,这个计划我已经筹谋了好久,除了dān方,其他的生意也要做。”

  “其他的?”

  “不错,比若说收购废dān。”谈到这点,林轩的表情阴沉了起来:“自从正魔开战,幽州修仙界的格局已与以前完全不同,以前大家收集好材料以后,都是来我灵药山炼dān,我自然可以yǒu大把地废dān可以贪墨,可现如今,本门已经成了除正魔以外的第三股势力,众修士心存顾忌,若我suǒ料没错,他们根本就不会再来炼dān。”

  “不会吧,少爷,我觉得你想多了,那他们需要灵药怎么办?”

  “哼,月儿,不是我多心,而是太单纯,你当这些门派就真的没yǒu做过万一的考虑,除了一些不入流的,稍大一点地宗门家族,哪一个没yǒu暗中培养炼dān师,虽然无法和灵药山的技艺相比,但一些普通地dān药应该还是可以炼制,就算难一点的,最多拼着失败多炼两次,至少不会怕被我们卡了脖子。”

  “但他们这样不要紧,我suǒ需要地废dān可就断了来源,suǒ以也需要秘店替我暗中收集。”

  “可这样做,少爷就不怕引起怀疑?”

  “怀疑?哼,当然会yǒuyǒu心人留意,但那又如何,我的蓝色星海本来就是匪夷suǒ思地东西,按照修仙界的共识,废dān就是垃圾,suǒ以即使yǒu人感到奇怪,但也绝对猜不透我的用意,何况我藏在幕后,永远也不会露面,这些事情都让手下来做,就算他查到秘店的经营者,来自灵药山,也想不到是我,多半让通羽那老家伙背了黑锅。”

  “可光是陆盈儿与刘芯也人手不足。”月儿的洞察力倒是一等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