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通羽真人


  火焰山位于幽州以北,绵延数千里,是整个赵国北部最大的山脉,人烟稀少,天气炎热,便是猛兽飞鸟也等闲也难以见到。

  环境恶劣无比,然而在修真界却有着很大的名气,灵药山的宗门就坐落于这里。

  因为此地有着幽州最为丰厚的地火资源,正好可以用来炼dān。

  三日后,林轩来到了火焰山。

  刚刚落下遁光,就感觉热浪扑面而来,林轩皱了皱眉,这里的气温至少超过了五十度,ruò非自己身为修仙者,身体经过千锤百炼,换一个普通人,绝对抵受不住。

  心念微动,一层蒙蒙的蓝光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周围,顿时倍感凉爽,这是水属性的护罩,用来抵御高温最好。

  林轩辨识了一下方向,然后就施展御风之术开始进山。

  ruò是一般的门派,在总坛周围都会设下层层禁制,阻止外来者靠近,然而灵药山不同,其地位超然,又常常有别派的修士来请他们炼dān,火焰山虽是其根本所在,却仅☆有几个阻止凡人靠近的幻阵而已。

  林轩轻易就来到了传闻中的“山中之山”,所谓的山中之山,是由地形得名,它原本是一座巨大的环形火山,然而火山口却宽大无比,在山腹的里面,又有一座形如鼎炉的小山。 □
  奇妙的环境,可以用巧夺天工来形容,最适合炼dān,传说千年以前,幽州的各修真门派也曾为争夺这块宝地。大打出手,然而最后却选择了放弃。

  因为一个散修的话,让各门派的掌门瞠目结舌,无言以对,就算抢到了这里,你们是否有足够地炼dān技艺?

  后来那修士展现了一番神技,当着各大掌门的面,开炉炼dān。

  筑基dān,各大门派做为中间力量修士的必备dān药,通常的成功率只◆有五分之一。仙界的dān药是越往后越难炼制。

  可那修士却将成功率提高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他炼制两炉筑基dān就可以成功一次,各派心服口服,将这山中之山拱手让与了那修士,当然,有一个■条件,他要帮助各派炼dān。

  此人就是灵药山的开山祖师!

  后来一些不喜欢修炼,却热衷于炼dān的修真者加入进来,渐渐就有了今天的灵药山。

  除了林轩,在山中之山的前面。还站有几个修真者,看服饰,有附近宗派地修士,也有一些慕名而来的散修,今天是灵药山接待外客的日子。

  这些人看见林轩,只是略略打量了一眼,就转过了头去,毕竟来灵药山的修士,大多都只有一个目的。

  见了这种情形,林轩揉了揉鼻子。也只好站在一边,与他们一起等待。

  这一等就是数个时辰。然而在场的修士却没有人露出不耐或者不满的表情,原因无他,灵药山的都是一群怪人啊,据说曾经有一位凝dā◎n期的前辈请他们炼制dān药,因为言语无礼,惹怒了灵药山的炼dān师,结果那人故意胡乱炼制。

  一连十炉珍贵地dān药,全部失败,本来炼dān有失手,是很正常的。可以灵药山首席炼dān师的水准○,却接二连三的炼出废dān,明显是故意找茬儿。

  眼看好不容易收集来的珍贵药材全部变成了无用的废dān,那位高手的愤怒是可想而知的,当场就要发飙,可最后还是被好友强行拉走。

  换一个地方,凝dān期绝对很了不起。然而在灵药山。却没有人会放在眼里,并不是因为这个门派很强。他们的掌门也不过筑基中期,而是灵药山地位超然,大家还指望着他们炼dān。

  在幽州的修仙界,有一条不成文地规矩,shuí也不能对灵药山的炼dān师动手,一来精擅炼dān术地修士本来就少,二来灵药山水平又高,你将他们杀了,shuí来帮我们炼药。

  所以幸好那位高手没有发飚,否则吃亏的是他自己,会成为整个幽州修仙界的众矢之的。

  连凝dān期的高手都吃了哑巴亏,其他修真者当然不敢再端架子,虽然心中已经等得很不耐烦了,可脸上依然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见了这种情形,林轩的心思却又活泛起■来,如果能成功加入灵药山,不仅日后的dān药有了保障,而且能够混一个正式炼dān师的头衔,也就等于多了一张保命的金符,别看灵药山只是实力不起眼地门派,可加入它,却好处多多。

  眼看时间到了正午★,终于一道白光在眼前亮了起来。

  光芒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走了出来,看了等待的众修真者一眼:“各位仙师请随我来。”

  林轩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这个少年居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灵药山的外门弟子?

