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极魔洞


  “是吗?”

  一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在空气中荡开,悦耳动听,却冰冷以极。

  顿时,整个仙客来安静了下去。

  伴随着细碎的脚步,从楼梯口走来一绝色的女子,从表面上看,她不过二八年华,却神光内敛。

  “欧阳仙子!”

  有人惊呼了出来,顿时,整座仙客来一阵骚动,欧阳琴心,碧云山长老,放yǎn幽州,进入凝丹期的女修士也屈指可数,而她正是其中一个。

  此女的法宝也比较特殊,乃是一优雅的竖琴,然而配合她的功法,却犀利以极,要远胜同阶的修士。

  再次见到这位欧阳仙子,林轩yǎn中闪过一丝异色,却并不惊慌,以自己的修为,除非是元婴期的怪物,否则,无法看穿天魔拟容术。

  茶楼里hěn快重新安静了下来,修士们都闷不做声,唯有刚才那大言不惭,做儒生打扮的年轻人,面色如土,身体都开始微微的颤抖了。

  “你刚才说什么?”

  欧阳琴心缓步走了过来,如玉的娇颜上看不出喜怒。

  “我,我……”

  那人结结巴巴,犹豫了几下,突然双手一掐法诀,化为了一道黄光,飞向了窗口的方向。

  见到此幕,林轩脸上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一个灵动中期的散修,凭借着一件低阶灵器,就想要从凝丹期的欧阳琴心面前逃走,岂不是痴人说梦?

  这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了!

  烦恼皆因多开口,祸事皆由强出头,无所顾忌的胡说八道本来就是取祸之道。偏偏事情发生了处理得又这么糟糕。

  如果他不是逃走,而是诚心诚意的道歉求饶,以欧阳琴心凝丹期前辈地身份,想必也不会真的为难他这么一个散修,也就小小的教训一下,然而现在……

  欧阳琴心秀眉微皱,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也不见她出手,仅仅是袖袍一拂。一根细若银针的红光就飞射而出。

  后发先至。

  红芒准确击中了那散修的遁光!

  一声惨叫,然后便看见那儒生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满脸痛楚之色。

  林轩心中一动,用神识扫描了一下,发现那儒生的身上已经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他地修为被废除,由修真者被打落为普通人了。

  欧阳琴心已经手下留情。

  否则以修真界的弱肉强食,换一个凝丹期修士。遇上这么不开yǎn的小子,恐怕就不是废除修为,而是魂飞魄散。

  见识了凝丹期修士的手段,所有人噤若寒蝉。

  待欧阳琴心坐下以后,立刻有人结账告辞了。林轩略一犹豫之后,也离开了茶楼。

  然后他没有多做停留,出了坊市的地界以后,立刻就遁光飞走。

  虽然在这里遇上欧阳琴心,让林轩多少有些好奇,这位碧云山大名鼎鼎的女修此行有何事。会不会与七星草被盗有关系,但只要对方没有怀疑上自己,也就不用惊疑,还是回山炼易经丹,提升修为是大事。

  傍晚。林轩在一处荒原降落下来。

  周围百里了无人烟,又只有露宿荒郊野外,不过对修士而言,这不算什么。

  放出神识,在附近搜索了一圈,确定没有危险,林轩找了一避风的地点。合衣躺了下来。

  半夜时分,睡得正熟的林轩突然睁开了yǎn,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与凝重之色,然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取出隐灵丹服下一颗。

  收敛修为,尽量隐藏灵力波动。

  然后林轩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张隐身符,将其贴在了身上。

  他地身影从原地消失了。

  刚做好这一切,一道bái光就出现在了天边。并且迅捷以极的朝这边飞了过来。林轩皱了皱眉,这bái光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光芒在距离林轩约十五六丈远的地方落下,散▲开以后,一身穿月bái道袍的中年人丛里面走了出来。

  他披头散发,却毫不凌乱,反而给人一种潇洒的感觉。

  比较引人注意的是,他只有一条左臂。

  太bái剑仙!

  林轩的◆▲开以后,一身穿月bái道袍的中年人丛里面走了出来。

  他披头散发,却毫不凌乱,反而给人一种潇kāiyǐhòu,yīshēnchuānyuèbáidàopáodezhōngniánréncónglǐmiànzǒulechūlái。

  tāpītóusànfā,quèháobúlíngluàn,fǎnérgěirényīzhǒngxiāosǎdegǎnjiào。

  bǐjiàoyǐnrénzhùyìdeshì,tāzhīyǒuyītiáozuǒbì。

  tàibáijiànxiān!

  línxuānde心里咯噔一下,脑子却飞速的思量了起来,不到一天的时间,先后遇上碧云山地两位重要人物,真的仅仅是因为七星草被盗么?

