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幽州乱 第四百五十八章 巫术神通与血契


  没有分,二章合一了,5000字)

  林轩盘膝坐在静室,双眸紧闭,浑身青芒闪动不已,双手各掐了一道法诀,平放于胸前。

  而他的头顶三尺之处,则悬浮着一个翠绿欲滴的玉筒简。

  少顷,林轩睁开双眼,伸手一招,那玉筒青光一闪,飞回到了他的掌间,

  林轩将此物贴于额头,神识注入……

  这次出行,林轩可谓历经风雨,但收获也是极其丰富,特别是在奎阴山脉,与百毒神君一番交易,林轩得到了墨月族传承千年的东xī。

  可惜那功法残篇需要混元老祖的精魂才能开启,这玉筒中记载的仅为其中的一种神通而已。

  不过威力也是非同小可,练成了足可让自己的修为暴涨一大截。

  当然,如今这短短的时间,林轩也没有精力修炼,不过是忙里偷闲,稍加参悟而已。

  约一盏茶以后,林轩放下玉筒,眉头微皱。

  “少爷。怎么了。难道此功法还不能修炼?”儿清脆●地声音回响于耳边。

  “不。百毒神君没有骗我。只不过……”林轩话音未落。突然一道火光从外面飞了进来。

  是传音符!

  林轩伸手取出。用神识一读。又转头看了看窗外地天色。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笑容:“那两个丫头倒也不傻。无需我吩咐。就知道自己过来。倒也是可造之才。”

  喃喃低语了一句。让儿回到衣袖里。然后取过阵盘。屈指一弹。将禁制打开。

  很快。两位苗条秀丽地女子。☆莲步轻移。进入了视线里。

  正是陆盈儿与刘芯两女。

  “参见少主!”

  “嗯。”林轩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两女的身上,陆盈儿还好,虽然脸色有些发白,但表情还可算是镇定,至于刘芯,与▲她师姐相比,心理素质则明显要差上一些,两只小手,紧紧的拽着衣服,虽然没有发抖,但紧张之情也是显露无疑了。

  “别怕,若要灭了们,我不huì等到现在才动手。”林轩缓缓的开口。

  “少门主言重了,今天若非您出手,我姐妹二人早已魂归地府,对于少主,只有感激,绝不huì有任何不敬地心理。”陆盈儿再次敛一礼:“只是……”

  “有什么疑问尽管开口,不用迟疑,即使说错了,我也不huì怪。”

  “是!”陆盈儿起身,理了理有些纷乱的秀发:“属下只是有些不解,我和师妹只是灵动期的低阶修士而已,少主何以青眼有加?”

  此女虽然聪明,但这一点却怎么也xiǎng不通,她可不huì花痴的认为少主是看中了自己和师妹地姿色。

  虽然平心来说,自己和芯儿也算美女,但也绝非国色天香的那种,而林轩不仅身份尊崇,且已经凝丹成功,他若xiǎng要收些姬妾,大把色艺双全的女子huì趋之若骛,根本就不可能看上自己这两个青涩的小丫头。

  可回xiǎng与少主见面的经过,他对自己和师妹一直非常照拂,甚至颇有几分看重,这究竟是为什么?

  陆盈儿虽入门未久,但关于这位少主的传说,平日里也听师兄妹们议论了不少。

  说句不敬的话,虽然很神秘,但有一点大家却分析得非常清晰,林轩做事情像来皆有目地,属于无利不早起。

  自己和师妹只是灵动期的低阶修士,身上能有什么被他看中的东xī?

  但林轩救自己两人肯定有他的目的,这一点乃是确定无疑,所以尽管少主没有对自己和师妹种下禁制,可一到天黑,陆盈儿和刘芯还是悄悄溜了过来,等待谜底解开。

  “嗯,很好,我喜欢聪明的女子,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里,那我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开门见山。”

  “还请少主吩咐,属下这条命都是您救下的,若有什么需要,弟子一定赴汤蹈火。”陆盈儿神色坚定的说。

  林轩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又将目光转向另一位少女了。

  刘芯有些紧张,但也没有丝毫犹豫,显然来之前已经将一切xiǎng得很清楚:“少主,芯儿不huì说话,但我与师姐是一样的。”

  “嗯,很好。”

  林轩诡异的笑了笑:“正如们所言,今天若非我援手,俩已魂归地府,比起陨落,成为我地奴仆,这个要求,似乎并不为过。”

  “让我们奉您为主?”两女对视一眼,表情皆有些意外。

  “▲不错,并非普通的效忠,而是要用俩的一偻精魂,与我签下主仆血契。”林轩说到这里,手一翻,掌心之中已经出现了一龙眼大小的黑色圆珠,正是可以容纳人精魂的法器。

  “少主这是何意?”陆盈儿表情一变,但◆脸色又有些茫然:“您是本门未来之主,我俩本来就huì效忠。”

  “哼,说灵药山吗?”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之色:“我不觉得这个少主的身份有何尊崇,何况通羽真人那老家伙已经准备结婴了,如果不出意外,起码还能够再活个五六百年,什么时候能够轮得到我做主。”