  修真者们早已等得不耐,连忙跟着那少年进了山中之山。

  这儿本是幽州最大的一座活火山,自从灵药山在这里开宗立派,历代的祖师花了大力气将这儿整理出来,用仙法做为引导,在山腹中开辟出了一个又一个大房间,引入地脉之火,就成了天然地炼dān房,不过最珍贵地还是火山口处那形如鼎炉的小山,不仅与地脉之火完全配合,而且据开山祖师说,此山就是一天生鼎炉,用于炼dān,比什么稀有地鼎炉都更加神奇。

  只不过除了创立灵药山的那位修士,还没有shuí的炼dān术如此神奇,能够用那小山做为鼎炉炼dān。那接引的少年虽然只是凡人,却聪明伶俐,很快就问清楚了慕名而来的修士想要炼制的dān药,并将他们带到合适的炼dān房,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与炼dān师谈判所需的晶石。

  “仙师,请问您需要炼什么dān药?”

  负责接引的少年看了一眼林轩,表情恭敬,眼神中,还带着一点羡慕,他虽然只是凡人,可来之前,就已经被告知眼前这位仙师乃是筑基期的修士。

  门内的炼dān师可以对高阶修士无礼,但他一个外门弟子哪有这样的胆子。

  然而林轩却比他想象的和蔼,微◎笑道:“有劳了,不过我并不是来炼dān。”

  “不炼dān?”童子一怔,那为何会上灵药山来。

  “我是想加入贵派。”

  听了林轩的要求,那童子的反应和吴天差不多,但却很乖巧的没○有多说什么:“既如此,仙师请随我来。”

  “又失败了!”

  一间宽敞的炼dān室里,传来心痛叹息的声音,只见房间的中央,悬浮着一团紫红色的火球,火球的底下,用铁精铸成了一只狰狞的兽首,张开大口,不时有地脉之火从里面喷涌而出,补充着火球。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怀中抱着一个鼎炉,炉盖已经打开,然而里面传来的却不是dān药的异香,而是烧糊的味道。

  “这上品dān还真是◆难炼,洗髓dān已经是最低级,最简单的一种,可我整整浪费了二十炉材料,还是没有成功一次,”

  老道的白眉皱在了一起,别看他不修边幅的样子,人不可貌相,通羽真人可是灵药山的掌门,幽州修真界最好的◎◇炼dān师,修为也不低,筑基中期。

  即便是同一种dān药,不同的品级,功效也不可同日而语,以通羽真人的炼dān术,炼制中品dān药的成功率,已经不算低,现在正在研究上品dān该如何炼制。

  可却总是失败,难道真像传说中讲的那样,炼制上品dān,只能靠运气,人力不可强求?

  正当通羽真人皱眉苦思的时候,一张传音符飞到了面前,通羽真人伸指一点,恭敬的声音就传入耳边:“启禀掌门,有一位筑基期的修士想要加入本派。”

  “哦?”通羽真人站了起来,修真者大多一心追求仙道,钟情于炼dān术的人本来就少,尤其是高阶修士,更是凤毛麟角,灵药山虽然声名远播,但最近几十年来,却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境地。

  门内的炼dān师大多是灵动期修为,而灵动期的寿命并不比凡人长,短短的近百年一过,就魂归地府。

  最近门内的炼dān师逝去了很多,却一直没有新近的弟子补充,再这◆样下去,本派恐怕很难延续道统……

  做为掌门,通羽真人已经为此事烦心了好久,却苦无善策,如果灵药山真的就此衰落,九泉之下,自己日后如何像历代祖师交代呢?

  听说有筑基期修士想要加入本派◆,通羽真人大喜,决定亲自接待,当然,他虽然想为本门引入新的弟子,但也不回坏了规矩,那是灵药山的铁律,只收有炼dān天赋的正式弟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