  不过面对一位凝丹后期的修真者,林轩可丝毫不敢大意,小心隐藏着自己的神识,好在这隐灵丹的效果比未加炼制地红绫草绿液,要胜上一筹,加上林轩修炼的九天玄功,其中也有一种收敛灵气的秘术。

  两者混合使用,倒也不怕露出破绽来了。

  张太bái落下遁光以后,就随意找了一处地点盘膝打起了坐来,林轩当然不会认为他会发神经跑到这荒原里修炼什么功法,看情形,倒像是在等什么人哪。

  不出所料,大约一刻钟后,又从天边飞来了一道紫色的遁光,从里面走出来了一面貌有点猥琐的老者。

  此人长得极丑,小yǎn,塌鼻,扇风大耳,胸口的衣服上还绣着一狰狞的骷髅头。

  尤其给人印象深刻地是他的身上散发着惊人的煞气。

  修魔者!

  林轩皱眉打量着这诡异的一幕。

  碧云山的重要人物,以嫉恶如仇著称的太bái剑仙,居然会在深更半夜,了无人烟的荒原与一个修魔者私会,说出去也没有人信。

  林轩心中苦笑,显然对方是有什么见不得人地勾当,正好被自己撞上。

  念及至此,他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旦暴露,铁定是会被杀人灭口啊。

  别说太bái剑仙,这修魔者也是凝丹中期地修为,自己在他们手里,绝对没有任何逃匿的机会。

  “呵呵,张兄,好久不见。”

  太bái剑仙睁开双目,yǎn中闪过一丝不满地神色,也站了起来:“你来晚了。”

  “呵呵,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

  太bái剑仙的表情更是难看,不过稍一犹豫之后,却又压下了火气:“不说这些,先讲正事,东西带来了吗?”

  “嗯。”那修魔者也收起了嬉笑之色,神色凛然的将一个储物袋抛到太bái剑仙手中。

  “此物可是极恶魔尊他老人家好不容易才从西极之海中获得。”

  张太bái没有理会对方所说,而是将神识注入到储物袋中,查看一番之后,才满意的将其收入了怀里。

  “太bái兄,魔尊所托之事……”

  “放心,我已经约了欧阳琴心,半个时辰之后,她就会来,魔尊想要的之物,就在她手上。”

  “真的在此女手上?”修魔者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但事关重大,还是确认了一下。

  “我已经打听的hěn清楚,欧阳琴心,正是三百年前,被灭门的欧阳家族唯一的遗孤,那天极图当然是在她的手中。”

  “呵呵,如此甚好,只要我们将天极图献予魔尊,就是大功一件,魔尊答应了,会立太bái兄为我极魔洞的副洞zhǔ。”

 ☆ 极魔洞,隐在暗处的林轩,听了这个名字,不由皱了皱眉。

  顾名思义,极魔洞是由修魔者组成的一个门派,然而在幽州的众多势力中,仅仅是中等偏上而已,远远不及三巨头,太bái剑仙身为碧云山长老,位高☆权重,岂会贪图一个小小的极魔洞副洞zhǔ。

  “谢谢魔尊的好意,我提供天极图的信息,他将沧海藻赐予给我,我们已经两清了,对于副洞zhǔ的职位,请恕在下不感兴趣。”

  听了此语,苗矮上人的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但随即就消匿无形了,笑道:“张兄可是看不起我们极魔洞,呵呵,自从魔尊百年之前成为洞zhǔ,我们修魔者卧薪尝胆,实力可已经大不相同。”

  “哦?”

  “平时展示出来的,仅仅是冰山一角而已,我们极魔洞虽然比不上你们三派合力,但如果一对一,就算是碧云山,也要甘拜下风。”

  太bái剑仙双眉一挑,他这次与极恶魔尊交易,也仅仅是因为对方手里的沧海藻能够治愈自己的隐疾,并没有与修魔者同流合污之意,听对方这么吹嘘极魔洞的实力,将信将疑。

  “张兄可以为我说的是假话,总之魔尊一番好意,极魔洞随时欢迎你来,好自为之。”

  “哼。”张太bái没有多言,化为一道遁光,消失在天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