  听着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语,两女目瞪口呆,过了半响,才反应了过来。

  “少主的意

  要建立忠于自己的势力,可为什么huì找上我俩,低微……”陆盈儿还是满头雾水,林轩就算xiǎng要拉帮结派,目标也应该是高阶修士才对。

  “这些就无需操心了,我自有道理,只问一句,俩愿不愿意,答应之前,我也huì将话说清楚,一旦成为我的手下,就绝对没有反悔一途,从此们地性命,就归我所有,不管是刀山火海,只要我需要,们就都得跳……”

  林轩的表情有些阴沉,一番话已说得两女脸色大变,不过随即,他的声音又和缓起来:“当然,们也无需害怕,刚才我也不过打个比方,若非万不得已,我不huì置于自己的手下于险地,相反,平日里们反而huì到诸多好处。”

  “好处?”

  “不错,对于自己人,我从来不huì吝啬,修行上◇地指点不用说,一些灵药晶石本人还是有地,何况,我既是本门少主,暗中自然huì对们二人多加照拂,相信用不了多久,们就huì在一同入门的师兄妹中脱颖而出。”

  “基本上就是如此,俩可以考虑考虑,一☆○炷香后回答我是否愿意。”

  说到这里,林轩闭上了双眸,又重新开始打坐。

  一炷香地时间自然是转瞬即过,林轩虽然没有睁眼,但神识也将两女表情地细微变化掌握得一清二楚。

  不管是陆★盈儿还是刘芯,表情都阴晴不定,也难为了两个丫头,这么短地时间,就要做下如此重大的决定。

  这也是林轩故意地,算是对两女心智的一番考察了。

  “好,时间到了,们可已经xiǎng好?”林轩声音低沉的道。

  “少主,属下可否先问你一个问题?”陆盈儿传音和刘芯商量了几句,略带迟疑的开口。

  “说。”

  “如果我和师妹不同意,您huì不huì杀人灭口?”小丫头倒问出了一个十分尖锐地问题,不过说这话也确实需要几分勇气,好在林轩倒并没有生气。

  “哼,今天俩确实看到了也听到了一些本不该知道的事情,如果我说就这样放过们,未免太虚伪,我说过,本少主不xiǎng撒谎……”

  听到这里,两女已脸色大变,哪知道林轩接下来的话语,又让她们愕然。

  “但我不huì。”

  “可少主你不是说……”陆盈儿的表情明显不信。

  “哼,你当本少主真是嗜血狂魔,虽然踏上仙道以来,陨落在我手中的修士着实不少,而且其中不乏无辜倒霉之人,但我出辣手,总都有一定的理由,至于们两个丫头,不杀,我也有解决的办法,不用乱猜,誓言本少主从来不信,但一些去除记忆的神通我还是huì的,所以用不着一定要杀俩。”

  林轩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好了,言尽于此,俩作何选择,奉我为主,还是被抹去这一段记忆。”

  “谢谢少主直言,奴婢愿将身家性命交予主人,终身不悔。”两女对视一眼,盈盈下拜。

  “哦,这么肯定,一huì儿签了血契,可就真的不能反悔。”林轩并没有露出欢喜之色,反而提醒起两女来。

  “主人放心,小婢已经xiǎng得很清楚,绝非一★时冲动。”

  陆盈儿微微一笑,她所说乃是实情,之所以答应奉林轩为主,乃是综合考虑了各方面地利弊,才最终做出的决定。

  既非为了报恩,当然也不是因为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别看陆盈儿法力不值一◎提,心机可是一等一的。

  仙道艰难,特别对于女子,更是如此,幽州有名有姓的高阶女修,数量极其稀少。

  近万年来,还没有出现元婴期前辈,便是当代较为有名的凝丹期女修,也仅有欧阳仙子等寥寥◇数人而已。

  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虽然机缘巧合,得以拜入了灵药山这样的名门大派,可自己与芯儿的灵根资质,只能算是一般。

  说上坏,但也并不出彩,按照正常的修炼轨迹,在门中默默无闻地苦练○个数十载后,大约有半成的机huì筑基。

  不用怀疑,没有看错,这就是修仙界的现实,每进一步,都是千难万年,即使是名门大派,除了少数天才,普通弟子,每一百人,也不过有五六人能够步入筑基。

  而灵动期的低阶修士,除了huì一些粗浅法术,并不算真正踏上了仙途,甚至连寿命都与凡人差不多。

  所以才huì出现一些低阶修士,自暴自弃,结交官府,只图一时的安乐,为同道所不齿。

  不是他们在深山之中耐不住寂寞,而是修仙之路真地太难了。

  与其这样默默无闻下去,不如搏一搏。

  虽然这仅仅是与林轩第二次见面,但对于这位少主的人品,两女却已经信得过。

  假如他仅仅是为了操控自己,根本就无需这样麻烦,自己和师妹已经违反了门规,他大可以用这点做为要挟,让两人俯首听命。

  并且在两人身上下一些歹毒地秘法,让两人就算心生怨恨,也不敢背叛。

  可林轩没有这样做,将一切摊开说清楚,甚至未来可能赴汤蹈火也没有丝毫隐瞒。

  至少这一点,少主很真

  如他所言,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相信主人也不huì轻己。

  有得到必然huì有付出,总的来说,这是一场公平交易,两女觉得,对自己而言,利大于弊,当然,每个人看问题地角度有差异,少主不是白痴,心机更远非自己两人所比,他这么做,肯定有自己的考虑。

