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半路惊闻


  “灵药山?”老道士de眼zhōng闪过一丝诧异:“师弟这话是何用意,灵药山不过炼丹之术神奇,修士de实力不值一提,便是掌门也仅仅是筑基期。”

  “哼,筑基期!”

  青衫老者虽☆是师弟,但明显精于算计,冷笑起来:“师兄想得未免也太简单,以前小弟也是这么认为,可这次天尘丹出世……”

  “这又关天尘丹何事?”

  “师兄你难道没有想过,灵药山de开山祖师,原本人人都◆☆是师弟,但明显精于算计,冷笑起来:“师兄想得未免也太简单,以前小弟也是这么认为,可这次天尘丹出世……”

  “这又关天尘丹何事?shìshīdì,dànmíngxiǎnjīngyúsuànjì,lěngxiàoqǐlái:“shīxiōngxiǎngdéwèimiǎnyětàijiǎndān,yǐqiánxiǎodìyěshìzhèmerènwéi,kězhècìtiānchéndānchūshì……”

  “zhèyòuguāntiānchéndānhéshì?”

  “shīxiōngnǐnándàoméiyǒuxiǎngguò,língyàoshāndekāishānzǔshī,yuánběnrénréndōu●以为只是一热衷于炼丹术de散修而已,没有人怀疑他会是元婴期de高手,甚至炼出了天尘丹这种几乎可以逆天de灵药,由他所开创传承下去de门派,怎么可能是一群不zhōng用de废物组成de呢?”青衫老者脸上☆yǐwéizhīshìyīrèzhōngyúliàndānshùdesànxiūéryǐ,méiyǒurénhuáiyítāhuìshìyuányīngqīdegāoshǒu,shènzhìliànchūletiānchéndānzhèzhǒngjǐhūkěyǐnìtiāndelíngyào,yóutāsuǒkāichuàngchuánchéngxiàqùdeménpài,zěnmekěnéngshìyīqúnbúzhōngyòngdefèiwùzǔchéngdene?”qīngshānlǎozhěliǎnshàng出一丝冷笑之色。

  “师弟你是说……”

  “不错,我怀疑他们是在扮猪吃老虎,灵药山de实力绝对不是三流,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元婴期de高手,但凝丹期de修士肯定不少,一个一流de门派这么低调,没有野心那还是什么?”

  “嗯,师弟言之有理,那我们……”

  “暂时不要轻举妄动,不过可以派弟子……”

  青衫老者de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后更是采用传音de方式与师兄商量起来。

  就在两个元婴期老怪物密议之时。一道传音符又飞进了洞府,青衫老者伸手一招。那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落入其掌心之zhōng。

  将神识注入进去,片刻后他地脸上出一丝古怪之色。

▲  “师弟,怎么了?”

  “是欧阳那丫头,你自己看看吧!”说着将传音符递了过去。

  片刻后,老道士抬起头。表情十分难看:“不可能。张太白怎么可能是内奸?”

  “没有什么不可能。□▲  “师弟,怎么了?”

  “是欧阳那丫头,你自己看看吧!”说着将传音符递了过去。

    “shīdì,zěnmele?”

  “shìōuyángnàyātóu,nǐzìjǐkànkànba!”shuōzhejiāngchuányīnfúdìleguòqù。

  piànkèhòu,lǎodàoshìtáiqǐtóu。biǎoqíngshífènnánkàn:“búkěnéng。zhāngtàibáizěnmekěnéngshìnèijiān?”

  “méiyǒushímebúkěnéng。

  青衫老者de内心虽然同样十分震骇,但却冷静地分析起来:“欧阳丫头de传音符里说de很清楚,上一次她赴太白之约就被苗矮那小子伏击,这一次在奎阴山脉苦斗赤目。放出求救de信号,却也迟迟不见有人来。”

  “或许只是巧合,张太白当时也遇见了麻烦。”老道士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de分析道。

  “确实也有这种可能。”青衫老者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不过现在,极恶魔尊野心勃勃,我们正道各派○也相互提防。蠢蠢欲动,小心无大错……”

  “可张太白拜入我们碧云山门下已有两百余载,而且在凝丹期弟子zhōng,实力出类拔萃,前一阵,钱师侄想要闭关,冲击假婴境界,便提议由张太白代行掌门之职,○我们碧云山待他不薄。他真de会不识好歹么?”

  “人心隔肚皮。”青衫老者叹了口气:“与张太白相比。我倒更愿意相信欧阳琴心地言语,以那丫头地性格。若非有七层以上de把握,绝不会无de放矢de,而且张太白……那小子虽然名声不错,但非常功利,若有足够地好处,被魔道收买也不是不可想象de。”

  “那要不要……”

  “师兄不用着急,不是还没有肯定他一定就是奸细,假如是欧阳那丫头多心倒也罢了,万一事情真de属实,我们也不妨将计就计,给极恶那老家伙一个惊喜,总之不要打草惊蛇,只需多多注意就行了。”到了自己de洞府,想想这次奎阴山脉之行,历经艰险,张太白与修魔者有勾结几乎可以确定,几番◎思量之后,她还是将此事告知了两位师伯,不过却将与林轩有关de部分有意隐去了,此事干系重大,她并不想将林轩牵扯进来。

  念及那个少年,欧阳琴心地脸上闪过一丝复杂de表情。

  远在数万里外☆

  “啊欠!”

  林轩打了个喷嚏,遁光降落了下去。

  站在山顶上,林轩目无表情de眺望远方,心zhōng挣扎犹豫,半响拿不定主意。

  原本离开奎阴山脉以后,林轩就想回▲到灵药山,继续闭关修炼,这次出来虽然有惊无险,而且收获颇多,但实话,除了自己心思机敏,运气也占了很大de因数。

  可林轩清楚,运气这种东西太虚无缥缈了,而在绝对de实力面前,心机也没有多大de◆用处,想要在仙道之路上走远,最重要de还是修炼。

  所以按照他原先de打算,回到灵药山后就立刻闭关,不说凝成金丹,至少也要达到筑基期大圆满。

  那样自己才算有了一定de自保之力。

  然而在回去地途zhōng,林轩路过了一个坊市,于是他停了下来,打算将身上地一些东西变卖。

  毕竟这次de收获,除了玄魔真经,兽卵等宝物,也有不少是用不上地,比如说在破除了假藏宝室de阵法以后,那六个陨落修士de储物袋自然也落入了林轩de手zhōng。

  除了将一些有用de宝物挑出来以外,其他de东东,林轩都打算变卖后换成晶石,然后再买入一些修炼时可能用到de材料,这一次,林轩决定闭关个二三十年。

  然而无独有偶,在坊市zhōng碰巧听见了不少修士de议论,都是谈论修真界de一些见闻。

  林轩原本也没有怎么在意,大家讨论最多de就是有关天尘丹之事,而那灵药现在正好好de在自己储物袋里,且不用担心引起任何人de怀疑。

  他正准备离去,可接下来几个修士de话却让他大吃一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