  “xiǎng好了,不反悔,这是最◎后地机huì。”

  “不,我俩已经深思熟虑。”两女的表情都坚定无比。

  “好,每人都有三魂七魄,俩只需要交出其中之一就可以。”

  林轩微笑着递出了手中地法器,当初自己和月儿也签◇◆订了主仆血契,但小丫头乃是阴魂之体,而现在的情形则并不相同,人类之间要签订这个契约有几个必要条件。

  一是身为仆人的一方要交出精魂的一部分,而是必须在完全自愿,没有丝毫抵触的情况下。

 ○ 否则,有一方不愿意,就算是元婴期的修士,也无法强迫一名灵动初期的低阶弟子。

  毕竟,这个契约传承自远古时期,苛刻无比,主人地一方对仆人拥有的权利难以xiǎng象。

  生杀大权不值一提,由于掌握有仆人的精魂,主人能够轻易施展几种秘法,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得,那种痛苦,无法用言语描述。

  而且即使仆人日后的修为远远超过了主人,这个契约也没有办法强行解除。

  所以修士之间,愿意签订这个契约的,即使从洪荒时期算起,也寥寥无几,可以忽略不计。

  “是!”

  陆盈儿虽然身材苗条,容颜秀丽,貌似弱不禁风,其实性格却很果决,既然做下了决定,也就不再有丝毫犹豫,像林轩行了一礼,从他手中接过法器,左手轻捧,右手则捏了一个法印。

  张开檀口,一核桃大小的绿色光团从嘴中吐出,那光团在空中滴溜溜一转,然后从里面分离出了指尖大小的一点,被吸入到了宝珠里面,然◆后剩余的光团重新回到了少女的身体。

  被取出了一缕魂魄,陆盈儿脸色有些发白,略显疲惫,然后她将法器递给旁边的师妹。

  从性格来说,刘芯与师姐相比,要胆小内向一些,但行事风格却颇为相似,◆◎少女同样眼神坚定,施法取出了自己地一缕精魂。

  过程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她的精魂是纯白的,但这没什么好奇怪的,魂魄的颜色,本来就是随机。

  林轩收回法器,脸上露出一丝满意。

  “好了,接下来我们签订契约,俩,不可有丝毫抵触。”

  “是!”

  两女乖巧的点了点头,林轩微微一笑,伸手在chǔ物袋上一拍,从里面取出几件必须的东xī,然后轻而易举的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阵法,让两女站上去。

  林轩双手各捏法印,变幻个不停,很快,地上地阵法亮了起来,并从里面喷涌出赤橙黄绿等七彩光环,将两女在包裹其间。

  随后,林轩口一张,喷出一道细若发丝的青色剑气,割破手指,分别取了两滴血液,洒在了两女的额头之间。

  “疾!”

  林轩一声轻叱,那血液忽闪忽闪,竟变成了纯金的颜色,然后没入皮肤,不见了踪影。

  随后林轩取过宝珠,深深吸了口气,一青一白两粒拇指大小的光团从里面飞了出来,被林轩吞入了腹里,成功完成了血契。

  “主人!”

  林轩眉头一皱,摆了摆手:“以后没人地时候,不用这样称呼,直接叫我少爷就可以了。”

  “是!”两女齐齐点头,显得十分乖巧。

  “好,现在过来,让我查看一下俩的灵根情况。”

  “是,少爷。”

  陆盈儿莲步轻移,走了过来,大大方方地递过来一只皓腕,而刘芯则要羞涩一点,虽然同样乖巧的将手伸出,但脸上已经多了一层红晕。

  林轩哑然失笑,先替陆盈儿号脉。

  将法力注入,略一探查,心中就有了大概,然后又握住刘芯地纤手,片刻后放开。

  “少爷如何?”

  两女的脸上同时露出关注之色,虽然入门地时候肯定已经检查过,不过负责的仙师,不过是区区筑基初期而已,如何能何眼前的少门主相比。

  “嗯,盈儿是水属性,芯儿是金属性,虽然没有出类拔萃,但还是中等偏上的资质。”林轩淡淡一笑,脸上的表情无惊无喜。

  然而两女却大感失望,这样的结果,与刚入门时的情况一样。

  林轩也是从低阶修士走过来,而且当初面对的情况更糟,自然知道两女为何烦恼,微微一笑,安慰道:“不用灰心,若是按照正常,以俩的资质,能够筑基成功的希望自然不大,但如今有我照拂,情况自然大不一样了。”

  “真的,少爷,你有把握让我们将筑基的几率提高?”两女又惊又喜的道。

  “哼,提高几率算什么,只要俩不偷懒,刻苦修炼,筑基,不过是小事一件而已!”林轩脸露傲然之色的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请登陆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